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门婚宠 第984章 自取子弹

第984章 自取子弹

作家: 鱼歌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984章 自取子弹

  听到声音的傅白雪连忙回头,只见卓越就这么徒手按压伤口寻找子弹的位置。

  本来已经止血的伤口,再一次血流不止。

  “你不能这么做!”她急忙去制止,但是看到那血腥的一幕,她双腿都在打颤,她学医,那是因为父亲的坚持,她其实很害怕这些,她见着血就晕,实在拗不过父亲只好学了医学影像专业,也算是跟医学沾了边。

  那一幕,对她的认知有了彻底的刷新,这个时代竟然还有人在不打麻药不用镊子的情况下徒手挖进肉里取子弹的,她永远都忘不掉这一幕。

  她的双腿已经软了,声音也在颤抖,“你你你……你怎么……不听话……”

  卓越的动作那叫一个快狠准,他先用按压的方式确定子弹的位置,然后用食指扣进伤口眼里确定子弹的深度,继而马上用大拇指跟进,一按一进一捏一拔,整个过程不过两秒钟。

  “啊!!!”当子弹拔出的那一刻,卓越痛得大吼一声,鲜血溅射出来,撒得背上都是,他是侧着脸看着伤口的,所以溅得他的左边脸颊全都是血点子。

  此刻,他的脸上,和他的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珠子和汗珠子,背上的血珠子和汗珠子凝结在了一起,顺着背上的肌肉滑淌而下。

  巨大的痛苦让他的身体有些支撑不住,他往后躺倒在了地上,面部表情因为剧痛而有些狰狞,然,他的手始终捏着那枚子弹,因为太过用力而瑟瑟发抖。

  下一秒,他一松手,子弹掉落在地,金属的子弹与坚硬的岩石发出碰撞的声音,卓越也渐渐地失去了知觉,眼皮越来越沉。

  傅白雪被这一幕给吓哭了,但是,看着他肩膀上源源不断地冒出来的血,再看看他越来越迷离没有聚焦的眼神,她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再袖手旁观了。

  “喂,你可千万别睡啊。”她跑过去,蹲下身子,连忙按住他的冒血的伤口。

  这个地方临近大动脉,无论是中弹还是取弹,都有可能碰到大动脉,如果大动脉一旦破裂,那就算华佗在世也没有办法了。

  傅白雪双手全都是血,哪怕她按得再紧,再严实,血液也会从她的手指缝里流出来,“卓越,卓越,你不要睡啊,卓越,你不能闭眼睛,你看着我,看着我……求求你了,睁着眼睛,睁着……”

  大概是她大声的呼唤起到了作用吧,眼神逐渐迷离的卓越又重新找回了聚焦点,他眨了眨眼睛,朝她苦笑一下,“真的好痛啊。”

  “伤口一直在流血,不会是碰到大动脉了吧,为什么血一直在流啊?”

  卓越伸出血淋淋的手,指着脖子旁边,“大动脉在这个位置,碰不到,中枪的位置就算打穿了也碰不到,放心。”

  “那为什么流这么多血?”

  “取子弹哪有不流血的?你不是医生吗,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傅白雪惭愧地说道:“我不是医生,我是学影像的,不是外科医生。”

  卓越笑笑,“哦,难怪你还没我懂。”

  傅白雪:“……”现在是在开玩笑吗?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

  卓越看着她在火光下亮晶晶的眼睛,问道:“你哭了?”

  傅白雪:“嗯,我害怕……怕你死了。”

  卓越静静地躺在地上,一点也没有花力气,那一阵疼痛缓过来了也就那样,“我要是死了,让你守着一具尸体,一天天的腐烂,是怪吓人的。”

  傅白雪:“……”这么诅咒自己真的好吗?

  卓越忽然闭上了眼睛,“我不会死,但是,我想睡一下,真的有点累了。”

  傅白雪看着自己的手,似乎血已经没有从指缝中流出来了,但她不敢松,依然用力地按着。

  看到他闭上了眼睛,她担心地问道:“你……疼吗?”

  “废话。”卓越闭着眼睛说道。

  “你的伤口需要包扎。”

  “你去水潭边,摘一些你用来盛水的大叶片,一部分嚼碎了敷在我伤口上,一部分当纱布用,包起来,就行了。”

  傅白雪拿起掉在地上的叶勺子,“就这种吗?”

  卓越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对。”

  随后,他拿过叶片,塞进嘴里嚼碎了,然后说:“你松手。”

  傅白雪对于他的操作都看得愣了,他说什么,她就照办。

  只见卓越用右手将嚼碎的叶片一下按压在了伤口上。

  汁液对伤口有刺激性,他痛得冷汗直流,这种痛跟刚才的痛不一样,刚才那就一下剧痛,过了那劲也就过了,但现在的痛是逐渐加剧的痛,让他不自觉地蜷缩起来,肌肉都在抽搐。

  傅白雪手足无措,“诶,你……”她知道,她再说什么不卫生没消毒这种话都是废话,他似乎有他的一套更为有效的方法,虽然看起来野蛮粗暴,却很有用。

  卓越忍痛说道:“好了,你快去摘,可以多摘几张,谢谢。”

  “哦哦哦,我马上。”

  傅白雪跑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快,中间她被石子绊倒了跌在地上,也顾不得摔破的膝盖,快速地跑向水潭边。

  她伸手摘叶,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沾满了鲜血,手指缝里全都是血红色的液体,看着十分血腥,换做以前,她肯定会晕过去,但是现在,她似乎也没那么怕血了,在水里面甩了两下手,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卓越痛到头发都湿透了,发梢能滴出水来,他咬着牙,牙龈都咬到麻木。

  傅白雪很快就赶回来了,她摘了许多大叶片回来,“我在这里铺上叶片,你挪一下身体睡到叶片上,这样能干净一点,可以吗?”

  “非常感谢。”

  “你别动,我先帮你把伤口包上。”

  卓越依然紧咬牙齿,大把大把的汗水流淌下来,他看到傅白雪的裤子膝盖上摔出了破洞,仔细看里面,润白的膝盖上两大块擦伤。

  “你刚才那一摔,摔伤了。”

  “哦,没事儿。”傅白雪一边说一边帮他包扎,叶片很大,她将叶片撕成长条,当成纱布,一圈一圈地缠绕起来,外面再裹上一整片大叶片,“这样应该不容易掉一些,你等着,我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