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门婚宠 第493章 我配不上他

第493章 我配不上他

作家: 鱼歌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493章 我配不上他

  “不会耽误你太久的,好吗?”

  看到潘慧和蔼恳切的样子,林渝没好意思开口拒绝,既然遇到了,那就听听她想说什么吧。

  两人就在医院门口的凉亭里坐下,附近还有另外的人,有悠闲散步的穿着病号服的病人,也有彷徨无措心急如焚的家属,小小一片天地,能看尽人生百态。

  “你们年轻人的感情,我从来不愿多加干涉,只是当母亲的,看到自己的儿子伤成那样,实在是心疼。”

  “他……怎么了?”

  “唉,天天工作到三更半夜,经常应酬,经常喝酒,有一次周末我煲了汤去看他,十点去的,进门就看到他躺在客厅的地板上,他前一天应酬喝酒到凌晨四点,到家之后直接躺在地板上睡了。”

  “他以前从不这样,你们分手之后就这样了,问他为什么分手他也不说,就天天折磨自己。”

  听到这里,林渝心想着,我们为什么分手难道您不知道吗?

  “我的儿子我知道,无论是修养还是人品,都无可挑剔,我这里有很多人上门来说亲,我让他见见,他怎么都不愿意,我知道他还是放不下你。”

  “我这样问很冒昧,但我还是很好奇,你们到底哪方面合不来?当初不是因为互相喜欢才走到一起的吗?怎么这么短时间就分手了呢?”

  林渝不禁疑惑,看潘慧的态度和表情不像作假,况且她现在也没有必要在她面前演戏,于是,她试探地问:“伯母,我们分手了,您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

  “什么?”潘慧不解地看着她,“你们分手我为什么应该高兴……小渝,你为什么这么说?”

  林渝心想,您真会演戏,顾东君又不在这里,何必呢。

  潘慧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拉着林渝追问,“你和东君在一起,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希望你们分手呢?”

  林渝又生气又委屈,可人家毕竟是长辈,还是顾东君的母亲,她又能怎么样呢?反正已经分手了,反正也不会再跟他们有来往了,她干嘛还要坐在这里看她演戏?!

  “伯母,您多劝劝他吧,是我没这个福气,配不上他,我学校还有事,真的要走了。”

  “诶,小渝,小渝……我送送你。”

  “不用。”

  林渝果断拒绝了,头也不回地跑走了,至少目前,她做不到心如止水地面对顾东君,以及他的妈妈。

  以前林家也是富贵人家,这些贵太太的心思她再清楚不过了,婚配最讲究门当户对。

  以前朱曼玉经常约人在家里打牌,她们总是边打牌边聊天,她听得最多的就是谁谁家娶媳妇了,谁谁家说得那么厉害最后还不是娶了一个打工妹,谁谁家那是商业联姻,小两口各玩各的,等等等等。

  所以,当顾东君的舅妈杨茵对她说潘慧介意林家的丑闻,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是一点都没有怀疑。

  连她自己都觉得不能接受的事情,潘慧不能接受很正常,所以,她也从来没有怪过潘慧。

  地铁站里,眼睛所到之处都是黑压压的人头,林渝随着人流往前走,心口很痛很痛,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

  也只有在这里,在陌生人堆里,她才敢尽情地哭泣。

  顾东君是她第一眼就爱上的男人,她一眼就沦陷了。

  她至今都还记得他们相遇的那一幕,那是在攀岩壁上,她困在上面下不来,他不顾自己的安危来到她的身边,将她救下。

  在大青山,在房屋倒下的刹那,他扑倒了她,用血肉之躯为她支起了生还的希望。

  还有许多许多,跟他在一起的每一个情景,她都忘不了。

  站台上,人潮涌动,她就跟行尸走肉一样站着。

  列车来了,她随着人群上了车,列车慢慢开动,越来越快,呼啸的风刮过她的脸,也吹散了她的眼泪。

  ——“呵,我以为你从来都不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现在看来,是我看走了眼。”

  只要一想起他那失望的眼神和鄙夷的语气,她就止不住的心绞痛。

  前三个月她都扛过来了,还以为自己已经渡过了最难的时候,却不想,这三个月只是一个开始。

  往后,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来,这种看不到边际的痛,才是最折磨人的。

  手机忽然响起来,她不想接,但一直在震。

  她机械地掏出手机,一看,是宋亭威打来的,她深吸一口气稳一稳情绪,而后才接通了电话,“喂?”

  “已经把你妈和你姐安置好了,她们很喜欢这里,特别是你姐,在别墅周围玩了很久都不舍得上去。”

  “那就好。”

  “你怎么了?怎么听着声音不太对劲?”

  “没有啊,在地铁上,大声说话不好。”

  “你回学校了吗?”

  “恩。”

  “我现在去找你吧,一起吃晚饭。”

  “我……我……”

  宋亭威那边很安静,清楚地听到了她周围的喧闹声,以及她浓重的鼻音,她在哭,她还在哭。

  他忽然语气紧张地问道:“小渝,是不是我做什么都比不上他什么都不做?”

  林渝:“……”

  “我不怕等,可我怕你一辈子都这样,他真有那么好吗?他能做的我也能做,他不能做的,我一样也能做。”

  林渝反问道:“那你怎么不放过我呢?”

  宋亭威停顿片刻,狠绝地说道:“你做梦。”

  “呵……”林渝轻笑一下,“这就是你跟他的不同,他尊重我,而你,只会威胁我。”

  “……”这下,轮到宋亭威语塞了。

  电话挂了,是宋亭威摔了手机。

  林渝闭眼垂泪,如果可以,她宁愿从来都没有遇见过顾东君,至少这样,她或许能一心一意地对宋亭威。

  天色渐暗,她从地铁站里出来的时候,马路两边的路灯都亮了起来,她没有心情吃东西,浑浑噩噩地回到学校,慢慢悠悠地走到宿舍楼。

  突然,眼前落下一片阴影,有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宋亭威没送你回来吗?”

  林渝猛然抬头,三分吓七分惊,脑子一片空白,嘴巴也失去了语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