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门婚宠 第946章 你所不知道的事情

第946章 你所不知道的事情

作家: 鱼歌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946章 你所不知道的事情

  顾城骁快速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办,他不接受任何威胁,但他更不能让林浅受伤。

  卓越趁机赶紧说道:“顾首长,请您务必信我这一次,我无心伤害嫂子,我只是需要您的帮助,您大可以问嫂子,这几天我有没有伤害过她。”

  顾城骁回望林浅,林浅摇摇头。

  “给我一点时间,我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你。”卓越乞求道。

  顾城骁阅人无数,阅歹人也无数,但是他从卓越的眼神中,真的看到了一种无助和乞求。

  而这种眼神,他一般只在认罪忏悔的犯罪分子眼中看到过,他们会乞求最后再见一见家人和孩子,或者乞求再抽一根烟。

  但是,卓越与那些犯罪分子不同的是,他的无助和乞求都是在势在必得的情况之下,他不是盲目的,他很有把握。

  “我是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不然,在接下金先生的买卖之后我就下手了,何必大费周章把你们引到这里?要知道,因为这个计划,我们失去了100%的完成率。”

  “如果你现在执意要带嫂子走,可以,但是,等嫂子体内的蛇毒发作,你就找不到我了。这种蛇毒毒发之后症状非常缓慢温和,一拖就拖上几年,身体会一天比一天糟糕,给了你活下去的渴望,却必死无疑。”

  顾城骁:“……”

  林浅:“……”

  林浅抬起手背看了看那上面的针眼,除了一小块因为打针而留下的青,其他并没有什么感觉,她深呼吸一下,身体一切都好,没什么不适的。

  她用眼神问他——“有没有这么神?吓我们的吧?”

  顾城骁稍稍摇头示意她别轻敌,他钢铁般的手臂一直举着枪戳着他的太阳穴,他的余光注意着周围,卓越的同伴们也都在紧张兮兮地注视着他们。

  林浅还穿着从家里出来的衣服,B市现在是寒冬,里三层外三层把自己包裹成了熊,而迈阿密这里的气温有二十度。

  她不是不热,而是她不敢脱,房间里的冷气调到最低她觉得还好,但一出来,立刻疯狂地冒汗,她的眉毛都挡不住流淌下来的汗水,一直往眼睛里流,又咸又刺眼。

  这艘游轮上,都有穿着短袖短裤的人,她竟然穿得这么厚重,这一对比,她觉得画风有点奇怪。

  不,是只有她自己,非常的奇怪。

  卓越再一次诚恳地说道:“顾首长,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两年前被你一枪打中胸口的那个人。”

  顾城骁目光一紧。

  “我就是那个人,你不要觉得我是找你来报复的,相反,我得感谢你那一枪,正是你的那一枪,我才能躲过老团的暗杀,我才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

  顾城骁承认,这件事吊足了他的胃口,但是,这种戏剧化的逆转让他更加的谨慎,他一手拿手枪指着卓越,另一只手紧紧拉着林浅,随时准备开战。

  突然,一阵猛烈的海风吹来,游艇上下晃动,林浅一个踉跄没有站稳,她忽然觉得,晕船的感觉又上头了。

  “没事吧?”顾城骁担心起来,“你脸色不好看。”

  林浅稳了稳脚下,苦笑道:“一直在这里,晕船就没好过,躺着没什么感觉,这么站着就不行了……”她有种隐隐作呕的感觉,“再晃下去,我肯定把晚饭给吐出来。”

  顾城骁皱起了眉头,很担心她的身体。

  卓越再一次恳求道:“顾首长,如果你在这里觉得不安全,那就你找个地方,我们去岸上,也好让嫂子舒服一点,晕船是很难受的。”

  顾城骁看看满头大汗但脸色发黄的林浅,再看看围着他们的这些人,他想,如果对方真的心存歹念,他带着林浅是很难逃出去的。

  “我愿意录视频当人证,”卓越再一次抛出条件,“金先生买凶杀人,我有我们交易的录音,还有他给我转账的证据。当然了,我不可能出庭作证,但是,匿名邮件我还是可以发的。”

  这倒是最实际的交易,顾城骁看着林浅这么难受,终于松口答应。

  既然让顾城骁选地方,他也毫不客气了,选了这里最豪华最高档的国际连锁酒店。

  越是高档的酒店,安保措施就会做得越好,最重要的是,酒店对面就是当地的警局,卓越一行人就算想作乱,估计也不敢。

  “怎么,不敢了?”顾城骁反问道,“这世上还有你老团不敢的事情?”

  卓越郑重地说道:“没有!”

  豪华的总统套房,270°的全海景房,眼睛所到之处全是一望无尽的夜空和大海,岸上的夜景一览无遗,海上的幽深也是身临其境。

  明天一早站在这里看日出,一定非常惊艳。

  “我……我……”林浅有些不好意思,拉拉顾城骁的手,小心翼翼地询问道,“我能去洗澡吗?”

  “去吧,洗完好好睡一觉,别出来。”

  林浅担心地看了他一眼,他报以笑容安慰道:“这里很安全,我们现在都是安全的,去吧,洗完了可以联系一下家里人,那里现在正好是白天,就说工作出差,地方保密,其他不要多说。”

  “嗯。”

  顾城骁把联络用的手机交给她,抱一抱她,再轻吻她的额头,“快去吧,头都臭了。”

  一秒破功,本来多温馨一件事,林浅立刻翻起了白眼。

  顾城骁笑,摸了摸她的脑袋,轻轻推她,“乖啦,快去。”

  林浅如愿地去洗澡了,几天不洗,又闷出了这么多的汗,她自己都嫌弃自己。

  外面客厅,卓越独自一人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为表诚意,这里是他一个人来的,没有带一个手下。

  顾城骁慢步走来,入座,淡定地说道:“说吧,完完整整把事情说清楚,不要有任何欺骗,我是干刑侦的,你若说谎我很容易就能发现。”

  “原来的老团叫阮政勇,越南人,原本是越南军队的高级将领,但他叛变了,最后带着自己的队伍脱离了越南军队,后来就慢慢成为了一支以盈利为最终目的的杀手团。”

  “这我知道,网上都有。”

  “那么,我就说说你所不知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