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门婚宠 第59章 不知道,我冷

第59章 不知道,我冷

作家: 鱼歌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9章 不知道,我冷

  “鲸鱼,老大人呢?”郑子俊后脚赶到,望着河对岸正在救人的警察仔细看着,他们已经把疑犯救上了岸。

  可宋景瑜伸手指着相对平静的近处,说:“大概在这个位置,还没出来。”

  郑子俊:“被绑架的女孩真是嫂子?”

  宋景瑜:“除非老大眼力不好。”

  郑子俊紧皱眉头,一张英俊刚毅的脸布满了愁容,他的心情与宋景瑜一样,又自责又懊悔。

  如果他们及时抓捕疑犯,如果他们及时从疑犯手里救下女孩,就不会是现在的状况了。

  万一嫂子有个不测……

  这时,那阴冷平静的湖面突然“哗”的一下震荡起来,顾城骁抱着一个女孩探出水面。

  “老大……”两人齐声一喊,宋景瑜纵身入水,郑子俊第一时间解扣子脱衣服。

  野狼特战队的队员们都有着十足的默契,危机关头,谁冲锋,谁善后,早就有了安排,当下的反应几乎是他们身体本能的反应。

  宋景瑜帮着顾城骁将林浅救上岸,郑子俊将外套平铺在地,他们把生死不明的林浅放下,立即采取了急救措施。

  斜坡上面的围观群众纷纷鼓掌,为英勇的人民公仆拍手叫好。

  顾城骁强压着内心的慌张,逼迫自己冷静下来,他一边按压着她的肚子,一边说:“检查一下她头部有没有受伤。”

  宋景瑜哆嗦了一下,他的手掌正托着林浅的头,“老大,嫂子在流血。”

  “检查伤口在哪!救护车来了吗?快催!”

  强大的压力使得林浅呕出一大口水来,可是,她的眼睛依然紧闭,丝毫没有生气。

  宋景瑜掌心的献血被那一口水给冲没了,可是很快,掌心又被鲜血染红,“老大,嫂子头上的伤口不小,撞到了……”多的他也不敢说,很怕老大情绪失控。

  顾城骁镇定地摸了一下林浅的颈部脉搏,还有,但很弱,他推开宋景瑜,托起她的后脑勺使她头部后仰,然后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林浅咳出声来。

  “醒了?”顾城骁吓得声音都有些颤抖,“林浅,看看我,睁开眼睛看看我,林浅?”

  这熟悉的声音唤回了林浅的灵魂,她半睁着眼睛,全身都在发抖,连声音也是,“顾……顾城骁……我我……冷……”

  顾城骁将军衣外套包住她,心痛地问道:“告诉我,哪里痛?”

  林浅牙齿不自觉地打颤,冻得麻木了,“不知道,我冷……”

  顾城骁抱着她的脑袋,俯下身,薄唇印在她的额头上,“你很棒,再坚持一下。”

  此时此刻,斜坡上面已经站满了人,有追着面包车过来的热心群众,也有路过看热闹的人。

  那对幸运躲过一劫的母女也在,在面包车疯狂地朝她们冲来的时候,她腿软了,但眼睛没有坏,她看到那个女孩扑上前抓到了方向盘,才使得面包车来了个急转弯。

  年轻的妈妈二话不说脱下了身上的羽绒衣,直接抛了下来,“这里有衣服,快给她穿上。”

  B市的冬夜,气温很低,但人心都是热的。

  顾城骁没有拒绝,拾起羽绒衣将林浅包裹住,浅色的羽绒衣很快就被染上了鲜血,比深色的军衣更明显。

  郑子俊朝上面的人群大喊一声,“大家听我说,救护车已经来了,请大家配合一下把通道让出来,谢谢。”

  所有人都在尽全力配合着,很快,林浅被抬上了救护车,落网的虎子在警方的押解下上了另一辆救护车。

  医院,抢救室门口,顾城骁坐在走廊的座椅上等消息。

  他的身上还在滴水,清洁工阿姨在旁边拖着地,好心地问他,“这位同志,你要不要换身衣服?”

  顾城骁抬了抬腿,说:“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阿姨摇摇头,“这倒没关系,我是怕你冻坏身子。”

  “谢谢,不碍事。”

  阿姨叹了口气,拖着地走远了。

  电话响起,铃声在安静的走廊里格外响亮,还伴着回声,他慢慢接起来,语气深沉,“喂。”

  郑子俊:“老大,魏男已经把其余四人抓捕归案,正一个一个审问呢,这边虎子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我办完手续就押回去了。”

  顾城骁:“好。”

  郑子俊:“嫂子那边怎么样?”

  顾城骁麻木地抬头看了一下手术室的灯,迷茫地说:“不知道啊。”

  郑子俊与顾城骁是自打有记忆起就在一起的兄弟,从小,他就没有从顾城骁嘴里听到过“不知道”三个字,更没有从他的眼里看到慌张的神情。

  今天,因为林浅,他终于见到了顾城骁的失常。

  “老大放心吧,嫂子一定没事。”

  “承你吉言。”

  挂了电话,寂静的走廊传来一串军靴脚步声,换上干衣服的宋景瑜拿着另外一套干衣服急急忙忙跑来。

  从那冰冷的河水里上来,寒风一吹,铁血壮汉都要冷得抖三抖,就算他们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兵,也不过是血肉之躯。

  “老大,快把衣服换一下吧。”

  顾城骁如磐石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正在回想下午林浅给他打电话时说很想他,也在回想在救护车上的时候,她唯一说的那个字——痛。

  痛,他也很痛啊!

  金三角的余党是为了报复他而绑架了林浅,他痛恨自己为什么不及早防范,做足了所有措施却唯独忽略了身边的人,他真的很痛。

  宋景瑜看他情况有些不对,又说:“老大,老大,无论如何请您先把衣服换了,一会儿嫂子出来,你不还得照顾她啊?”

  顾城骁这才回神过来,看一眼依旧亮着的手术灯,再看一眼手腕上的表,“已经半个小时了……看着点,有情况立刻喊我。”

  “行。”

  顾城骁就在阴暗寒冷的楼道里换了干净的衣裤,换上干衣服,整个人都暖和起来了。

  他一出来就问:“面包车打捞起来没有?”

  宋景瑜:“得用吊车吊起来,但现在车流量大,吊车开不进去,得到晚点过了高峰期才能开进去。”

  顾城骁:“好,你跟子俊一起归队吧,监听到的那段听不清的对话让沈自安好好研究研究,或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宋景瑜立正敬礼,“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