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门婚宠 第382章 你别乱动

第382章 你别乱动

作家: 鱼歌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82章 你别乱动

  护士拿着换下来的空袋子出去了,离开之前还朝宋景瑜笑了一下,那眼神,那表情,透着满满的小粉红。

  楚阳又岂会看不明白小护士眼中的倾慕?

  宋景瑜尴尬极了,远远地站在床尾,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无从说起。

  楚阳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没事,皮外伤,不用你陪着,你就告诉城骁是我让你回去的就行了,走吧。”

  “这是首长的命令,我必须遵守。”

  “他骗你,什么证人不证人的,我根本就不是。”

  这一点,宋景瑜其实也是心知肚明的。

  楚阳一想,叹气道:“唉,肯定是小浅的主意,你不用理会他们,走吧。”

  宋景瑜像个木头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楚阳看他这样,干脆翻了个身背对过去,一想起刚才小护士给他抛媚眼的样子,她就生气。

  她今年30了,老姑娘了,哪里比得上人家小姑娘年轻水灵?

  宋景瑜知道她这样肯定是有情绪了,以前就这样,一生气就不理人。

  但是,他不知道她生气的点在哪里。

  刚才发生什么了?她让他走他不走,她就生气了?

  可他要是真走了,她一定更生气!

  男人难啊。

  就像老友聊天一样,宋景瑜轻声问道:“你怎么把自己身体搞成这样?以前不是身体很好吗?”

  楚阳以前是个酷爱运动的阳光女孩,大概从小都跟男孩子一起玩的缘故吧,顾家的儿子运动项目又玩得好,她就跟着玩。

  登山、骑车、游泳、骑马、滑雪、潜水,各种项目都会玩,而且还玩得很好。

  可是分手之后,她整天浑浑噩噩的,别说跑步,就连走路都不愿意多走,她能一个人在床上窝三天,实在饿得受不了才下床吃点东西。

  短短三年时间,她整个人的身体素质变得极差,也就是之前的身体底子好,要不然早就倒下了。

  所以她目前的身体状况很让宋景瑜担忧。

  可是,楚阳也就扯了扯被子,不理他。

  看来,这小情绪还挺大。

  宋景瑜绕了一下,走到她的面前。

  楚阳一噘嘴,又翻了一个身。

  宋景瑜就跟以前哄她的时候一样,她越不理他,他就越凑到她的面前去。

  他又从床尾绕了一下路,走到了她的面前。

  楚阳又要翻身,却被他及时按住了手腕,“别把钢针碰歪了,歪了要重新扎,这都最后一袋了,再扎一针岂不白吃一回苦头。”

  他记得她最怕打针,他记得特别清楚,有一年她感冒发烧,需要打点滴,她的血管比较细,当时那个护士扎了五针都没有扎准。后来护士长来了,一针下去搅啊搅,搅了一分多钟才扎成功,把她痛得直冒冷汗,从此就对扎针有阴影了。

  那一次打点滴,隔了一个礼拜,她的手还都是青的,把他心疼得不得了。

  现在,宋景瑜按住她扎着针的手,他想的事情,也正是她想的事情。

  楚阳:“你放手。”

  宋景瑜:“你别乱动。”

  楚阳:“你放手。”

  宋景瑜:“你别乱动。”

  楚阳:“你放不放手?”

  宋景瑜:“你不乱动我就放手,不然我不介意按到你药水滴完为止。”

  楚阳一时无语,气恼地瞪着他,他的力气太大了,别说手腕了,她整个人都动不了。

  以前她的力气就不能跟他相比,现在更是不能比了。

  这样的对视太过暧昧,也太过尴尬,楚阳妥协了,叹了一口气,说:“好,我不动,你松开我。”

  宋景瑜定定地看了她好久,感觉到手下的她确实没再用力了,才缓缓松开她。

  “聊聊?”

  楚阳用略带惊讶的眼神看着他,“聊什么,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聊的?”

  “那你要觉得没什么可聊的,那就不聊了。”

  “……”真是恨死自己的一时嘴快了。

  宋景瑜拉了把椅子到床边,坐下来,一本正经地看着她,“楚小姐,我很无聊,我求你跟我聊聊,行不?”

  楚阳傲娇地回应他,“早这么说不就行了吗?”

  “……”给点颜色就开染坊这一点,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聊什么?”

  宋景瑜嘴角抽抽,您大小姐还真会蹬鼻子上脸,他说:“晕倒磕破头这不是你的风格吧,要是说你登珠穆朗玛峰缺氧晕倒被抬下山,我还比较能相信一点。”

  他这些年嘴皮子油惯了,一时间也改不了。

  楚阳白了他一眼,冷笑着说:“我没你那么能。”

  宋景瑜闻着她好浓的酒气,便问道:“什么时候学会喝酒了?闻这气味,你比他们喝得还多啊。”

  楚阳没好气地说:“喝酒还用学?我想喝就喝,我可不像你一喝酒就上脸,我喝再多都不上脸,千杯不醉。”

  “喝酒上不上脸和酒量没关系。”

  这样斗嘴下去,还要不要谈正事了?宋景瑜转移话题说:“好,不谈喝酒的事了,就谈谈你这身体。”

  “我身体好着呢。”

  “你就甭骗我了,嫂子都告诉我了,低血糖,贫血,营养不良,心跳过缓,呼吸带喘,经常头痛,经常晕倒,还有抑郁症,抑郁症是什么鬼,你怎么会得抑郁症?!”

  楚阳纳闷极了,“这是林浅说的?”

  “嗯。”

  “她骗你的。”

  楚阳只是如实说而已,可她越是这样,宋景瑜越是认定了她的身体情况很差很严重。

  “少来,嫂子人最实诚了,你们今天聊什么了?怎么嫂子好像都知道咱两的事?”

  “没聊什么啊,谁会把被人抛弃的事情到处说,我不要面子的啊?”

  宋景瑜有一种感慨,他们这样说话,好像回到了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说说笑笑,斗斗闹闹。

  他无奈地纠正道:“那不是抛弃,那是希望你有更好的选择,那是为了你好。”

  “停,你要这样说就别再谈了,我不爱听。”

  “好好,不说不说,我就希望你不要折腾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比健康更重要的,别等失去了才来后悔。”

  “呵,我谢谢你大爷的。”

  “诶你怎么骂人啊?!”

  “就骂你大爷的。”

  “我没大爷。”

  “那就骂你,宋景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