权门婚宠 第208章 地下恋情终曝光

第208章 地下恋情终曝光

作家: 鱼歌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08章 地下恋情终曝光

  虽然杨柳儿没有回答记者们的问题,但似乎她身边这位同伴特别愿意说。

  于是,记者抓住机会又问道:“柳儿,你一结束见面会就着急赶往医院来,是来探望前市长的吗?”

  顾东君在大青山受伤的消息,同样也是大家津津乐道的新闻。

  一个被停职的市长去大青山支教,很难不被怀疑他是在挣表现博好感。

  “听说前市长也在这次山体滑坡当中受了伤,柳儿,你在救孩子的时候,前市长在做什么?”

  “前市长是真的去大青山支教吗?这是他要复职的前兆吗?”

  杨柳儿和潘可韵被堵得没法走,军医院岗亭中的几名警卫员都出动了。

  潘可韵为表哥辩驳道:“你这什么意思?!我东君哥哥当然是真心实意去支教的,灾难发生的时候,他也在救人。”

  东君哥哥,原来这个姑娘是顾东君的妹妹。

  那么,杨柳儿和顾东君的妹妹为什么关系这么好?

  记者抓住这一点,又展开了一轮更强大的攻击,“柳儿,听说你跟前市长是旧识,所以前市长现在的伤情如何?”

  “你在去大青山之前发表的微博,是在求爱吗?向谁?是向前市长吗?”

  “你放弃出演张导电影的机会去支教,是不是因为前市长的原因?”

  “柳儿,前市长有没有答应你的求爱?”

  警卫员充当保镖一路护送,杨柳儿低头疾走。

  潘可韵忍了又忍,最后实在没忍住,说:“你们实在是太八卦了,这是人家的私事,关你们什么事?”

  说八卦记者八卦,这位小姐的情商果然是负数。

  这一段再普通不过的追访,因为有了潘可韵的几番回应而变得极其精彩,处处都是彩蛋。

  潘可韵完美地跳进了记者设下的陷阱里。

  很快,报道出来了,各家媒体的标题大同小异,重点就是——杨柳儿与顾东君地下恋情终曝光。

  潘可韵用一句“这是人家的私事”完美地坐实了记者们所有的猜测。

  有些事,只要发生过,就一定会留下痕迹。

  强大的网友搜出了越来越多的信息,不断地给顾杨恋增加证据。

  ——“他俩早在杨柳儿进娱乐圈之前就在一起了,好多年了,一直很低调。”

  ——“顾今年仕途不顺,说得好听是停职调查,其实是给顾家面子,一个是大红大紫的女明星,一个是仕途暗淡的男青年,以后怎么样,难说。”

  ——“他们不是早分手了吗?几年前杨柳儿还没现在这么红的时候,传出过要跟家里安排的对象结婚,后来就不了了之了,说的就是顾东君。”

  ——“楼上说得没错,当时两人连婚房都准备好了,后来杨柳儿越来越红,越来越忙,绯闻也不断,分开是因为聚少离多。”

  ——“两人应该是复合吧,顾仕途不顺,杨不离不弃,如今也算患难见真情。”

  不可否认的是,网友的力量是超级强大的,东拼西凑各种论调,基本上就把顾东君和杨柳儿曾经的恋情叙述完整了。

  大青山山体滑坡的热度很快过去,灾区的失学儿童也早就不在热搜榜。

  反而是杨柳儿,天天都霸占着热搜榜榜首。

  她自身就有爆点,再加上经纪公司的运作,她的热度不减反增。

  ——

  林浅是在隔天早上醒来的。

  “浅浅,浅浅?”

  她听到顾城骁在不停地叫她,她转动眼珠子,想要把沉重的眼皮撑起来。

  “浅浅,醒了吗?是不是醒了?……宁致远,她眼珠子在动,是醒没醒?”

  “老大,不着急,嫂子一切情况良好,迟早回醒的。”

  “屁话,我能不着急么?!你说了多少遍她一会醒一会醒,一会又一会,哪有醒?!”

  宁致远欲哭无泪,只能拿出手电,想去检查林浅的瞳孔。

  刚要靠近,林浅突然睁开了眼睛,顾城骁一阵兴奋,直接把宁致远给撞开了。

  真的是撞开,手电都差点掉了,一点不夸张。

  宁致远扶着眼睛,一脸苦逼。

  “浅浅,你醒啦,”顾城骁扑过来,摸着她因为昏迷太久而失去血色的脸,疼惜不已,“感觉哪里不舒服没?头晕不晕?呼吸痛不痛?腿有没有知觉?”

  林浅一弯嘴角,轻声说:“光听见你在骂人了。”

  “哪有,我这不是着急你么,声音大了点,不是骂人。”顾城骁转头又看着宁致远。

  宁致远苦笑着说:“老大是太着急嫂子了。”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

  顾城骁直直地望着林浅,把其他人均视作空气,他握着林浅的手放在嘴边亲吻,说:“老婆,你好棒,我为你感到骄傲。”

  宁致远和几名护士,猝不及防被硬塞了一顿狗粮,赶紧识趣地撤离了。

  病房里只剩下他们夫妻二人,顾城骁俯身低头,无比深情地望着她,“感觉怎么样?”

  林浅抬起手,摸了摸一下他的下巴,从没见过他这幅胡子邋遢的样子。

  一直以来,他无论多忙,都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

  在部队他就是统领,一身军装,英武挺拔。

  在家里他就是一家之主,时刻保持着一家之主的威严。

  甚至,他还有些轻微的洁癖,眼睛所到之处都不可以有杂乱之处,更别提自己的身上或脸上。

  而如今,他眼圈是黑的,看那胡渣的长度准是几天没有刮了,他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脸色也极为的疲惫和憔悴。

  “这里是B市了?”

  “嗯,当天晚上就回来了,你不记得吗?”

  “我只知道我们爬出了洞口,确认安全了,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顾城骁轻轻地摸着她的脑袋,笑着说:“可以了,能咬牙坚持挺到最后。”

  至于那好几次病危急救差点送命的事儿,不知道也罢。

  “我昏睡几天了?”

  “两天。”

  “哦,所以你这两天都没睡过觉吗?”

  顾城骁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说:“你没醒来,我怎么能去睡大觉?”

  感动、感恩、欣慰、心疼,好多情绪交织在一起,让林浅马上红了眼圈。

  “谢谢,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非要说些什么,那就说你爱我吧,我最爱听这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