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门婚宠 第100章 年轻人就是冲动

第100章 年轻人就是冲动

作家: 鱼歌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00章 年轻人就是冲动

  在祝梵梵满身的肥肉和巨大的凶器的“威逼利诱”下,林浅把已婚的事实给交待了。

  “我家那位兵哥哥对我一见钟情,爱我爱得死去活来,没有我,他连呼吸都不顺畅,于是非拉着我去登记,为了他不会英年早逝,我只好委曲求全答应他了。”

  “……”林渝最看不惯她这副贱兮兮的样子,又贱又讨厌,“敢情你家那位还有呼吸道疾病?”

  “……”李不语也是一阵无语,这里幸亏没别人。

  祝梵梵听了大为诧异,“真的?浅爷,你没骗我吧?”

  “我是拿婚姻大事开玩笑的人吗?”林浅拍拍胸脯,说,“所以那些说我当小三当二奶挖人墙角还爱劈腿的传言,根本就是南音杜撰的,我老公帅得天上有人间无,我一爱夫如命的良家妇女会做那些下三滥的事情吗?”

  若是以往,林渝肯定听不下去,结个婚还得把自己夸到天上去,就林浅这个厚脸皮能干得出来,但是,她是知道事情真相的,是她的父母害了林浅,如今林浅能当玩笑说出来,一笑泯恩仇,她真的很感谢林浅的大度和包容。

  林渝:“所以南音被警察拘留又被学校开除,就是活该,就该好好治治她这个毛病。”

  林浅嘻嘻一笑,一手挽着林渝,一手挽着饭饭,说:“不提那些不开心的,我们来提一点开心的,我老公部队里有许多长得很帅的兵哥哥,要不要举行一次联谊活动?”

  一来,她早前答应了那些兵哥哥要给他们介绍妹子认识,二来,她也想林渝借此机会转移目标,毕竟顾东君实在太不现实了。

  林渝嗤之以鼻,当场否定,“诶,别算上我,我对兵哥哥不感兴趣。”

  第二条,当场宣布失败。

  祝梵梵冒起了星星眼,连连点头,“好呀好呀,我好期待……浅浅,你说我要不要减个肥?”

  第一条,相当可以。

  “你确实该减个肥了,哈哈哈哈,走,咱们去吃元宵。”

  “我减肥不吃了。”

  “可以,你看着我们吃。”

  “……”那怎么可以?!

  元宵节,夜市上人满为患,步行街上几乎没有空处,人比花灯还要多。

  她们四朵姐妹花就跟四只小天鹅一样手挽着手,艰难但是团结地走出了步行街。

  正商量着要去哪里歇脚吃饭,林浅眼尖,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一张并不熟悉却印象深刻的脸,那不是之前绑架她的歹徒之一么,不是被抓起来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你们先找地方,找到告诉我,我去去就来。”林浅拔腿就跑,眼睛瞪得像铜铃,脚踩一对飞火轮,风风火火地追了过去。

  “我跟她一起。”李不语的任务就是保护林浅,见状,她也火速跟了过去。

  林浅不想打草惊蛇,就在后面紧紧地跟着,好在周围人很多,很嘈杂,不容易被发现。

  尼莫是跟着黑爷出来的,既然能出来,自然有着光明正大的身份,这一点,也是顾城骁搞不懂的地方。

  “真没事?我还是有点担心。”尼莫小心翼翼地问着,假装很担心的样子,毕竟他们现在都是通缉犯。

  黑爷笑笑,低声说:“瞧你那胆小的怂样?是不是被警察关过所以胆儿也变小了?”

  尼莫尴尬地一抿嘴,仿作真诚地坦白道:“失去过自由,才更珍惜自由。”

  黑爷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我既然能带你出来,就能保你平安,就刚才给你的身份证,代表了你是有身份的人,坤哥帮你搞定的,那都是真的。”

  “真的?”

  “那你以为?”黑爷反问,带着一丝傲慢的神情,好像在说,天下就没有坤哥办不到的事。

  顾城骁心情沉重,为什么沙坤黑爷包括四叔等人,都可以随便拿到清白的身份,就那张身份证,他看过,摸过,研究过,确实是真的,身份证是公安机关发行的,为什么这些通缉犯可以拿到?!

  当初特战队瞒着警方,上演了一段金蝉脱壳的好戏,顾城骁假装成尼莫混进囚车,在秘密押送的途中遭到了劫囚,歹徒以为他们将尼莫救了出去,实际上是顾城骁混进了他们的内部组织。

  这一个周密的计划中,警方那边知道的只有秘密押送这段,这么巧,歹徒也知道押送的时间和行程;

  警方并不知道真正的尼莫已经被特战队看押起来,囚车里的尼莫是顾城骁所扮,这么巧,歹徒也不知道。

  顾城骁不敢断言警方之中有奸细,但这当中的层层阴谋,简直细思极恐!

  为了更像赏花灯游园的市民,黑爷和尼莫还一人搂了一个女人出来,就是在云川陪了他们半个多月的女伴。

  伊人紧紧挽着尼莫的手臂,半边人都靠在尼莫身侧,她娇滴滴地问:“等你办完了事,带上我好不好?以后你去哪,我就去哪,好不好?”

  尼莫还没回答,黑爷就调侃一句,“嘿,尼莫兄弟,看来你对女人也是有一手,这么短的时间就哄得人家姑娘以身相许了。”

  尼莫嘴角一斜,搂住伊人的腰,低下头稳狠准地吻住伊人的双唇,来了一个辣眼睛的法式热吻。

  黑爷笑言,“猴急什么,这一会会都忍不了吗?唉,年轻人就是冲动啊。”

  跟在他们后面的林浅,虽然听不到他们之间的谈话,但这当街热吻的情景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啧啧啧,现在的通缉犯都通天了吗?

  李不语不明所以地问:“嫂子,你干嘛突然跑过来,看什么啊?”

  “嘘……”林浅将李不语拉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几个人,说,“我看到那个绑匪了,那个人按理说应该在坐牢,可是他却出现在这里。”

  “不是吧,哪个啊?”李不语一阵紧张,如果是真的,那她更要提高警惕保护好嫂子。

  “那个,就个子最高那个,搂着一个女人热吻那个。”

  李不语警惕地看过去,那人确实高,在人群里是最拔尖的,可是,她总觉得看上去有点不妥,特别是他那张生硬的侧脸。

  “不行,我得报警,一定得报警。”林浅拿出手机拨了报警电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们,紧紧跟着。

  “喂,我要报警……我现在在XX路步行街,我看到一个前段时间绑架过我的歹徒,他明明被关着,却出现在这里……不是,我确定我没有看错,一定是他……好,我会一直跟着他的,你们尽快过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