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门婚宠 第633章 顾首长的土味情话

第633章 顾首长的土味情话

作家: 鱼歌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33章 顾首长的土味情话

  他已经站在门口一段时间了,就看到林浅和赵旭尧交谈甚欢,一双眼睛就知道看着赵旭尧,还对他笑得那么欢乐。

  于是,他再也等不住,径直走向了两人。

  “不是说了我五点半到么,我是按时来的,是你没注意。”

  顾城骁充满敌意的眼神时不时射向赵旭尧,赵旭尧看着这位高大的军官,立刻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他抬头看他一眼,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顾城骁,圈子里把他传得神乎其神,军中战神,全军楷模,民族英雄,全都是他的头衔。

  每个人心中都有英雄梦,特别是每一个热血男儿,都很崇拜顾城骁。

  赵旭尧也一样。

  看到心目中的英雄偶像,他都忘记组织语言了。

  林浅暗叹一口气,早就明白了顾城骁内心里那点小九九,于是,她落落大方地挽住他的臂膀,亲密地贴着他的手臂,介绍道:“他就是孩子们的爸爸,我家先生,顾城骁……这位是我朋友,赵旭尧,他是园长的弟弟,因为上兴趣班这事儿,他帮过我不少忙。”

  顾城骁正眼看着赵旭尧,赵旭尧只觉得一股重压袭来,英雄的气场果然强大,一个眼神,就把他的自信给碾碎了。

  “你好,顾先生,久仰大名。”

  “你好,多谢你帮我太太的忙。”

  两人友好地握住手,赵旭尧生生吞了一口口水,因为顾城骁的手劲好大,握着手,他感觉他的手正在受刑。

  “不用谢,朋友之间应该互相帮忙,况且我都是举手之劳。”

  林浅暗自汗颜,连忙转移了话题,她拉拉顾城骁的手,说道:“我们上去接孩子吧,时间也差不多了,赵旭尧,改天见吧。”

  赵旭尧挥手道别,“好,再见。”

  林浅以十指交扣的方式拉着顾城骁上楼,顾城骁的暗火就在这十指交扣的过程中慢慢地熄灭了。

  下课的时间还没到,家长们都在走廊上等着。

  其他接孩子的家长一般都以爷爷奶奶居多,突然来了一对年轻夫妻,长得还如此出挑,挺惹眼的,大家纷纷侧目。

  林浅紧了紧他的手掌,低声说道:“你看你,八岁到八十岁的女性都喜欢看你,我是不是应该不许你出门?”

  顾城骁眉梢一挑,这话把他夸得,怪不好意思的。

  “你真是太危险了,我随时随地都要面临你是否会出轨的问题。就算你没有这个心思,可不能阻止别人对你有这个心思啊,万一哪个出挑的小姐姐入了你的法眼,就这么与你一拍而合,那我就该哭了。”

  顾城骁知道,她这是在安抚他吃干醋的心才故意这么说的,这么不动声色地哄他开心,他也是心领了。

  林浅看着他,,哄他,夸他,还逗他。

  顾城骁看着她含笑的眼睛,明亮得仿佛揉进了一整个宇宙的星辰,真正让他气不起来。

  他低声反问道:“到底是我桃花多,还是你?赵叔叔、楚叔叔、李叔叔,哦对了,还有房东叔叔,都排着队呢,这是南南说的,小孩子可不会撒谎。”

  “……”林浅无语凝噎,一时急了,她便说,“是啊,我桃花一直不错,如果算上国外的桃花,那真得从城邸大门口排队排到天安门,但是,我桃花多还能自持自重洁身自爱,足够证明我对你情深不浅,你应该感到欣慰。”

  顾城骁忍不住笑了一下,嘴角微微一扯,是打从心底里笑出来的,他这么一个不苟言笑的人,总能被她的某些话给逗笑。

  他一收力,将她拉近自己,手臂搂住她的后背,然后突然附身,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咬了一下她的嘴唇。

  不是吻,是咬,真咬。

  “你干嘛?……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你也好意思?”

  “有吗?哪有人?不不不,我的眼睛只看得到你,看不到别人。”

  “……”林浅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论段数,她哪里是他的对手,“这种土味情话你说得可真溜,还有没有?”

  顾城骁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噗!”林浅直接笑喷。

  “我是九你是三,除了你还是你。”

  “……”

  顾城骁突然一本正经地说:“咦,你的脸上有点东西。”

  “昂,什么?”

  “有点喜欢你。”

  “……够了,你有完没完?”

  “我对你的爱,没完没了。”

  “……”要疯了。

  终于到了下课的时间,林浅如释重负,可顾城骁却在这个时候凑到她的耳边说:“晚上做个没完没了。”

  林浅光是听,都觉得腿软。

  接上两个孩子,一家四口手拉着手从园里走出来。

  这一家人都是超高颜值,如此走在大街上,真叫人羡慕极了。

  何慕晴约赵旭尧没有约成功,就约了闺蜜出来喝咖啡,相约的咖啡馆就在兴趣园旁边。

  当顾城骁一家人从咖啡厅前面走过的时候,她看得眼睛都红了。

  粱妙晨看她表情不对,就转头顺着她的眼神望过去,“那不是顾城骁么,你认识?”

  何慕晴一愣,当下就反应过来,“你也认识?”

  粱妙晨心虚了一下,简单地说:“哦,顾城骁的父亲和我姥爷是战友,我姥爷家以前和顾家同住在一个家属院。”

  “那你跟顾家关系很近啊。”

  “没有,后来我姥爷一家搬到了海南养病养老,两家人就断了联系,直到前几年顾家二老也搬到海南居住,我姥爷才又和他们来往了。我是高一的时候才见到的顾老司令,前不久才认识的顾城骁,按照辈分,我还得叫他一声叔叔。”

  “你呢,你是怎么认识他的?”粱妙晨追问。

  说到这个,何慕晴就来气,语气也是充满了戾气,“顾家招舞蹈私教,开出的条件很优越,月薪是外面做家教的五倍,还包吃包住,我放弃了出国的机会去应聘,还应聘成功了。”

  “那岂不是好事一件?”

  “谁知道顾家少奶奶是个醋坛子,一见着我就觉得我会勾引她老公,直接把我给辞退了,前后上了不到十天班,我可是放弃出国的机会上顾家当私教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