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门婚宠 第506章 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第506章 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作家: 鱼歌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06章 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围观人员太多,朱曼玉的声音太大,场面太过轰动,这立刻引起了校方的注意。

  正在图书馆的林浅也得到了消息,二话不说赶紧往教学楼狂奔。

  朱曼玉是一个十足的泼妇,哪怕是在保释期,照样尖酸刻薄,照样不计后果。

  她突然脱下脚底的高跟鞋,一手拉住林渝的手腕,一手狠狠地抽打她,“我今天,就是要,帮你姐姐讨个公道,你们这么害你姐姐,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啊!啊!啊!”林渝痛得尖叫起来,那细细的后跟就像钢针一样戳着她的身体各处。

  “妈,你别这样!”林渝使出吃奶的劲,才将手腕挣脱掉。

  可谁知,朱曼玉一个趔趄,身体往后一冲,直接摔倒在地,她不可置信地指着林渝,愤慨地说道:“好啊,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现在嫌我们是累赘了,我和你爸你姐的死活,也不管了。”

  林渝真的好无奈,以前也知道朱曼玉蛮横,她在家咒骂林浅可以连续骂几个小时,她曾经当街打骂洪雪莹导致对方流产,所有不顺着她心意的人和事,都会被她骂得体无完肤。

  以前,林渝是一个旁观者,可以无视朱曼玉的言行,可现在,她是当事人,她不但感到很无奈,还很无力。

  朱曼玉坐在地上又嚎又骂,她重重地拍着鞋子,鞋跟都被她拍断了。

  “我死也要拉你下地狱!”伴随着她诅咒式的大吼,手里的鞋子也脱手向林渝砸去。

  林渝反应不过来,被砸了个正着,鞋跟狠狠地划伤了她的下巴。

  一瞬间,血流如注。

  林渝心中,岂是一个委屈可以表达的。

  经过这么多的事情,她始终顾念着养育的恩情叫朱曼玉一声妈妈,可朱曼玉一而再再而三地将她的真心视为粪土,还如此诋毁她,她真的很心痛。

  “小渝,”林浅拨开人群跑到林渝跟前,“你在流血。”

  林浅赶快拿出纸巾帮她捂住淌血的伤口,又气又急,又要顾及到她的情绪,“你就光站着任由她又打又骂?……你怎么这么没用?”

  林渝无力地笑笑,反问一句,“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好啊,你都会找帮手了,你以为林浅来了我就会饶过你?哼,林浅来了我就一起骂。”

  朱曼玉稳稳地坐在地上,指着林浅和林渝大声骂道:“你们两个白眼狼,小杂种,畜生不如的狗东西,早知道你们俩今天会这么害林家,我就不应该让你们活到成年。”

  这句话够狠,狠到连毫不相干的围观人员,都感到了一阵心寒。

  “林浅,顾城骁毁了林氏,害得你大伯坐牢,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和顾城骁。”

  “林渝,你贪慕虚荣勾引宋亭威,害得我女儿如此凄惨,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然后想把我们一脚踹开,我告诉你,没门!”

  林浅那火爆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大妈,你搞错了吧,林氏倒闭是因为大伯洗黑钱,顾城骁是秉公执法,还有,林渝从来都没有勾引过宋亭威,林潇落得今天的地步,根本就是被你害的。”

  “你颠倒是非!!”朱曼玉尖叫起来。

  “颠倒是非的人是你,贪慕虚荣的人也是你,要不是你逼着林潇姐嫁给宋亭威,会有今天的事吗?对了,你们不是跟小渝断绝关系了么,小渝心软,在你们被抓之后还把你从监狱里救出来,你非但不感激,还这样诋毁她,你的心可真黑啊!”

  情绪激动的朱曼玉倏地一下站起来,双手叉腰,中气十足,“我感激她?呵呵,笑话,她毁了林潇的终身幸福,我不杀了她已经够仁慈的了!”

  林浅想再争辩,林渝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跟朱曼玉吵。

  其实林浅也明白,像大妈这种人,你不吵,她骂完了就停了,你越跟她吵,她就越来劲。

  朱曼玉继续骂着,声如洪钟,所有人都听得到。

  但是,她那些凶狠的措辞反而起到了反效果,本来都在质疑林渝的学生们,纷纷倒戈站到了林渝那一边。

  “林家豪宅被查封的时候不是有记者去拍的么,要是我没记错,林渝是扶着林太太从屋子里出来的,那时候她们给人的感觉就是相依为命。”

  “在宋林婚礼之后林家不是公开声明与林渝断绝关系了么,都断绝关系了,林渝还回去干嘛?”

  “我的天哪,我要是林渝,早跟这种养母断绝来往了,太会骂人了。”

  “是啊,我只记得这位林太太把洪雪莹打得流产退圈,虽然小三的行为确实不该,但她的举动是不是太蛮横了点,是谁让小三怀孕的,她怎么不打她丈夫?”

  很快,校方的保安队赶来了,把林浅和林渝保护起来的同时,也将朱曼玉包围起来。

  “你们围着我干什么?!”朱曼玉见势不对,脱下另外一只高跟鞋,在自己周围挥舞着,“滚开,滚开,你们什么意思?”

  下一秒,一辆警车开到了教学楼前,几名身穿制服的警员快速从车里下来,将朱曼玉当场制服。

  “你们抓我干什么?搞错了吧你们?”朱曼玉大叫着,此时,她的嗓子都已经有些沙哑了。

  警员向朱曼玉出示了证件,并说:“这是逮捕令,朱女士,请配合警方工作。”

  朱曼玉根本不看,大喊道:“警察就能乱抓人了?天理何在?”

  警员不为所动,刚正不阿地说:“你在保释期内非法转移财产,检察院已经取消了你的保释,现在正式将你逮捕归案。”

  朱曼玉:“……”

  林渝:“……”

  “带走!”

  一声令下,朱曼玉被两个强壮的警员架着走向警车。

  这个时候,朱曼玉又想起了林渝,“等一等,警察先生,等一等,我跟我女儿说几句话。”

  警察停下,朱曼玉转身看向林渝,然后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哭诉道:“小渝,你快让亭威回来啊,只有他能救我了。亭威就听你的话,你让他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

  林渝:“……”

  林浅:“……”

  以及在场的其他人:“……”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朱曼玉开始自打嘴巴,双手交替着狠狠地打自己的脸,边打边说:“我刚才是胡说的,我就是嘴贱,小渝啊,念在我二十一年将你视为己出的份上,你一定要救救妈妈,妈妈以后再也不会这么说你了。”

  “小渝,你说话啊,你应一声,答应妈妈好不好,快把亭威找回来,妈妈不想坐牢……”

  “小渝……”

  最终,朱曼玉被带上了警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