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门婚宠 第751章 告诉你你就成帮凶了

第751章 告诉你你就成帮凶了

作家: 鱼歌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751章 告诉你你就成帮凶了

  姜军把姜思意带回了家,阿力也出来了,只不过他一直跪在姜家门口不肯离开。

  两人把下人们都打发去休息了,大厅里只剩下他们三人。

  江共舒又气又恼,“没把他打死已经算我们客气,他到底要跪到什么时候?等天一亮邻居们都见着了,我们姜家可丢不起这个脸。”

  姜思意往外一看,这个木头,就知道跪着。

  江共舒重重地叹气,“得亏是方小熙被绑架把记者都引了过去,早几天我们家门口天天有记者守着,他这么跪着,不是告诉外面的人他就是跟思意好的那个人吗?”

  听到这件事,姜思意不自觉地捏紧了拳头,狠狠地咬着牙关。

  姜军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看着女儿,问道:“思意,现在我要你一句实话,不雅视频里的人,是不是你和阿力?”

  “是。”事到如今,已经没什么好否认的了,如今她和阿力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姜军忍住内心的怒火,又问:“方小熙失踪,到底跟你们有没有关系?”

  姜思意抬起头,直面父亲的眼睛,“爸,我怕我说了实话您又得去医院了。”

  “你……”姜军哆嗦着手指着她,不敢置信地质问道,“真是……真是你们干的?”

  江共舒也颓然地跌坐进沙发,低着头,一直嚷着“完了完了”。

  姜思意苦戚戚地淡淡一笑,“顾南赫害我身败名裂,害我姜家蒙羞,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姜军拍案而起,“视频不是顾南赫拍的,他亲口跟我说不是他。”

  “他的话您也信?”

  “都已经分手了,他有必要再来诋毁你搞得他自己也一身臭吗?”

  “我不管,总之我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全赖他。”

  这句话,江共舒是赞同的,“对,罪魁祸首就是顾南赫,就是他。”

  姜思意向父母坦白道:“既然我这么痛苦,他也别想好过,他不是最爱方小熙么,那我就毁了他最爱的女人。”

  姜军着急地询问道:“方小熙现在人呢?”

  “呵,呵呵,爸,您真想知道?知道了之后呢?告诉警方好让警方去营救?呵呵呵,您真那么想大义灭亲?”

  这个样子的女儿,江共舒看着又心疼又害怕,她上前一步拉住女儿的手,哽咽地说道:“思意,我们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啊,从小到大,你爸有多疼你你不清楚吗?你现在出了这件事,他气得住进了医院,可就算再生气,他也在担心着你啊。”

  “思意,你是我们心尖上的肉啊,事到如今,我和你爸爸怎么舍得你再进警局……”江共舒看着丈夫,问道,“老公,现在怎么办?”

  姜军久久说不出话来,颤抖着问道:“你们把方小熙杀了?”

  “没有。”

  “那人呢?”

  “告诉你你就成帮凶了,总之她没死。”

  “那你们是怎么跟警方交待的?”

  姜思意指了指外面,“都是阿力谋划得好,他要是走了,你们更应该担心才是。”

  姜军:“……”

  江共舒:“……”

  没辙,江共舒忍气吞声地开门去把人喊了进来。

  阿力“噗通”一下跪倒在地,磕头就说:“先生,请让我呆在小姐身边吧。”

  姜思意心里还挺高兴的,阿力终于把这句话对她爸爸说了。

  姜军抬起脚就让阿力的肩膀上踢了过去,“棍杖东西,教坏我女儿。”

  “爸,你又打人!……阿力……”姜思意跑过去扶着阿力,“阿力,你没事吧?”

  阿力摇摇头,姜军踢人的力道,已经远不及之前那么凶狠了,也不知道他是故意收手,还是身体原因,听说他最近一直都在住院。

  姜思意大声说道:“爸,要不是阿力帮我出谋划策,您女儿我早就死了,按照我的做法,我是要跟顾南赫同归于尽的。”

  车震丑闻被爆出来之后,她就萌生了自杀的念头,她根本就不想活了。

  既然要自杀,终究是一死,那就拉着顾南赫一起,她藏了一把水果刀在身上,想都没想就要去找顾南赫了。

  是阿力阻止了她。

  阿力不停地开导她劝慰她,还非常理性地帮她分析了找顾南赫报仇的成功率,阿力说得对,以他们的本事,连靠近都靠近不了顾南赫,怎么跟他同归于尽?

  但是,找方小熙就容易多了。

  “爸,我还没告诉你,楼管那一棍子,是我打的。”

  姜军:“……”

  江共舒:“……”

  “爸,事情就是我和阿力干的,就算警察现在没有证据抓我们,最后总会找出蛛丝马迹,我和阿力在这里已经呆不下去了,不管您原不原谅,允不允许,理不理解,我和他,都是要走的。”

  姜思意看着阿力,眼神笃定,“他对我很好很好,以后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我这辈子,都跟定他了。”

  江共舒痛心地靠在丈夫胸口,掩面直哭,“老公,这可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姜军又想对阿力动手,可这一次,姜思意直接挡在了前面。

  “你……你们……”姜军只觉得胸口一阵阵发疼,难受得很。

  阿力依然跪在地上,说:“先生,我们必须赶快走了,再晚,就算警察不找来,顾南赫也得找过来。”

  姜军问道:“怎么走?你以为说走就走这么容易?”

  阿力怯生生地抬起头,语气却很坚定,“我已经安排好了,只要我们能顺利出来,就直接开车去港口,只要能坐上海运的货轮就行了,不需要身份证明,警方也查不到我们的行踪。”

  姜军不敢相信,“当真?”

  “我之前在快递公司呆过一阵,对于物流这一块非常清楚,而且快递公司的负责人是我发小,我说要上船,他就同意了,没问原因。”

  阿力看了下时间,“离现在最近的一班货轮,是凌晨四点,还有三个小时,三个小时足够开车过去。先生,不管您恨我也好,怨我也好,我今天非把大小姐带走不可,我倒无所谓,贱命一条,但我不能让她跟着我坐牢。错过这班,得明天凌晨,警方或是顾南赫如果在这二十多个小时之内发现了什么,那么,我和大小姐就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