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门婚宠 第467章 你好,我叫南音

第467章 你好,我叫南音

作家: 鱼歌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467章 你好,我叫南音

  楚阳今年也参加了家庭聚会,她已经好多年没有跟大家见面了,这一出现,着实让大家惊喜。

  楚阳与宋景瑜破镜重圆之后,她就不再浑浑噩噩地过日子了。

  思前想后,她觉得自己还是喜欢电影。

  这些年游历各国,对事物多了一层感悟,也给自己充满了电,她觉得是时候复出了。

  “顾老板,我今年打算拍一部文艺片,正在筹备阶段,你意思意思?”

  顾南赫不做多想,爽快地答应了,“表姐,你要拍电影,我肯定支持,多少都是你一句话的事。”

  楚阳开心极了,“当真?”

  “绝对当真。”

  楚阳拍拍他的肩膀,“够意思,下次带你见见我的女主角,我刚物色好,包你满意。”

  顾南赫一条眉毛来了兴趣,“别下次啊,就今天好不好?能让表姐您看入眼的,绝对不是简单货色。”

  楚阳白了他一眼,“收起你的色心,我的女主角冰清玉洁,容不得你玷污。”

  “……姐,你怎么这么说我?宝宝我伤心死了。”

  “我还不知道你吗?一会跟这个女明星逛街,一会又跟那个女明星看电影,约会也不做好保密措施总被人拍。我告诉你,在电影上映之前,有关电影的一切事情都要保密,特别是我的女主角。”

  “这么神秘?”

  “恩,等哪天方便了,容许你探一次班。至于钱方面,百千万的不嫌多,顾老板您看着办。”

  顾南赫一秒变正经,“你还拉了什么赞助?”

  楚阳:“我哥那个龟毛君,不同意……他们本来就不怎么同意我进这一行,其他的么……你也知道,我这些年浑浑噩噩的,以前的人脉啊,关系啊,都断了,所以……”

  “姐,他们不支持你我支持,你的处女座电影是我看过的唯一的文艺片,非常不错。”

  “谢谢。”

  “你自己不演了?”

  “不了,这次的人设是一个初入社会的少女,我这张饱经风霜的老脸不适合,我说服不了自己啊。”

  “哈哈,有自知之明还是挺好的。”

  楚阳以拳头示威,“打你哦。”

  顾南赫一本正经地问:“一个亿够吗?”

  楚阳欢欣鼓舞地拍起手来,“谢谢顾老板,我争取不让你亏钱。”

  顾南赫:“那我就先谢谢你嘞。”

  楚阳:“来来,喝一个喝一个。”

  顾南赫:“我等你的电话。”

  楚阳:“OK的。”

  ——

  聚餐结束之后,林浅就与大家挥别了,她急着去陪林渝。

  为了避开顾东君,林渝死活不肯参加聚餐。

  “喂,我出来了,你现在在哪啊?”

  “行,我离得不远,马上过去找你。”

  林浅放好手机,刚要走,身后就传来了楚墨枫的声音。

  “你不去唱歌?”

  林浅转头看到他,他穿着一件纯白色的羽绒外套,嘴唇因为寒冷而冻得很红,像是擦了唇膏一样,他依然是当年那个翩翩少年。

  “不去了,我跟他们好多人都不熟。”

  “多见见就熟了。”

  林浅摇摇头,“明明唱的鬼哭狼嚎的还得捧场,我怕我掀桌子。”

  楚墨枫被她逗笑了,“你还是这样,不懂隐藏。”

  “错,我只是觉得在你面前没什么好隐藏的,毕竟你知道我所有丢脸和荒唐的事,这要是有长辈在,我肯定能变乖宝宝。”

  楚墨枫调侃一句,“看来是我太姥姥*有方啊。”

  林浅直言不讳,“哈,当然少不了你二舅奶的功劳。”

  “我看你现在应付她们也是绰绰有余。”

  “你又错了,我没有应付她们,这叫诚心耐心地与长辈们交流。”

  “……行,说不过你。”

  林浅准备走了,“诶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先走了,约了林渝一起逛街。”

  楚墨枫欲言又止,犹豫再三,最终还是问出了口,“怎么没带手链啊?不是说喜欢么,是不是哄我开心的?”

  这就尴尬了,林浅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昨天不小心扯断了,水晶珠子都掉了一地,我一会儿逛街去买根绳子串起来。”

  楚墨枫点点头,心里莫名地有些开心,“哦,这样啊,导购还说不容易断呢,骗我。”

  “是我不小心啦呵呵,那我就走喽,林渝还在等我。”

  “去哪?我送你吧,”楚墨枫仗义地说,“你等我,我去开车。”

  “诶……”

  楚墨枫刚一转身,迎面就看到了躲在路边车后面的林唯一,林唯一身体躲在一辆车的后面,探着一颗脑袋,摆明了是在偷窥他们。

  四目相对,林唯一也不好意思再躲,她佯装大方地走来,“这么巧,你们也要走了吗?……”

  一辆出租车刚好驶过,林浅着急走,就朝他们挥挥手,“你慢慢聊,我先走了。”

  说着,她坐上出租车就走了,至于楚墨枫的车,她本来就是要拒绝的。

  林唯一走上前,看着楚墨枫的眼睛,用一种半询问半质问的语气问道:“跟我分手还说不是为了她?你别骗我了,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

  楚墨枫:“……”

  林唯一:“她结婚了,她的丈夫是顾城骁,她再好也是别人的老婆,你这样对她恋恋不忘的,有用吗?”

  “我没有!”楚墨枫否认道,“你太曲解我对她的感情了,以前我们是同窗之谊,现在是长辈亲情,跟你说的那个意思不一样。”

  林唯一追问道:“你在骗谁啊?骗你自己吗?你没发现你只有在看她的时候双眼是发亮的吗?”

  楚墨枫扭头就走,“我懒得跟你说。”

  林唯一尚没有那么死皮赖脸跟上去,但她心里总藏着一股不甘心,现在她再不能够以他女朋友的身份去质问他什么了,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无权干涉他的内心,她就是气,就是恨,就是不甘心啊。

  林浅算什么东西?!不就是命好嫁给了顾城骁么,她要是没有顾城骁,还是一个没规没矩的臭丫头。

  林唯一真是越想越不甘心,因为林浅,爸爸举家搬迁回国,也不管她和妈妈适不适应这里。

  因为林浅,她的爸爸不再是她一个人的爸爸,爸爸还把最珍贵的东西送给林浅,而她却没有。

  也是因为林浅,爸爸妈妈的争吵变多了,爸爸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温柔体贴的爸爸。

  他们家,因为林浅,发生了好多好多的变故。

  她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林浅。

  就在这时,一个陌生女孩忽然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你好,你是楚墨枫的朋友?”

  林唯一回头一看,她并不认识这个女孩,“你是谁?”

  “我是他以前的同学,刚才看到你们在这里说话,哦,还有林浅。”

  “你……”

  “你好,我叫南音。”

  寒风中,南音带着报复的笑意,向林唯一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