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门婚宠 第613章 别让他寻短见

第613章 别让他寻短见

作家: 鱼歌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13章 别让他寻短见

  这次会面,是全程监控的,刘闵畅所说的话以后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顾城骁怔怔地看着他,看着他有条不紊地认下了所有的罪,还理性地自我剖白,可是他又不肯忏悔,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你有过后悔吗?”

  刘闵畅抬眸看着他,这一眼,像是永别了一样,“没有,我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是因为,贪婪的人不止我一个。”

  顾城骁点点头,“好,那你找我还有什么事吗?”

  刘闵畅舒坦地吐出一口气,像是放下了心头大石一样,“没了,至少我享受过大多数人都没有享受过的权力,没什么遗憾的了,足矣。”

  顾城骁紧蹙眉头,有时候好像理解了他,有时候又好像看不懂他。

  离开关押室的时候,他向看守的狱警叮嘱道:“辛苦点,看牢他,别让他寻短见了。”

  “是,顾首长。”

  从看守所出来,顾城骁心里一直不痛快,说不上来的感觉,闷闷的。

  “顾首长。”

  是郑紫琪的声音,顾城骁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只见郑紫琪一身便装从后面追来,“你刚见过刘闵畅?”

  “是,怎么?”

  “他认罪了?”

  “全认了。”

  “那就好,这种人死刑都是便宜他。”

  顾城骁看看她的穿着,问道:“下班了?”

  “是啊,我正要去找老范,老范今天带小斌出来了。”郑紫琪的表情黯然下去,“小斌病发了。”

  “……”顾城骁的心一下揪了起来,这个可怜的孩子终究是走到了这一步,“他们现在在哪?”

  “在军医院隔离病房,小斌病发得很急,高烧少了一个星期,心肺脾的指标全都不太好,一度陷入了休克,老范在电话里都崩溃了。”

  顾城骁想都没多想,说:“走,我也去看看。”

  其实,小斌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他好像就是在等爸爸一样,等到了,生命也就完结了。

  对于范杨木而言,他没有见证孩子的出生和成长,却要直接面对孩子的痛苦死亡,身为一个父亲,他真的很难接受这一切。

  医院,抢救室门口,范杨木瘫坐在地。

  为了揪出刘闵畅一党他背着叛军的罪名卧底十余年,这是寻常人根本无法做到的。

  那十年里,他每天与歹徒为伍,时时刻刻都经历着犯罪和生死,就算这样,他也没有想过退缩,更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可是他现在,脆弱得比小斌还不如,眼泪纵横,抽泣得站都站不起来。

  他不欠国家的,不欠自己的,可是欠孩子太多太多,也欠死去的妻子和家人太多太多。

  “老范……”郑紫琪奔过去抱住他,“别这样,小斌会没事的。”

  范杨木摇摇头,“医生说了,他们只能让小斌少些痛苦,并不能挽救他的生命,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郑紫琪紧紧抱着他的脑袋,心痛得不行。

  在她的心目中,范杨木是真正的铁血汉子,有理想有抱负,会隐忍懂谋略,在那些艰难困苦的岁月里,他也不失乐观和幽默。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范杨木。

  比起郑紫琪,顾城骁更能体会范杨木内心的痛苦,他从小斌还是几个月大的小婴儿开始,就看着小斌慢慢长大,现在小斌病发,他也非常非常的难受。

  他蹲下来,拍一拍范杨木的肩膀,说:“小斌从小过生日就许一个愿望,那就是,先见爸爸一面,然后再去见妈妈。所以,这对小斌来说是一种解脱,你不要太伤心了。”

  范杨木哭得像个孩子,重重地点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道是外面的天色全都暗了,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

  大家围了过去,医生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来,沉重地宣布道:“孩子走了,走得没有太痛苦。”

  范杨木双腿瘫软,顾城骁和郑紫琪一左一右搀扶着他,他才不至于跌坐在地。

  小斌从病发到死亡,才短短三个月,可是这三个月,却是他最开心最幸福的三个月。

  他见到了思念多年的爸爸,是真的爸爸。

  然后,他要去找妈妈了。

  ……

  林浅在睡前收到了顾城骁的微信——“小斌去世了。”

  她心头一阵感伤,那个叫她“漂亮姐姐”的小男孩,那个笑起来特别阳光的小男孩,去世了。

  她眼眶湿润,却也终究做不了什么,只能给他回一条信息——“节哀。”

  ——“我帮着老范处理一下孩子的后事,处理完了再去找你们。”

  ——“好,注意身体。”

  ——“多谢,爱你,晚安。”

  林浅含着泪微微一笑——“晚安。”

  ——

  三日后,顾城骁开车送范杨木去机场,范杨木要回汉中老家一趟,他要把小斌的骨灰和家人们放在一起。

  从此以后,小斌就可以永永远远地呆在他妈妈的身边了。

  顾城骁:“早去早回。”

  范杨木点点头,“嗯。”

  郑紫琪再一次问道:“真的不需要我陪你去吗?”

  范杨木:“不用,这一程,我要自己送送小斌。”

  郑紫琪:“那你注意安全,回来了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范杨木:“好,我进去了,你们也快走吧。”

  目送了他过安检,顾城骁和郑紫琪也就返回了。

  车里,郑紫琪忽然问道:“你要去见林浅吗?”

  “是啊,怎么?”

  “其实我一直想约她吃个饭,就是没机会。”

  人家都这么说了,顾城骁也不好推辞,“那我问问她?”

  “别,你问她她肯定不愿意,不如你直接载我去找她得了。”

  “……”顾城骁答应不下来。

  “怎么,这么快就成妻管严了?”

  顾城骁有些不好意思,说:“她还没松口原谅我呢。”

  郑紫琪大吃一惊,不过想想,这也确实是林浅的脾气,硬气。

  “那我更要见一见她了,你放心,我不会乱说话的,我只是想为自己曾经给她带去的伤害而道个歉。”

  “不用,她不记仇。”

  “喂,你就这么怕我见她吗?”

  “不是怕,是……”

  见顾城骁支支吾吾的样子,郑紫琪越发觉得好笑,“是什么?”

  “唉,那好吧。”他只是怕先斩后奏她会生气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