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门婚宠 第364章 我没让你快乐?

第364章 我没让你快乐?

作家: 鱼歌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64章 我没让你快乐?

  借着盈盈月光,顾城骁用力地睁大双眼,专注地看着她,连眨眼都觉得是一种浪费时间。

  林浅害羞极了,想逃,可面前是顾城骁这尊大佛,她逃不掉。

  她只能用双手蒙住自己的眼睛。

  “遮什么,除了脸你还能遮住什么?”顾城骁笑着,伸手将她的手拉了下来。

  林浅解释,“是奶奶准备的,我可不会去买这些东西。”

  “哈,果然是我亲奶奶,最最疼我。”

  “……”林浅别扭极了,一个劲地缩回了双手,交叉护在自己胸前。

  她想把她最不安的地方给护住。

  顾城骁沙沙的嗓音带着几丝隐忍,说:“遮了上面遮不住下面。”

  他一边说着,手就顺势摸了过去。

  “等等,等等,”林浅交替摆着腿避开他的手,人也本能地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这么猴急干什么,先把该准备的东西拿过来准备好。”

  她不转身还好,一转身,顾城骁更是血脉喷张。

  语言已经没有办法表达他内心的渴望,他一把扯落了自己腰间的浴巾,固定住她的腰,一下黏了上去。

  “啊!”林浅吓了一跳,她都快痛哭了,简直是用生命在抗拒,“喂,慢,慢……慢一点……”

  顾城骁犹如一头刚出笼的困兽,饥渴难耐,面对这一大块鲜肉,他的理智都被欲望给吞没了。

  “痛痛痛,我的老腰要断了!!!”

  顾城骁箍住她的腰,一把将她丢到了大床上,还顺手打开了一盏床头灯。

  “开灯干什么?”

  “好看。”

  “不许看。”林浅爬着要去关灯。

  顾城骁抓住她的双腿给拖了回来,喘着粗气说:“穿成这样不就是让我看的吗?”

  “不。”

  “不?”他咬她的耳朵,并且停住不动了。

  “你……”林浅扭着腰,转头瞪着他。

  顾城骁贱兮兮地问道:“我怎么?……你还想跟奶奶告状不成?”

  “我可没那么不害臊,我脸皮厚着呢。”

  “哦?是么,那怕开灯干什么?”

  “……”

  借着暗暗的暖黄色的柔光,顾城骁痴迷地看着她的玉体,这样停住不动,他也需要极大的克制力,折磨她的同时也在考验着自己。

  “想不想我?”他问。

  林浅一撇头,撅着嘴说:“不想。”

  “不想?”顾城骁用力一顶,也就这么一顶,在最深处,他又停住了,“到底想不想?”

  “不……”

  “还不?”他咬着她的耳垂,糙糙的手指磨着她最敏感的地带。

  “……”林浅痒得不行,整个身体不自觉地扭着,“你讨厌!”

  “那到底想不想我?”

  “……”林浅咬着嘴唇,脸颊又红又烫,她不停地收缩着,召唤着他。

  顾城骁低沉的嗓音像是调味剂一样略过她的耳膜,他说:“小妮子,忍耐力越来越好了啊?”

  语毕,他单手将她的上半身侧转过来,低下头,张嘴含住她。

  林浅不停地扭动着,无论是上面,还是下面,全都已经失守,她的身体在他三管齐下的撩拨之下,不受控制地微颤起来。

  “想不想我?”顾城骁停下嘴又问她,沙哑的声音越发的深沉。

  林浅已经站在云端就快飞升了,就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

  “想不想?”他的手也停了。

  “想!”她大声说,不但心里想,身体也想。

  顾城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腰部开始运作,加上双手和嘴唇的助力,四管齐下。

  没几下,林浅就飞升了。

  缺氧的大脑迷一样的兴奋,卷裹着他不停地痉挛起来。

  这是顾城骁最满足的一刻,也是最有成就感的一刻,他爱死了她小死的样子。

  短暂的迷眩之后,林浅整个人都瘫了,可她知道,只要顾城骁再撩拨她一下,她又会快乐得要死。

  她喘着粗气,有气无力地说:“是不是奶奶那些汤汤水水的起作用了?”

  “你这话的意思是我需要靠那些汤汤水水?”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以前不喝那些汤汤水水的时候,我没让你快乐?”

  “……”给我机会解释。

  顾城骁赤红着双眼,一把将她翻正过来,他压着她,说:“既然你都以为都是那些汤汤水水的作用了,那不如就坐实了吧,今天我说了算。”

  “……”不不不不要,救命啊!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

  翌日,顾城骁早早醒了,奋战一夜让他神清气爽,一大早就在庭院里晨跑了。

  老太太年纪大了,睡得少,也早早就起了。

  祖孙俩在庭院里遇上了,坐在一起闲聊。

  “奶奶,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

  “不习惯,但为了我的小曾孙,不习惯也得习惯。”

  奶奶给了他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问道:“昨晚惊不惊喜?”

  顾城骁难为情起来,“奶奶你别逗了。”

  “你小子跟奶奶还害羞个什么劲啊,快告诉奶奶,也好让奶奶有点成就感嘛。”

  顾城骁笑笑说:“就那样。”

  “就那样?这么平淡?哼,那我以后不帮你们准备了,我想小浅应该不敢做这种准备。”

  顾城骁作揖求饶,“奶奶,很好,谢谢,但是别再说了行吗?”

  奶奶这才满意,“行,知道我孙子害羞了,奶奶我啊,以后还会帮你们准备的,放心吧。”

  “……”

  “奶奶这把年纪了,也不知道哪天就去见你爷爷了,奶奶就希望早点见着我的曾孙子,你明白吗?”

  “嗯,明白。”

  “所以你加把劲啊。”

  “已经卯足劲了,但这种事靠缘分。”

  奶奶算了算时间,说:“你看你们也快结婚一年了吧,要不是刻意避孕,说不定我现在已经抱上曾孙子了。”

  “但是……”

  “但是什么啊,小浅是年纪小了点,那又怎么样呢?你霸王硬上弓的时候也没顾及人家年纪小啊。”

  “……”

  “奶奶没有阻止小浅念书啊,学无止境,生了孩子照样可以念书,什么都不耽误,对不?”

  “对。”

  “再说了,你要是接个大任务出去个一年半载的,说难听点万一你回不来了,这没个后的,那还让不让我们活了?”

  “奶奶您这是在咒我呢?”

  “呸呸呸,我吐口水,刚才的万一不算数,我孙子永远平平安安的。但是城骁啊,奶奶是真的真的很想看到小曾孙啊,我等不及了。”

  顾城骁点点头,“我知道了,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