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帝魅皇:贵女宠后 878.第878章 漠北之战14

878.第878章 漠北之战14

作家: 天狗月炎 类型: 历史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要不弄出大动静,又狂野,又尽兴。

  还是骑乘。

  所费的体力要多出几倍。

  顾欣悦一直沉睡到日上三竿,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刚动了一下,便觉得腰都要断了一般。

  “嗷”一声痛呼出口,顾欣悦赶紧的闭上嘴唇,看着床头那青影,小声的道:“青爷?你啥时候来的?”

  “哼哼。”青莲子哼了两声,鼻尖往上翘了下,道:“我又看不见,你害羞作甚?”

  看不见,听力只会更好!

  这两家伙那动静,多少也听到了一些好吧!

  想想秦齐早上出去那气影都带了粉红色泡泡……

  好吧,还是别想了。

  摸着床沿坐下,青莲子隔着被子找到了顾欣悦的腰,手指在穴位和筋脉上按了起来。

  他的手指修长有力,一按下去,顾欣悦先是痛得嗷了一声,随后便舒服的哼哼起来。

  这说到按摩松骨,还真是青莲子最厉害。

  昨天晚上秦齐也按了,可是……

  好吧,按到一半,两人便又来了一场。

  想想都羞羞脸。

  顾欣悦将头都埋进了枕头里,不过转念一想青莲子又看不见,怕什么啊!

  再说了,他们可是半夜才干的,那时候,那两人都睡着了。

  一定不知道!

  所以呢,自己只要不露陷就好!

  (天真的家伙)

  这么一想,顾欣悦便又将头露出来(憋气好难受),非常放松的享受青莲子的按摩。

  “姑娘,准备什么时候回京?”青莲子手指微曲,用骨节按松那些绷紧的地方,淡声问道。

  顾欣悦一愣,道:“你怎么知道?”

  这青莲子回来,她都还没有时间说呢。

  “秦齐那小子和大将军一大早的就在外面嘀咕呢。”青莲子骨节顺着她的腰线和脊椎一路按下来,淡声道。

  那两人一大早的便在外头合计,要派哪些人回京,要怎么走,要怎么在京城掀起风波。

  一点都没有忌讳他!

  这让他很是开心之时,只觉得责任重大啊。

  “哦。”顾欣悦眨巴了下眼,轻声道:“我哥怎么说?”

  秦陌寒也知道了啊。

  青莲子奇怪的将头转向了她头的方向,道:“怎么说?”

  这个怎么说是什么意思?

  “我哥他,没有说不让我回去嘛?”顾欣悦将头又埋进了枕头,低声道。

  “不让你回去,你便不回去嘛?”青莲子笑道。

  “现在不行的,咱们京城还有那么多人,再说,牡丹和张奇,要是我不回去,他们就会死。”顾欣悦闷声道:“在扬州装装,不见人还可以糊弄过去,可是,京城是有很多人见过我的。”

  还有几个是对她恨之入骨的,牡丹根本瞒不过。

  而现在这个形式,一旦让京城产生了疑问,秦陌寒和秦齐就是腹背受敌了。

  青莲子手指不停,发出了一声轻笑,道:“你都决定了,大将军还能怎样?再担心,也只能尽量让你过得舒服。”

  谁都不想让她回去!

  不管是在星城,还是在这里,便是外面柔然人压境,她也快活得好似欢腾的小鸟一般。

  比在京城要活波爽快多了。

  那气影,都带了五光十色,让人看着,就挪不开眼。

  若是可以,真想一直让她这般。

  可是,她却还是选择回去。

  他们无法去质疑和否定她的决定,能做的,只能是尽一切力量,来安排好。

  想想那两人讨论的。

  只怕秦陌寒付出的会更多。

  只是那人,只怕并不愿意让她知道。

  算了,这种事情,他连自己都想不清楚,更无法去管别人。

  有超级国手青爷的一番按摩,顾欣悦神清气爽的起了床。

  穿好衣服,洗漱好,走出房门,就见大鹰鹫正趴在院子中间,让秦陌寒给它刷毛。

  “你!”顾欣悦指着大鹰鹫都说不出话来。

  “欣悦,吃点东西,我们就走了。”见她出来,秦陌寒将刷子放下,拍干净手,转身去厨房端粥和汤包出来。

  “你们事情都处理做完了?”顾欣悦跟着他一起往厨房走。

  正好和转身回来的秦陌寒在门口碰上。

  顾欣悦啊了一声往后退,不防脚下便是门槛,身子便有些不稳。

  秦陌寒将两个碗用手指一勾,空了一只手出来,勾住了她的腰,看着她耳根上一闪而过的绯红,头微低,在她头顶上一碰,才将她扶稳,从她身边走过。

  同时道:“嗯,已经处理完了。”

  其实杜雪动手的时候,他便已经确定了,不过一大早的,还是跟着秦齐,在前院跟那个老侍卫见了面。

  那人一见他就呆住了,但是随后便回过神来,摇头说,面貌是有五成像,但是,整个人却是不像的。

  秦云天长得非常漂亮,但是人偏纤瘦,个头也不过一米七五,气质,亦是温和若玉的那种。

  而秦陌寒,那高挺的身形,那立体俊美的五官,那如同沉敛锋刃的气质。

  完全是秦云天不能比的。

  要说像,不如说像他以前在秦云天那见过的,秦家始祖的画像。

  随后,那侍卫便说了好些以前的事,包括,秦云天喜欢的,是一个地位非常高贵的少女。

  那少女是女扮男装来秦州游玩的时候和秦云天相识相恋,以至于,秦云天不顾家族里的反对,去了京城做了三年的质子。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秦云天在京城和楚瑜顾和魁相识。

  后来秦云天回到秦州,不管家族里选择了谁,都不答应,只说要等着那贵女。

  别说杜夫人了,便是秦老夫人送下来的通房丫头都给赶了出去。

  说了很多之后,那侍卫又有些疑惑的道,据他所知,秦云天在进京之前,是没有破过身的。

  不过随后又道,也许是有过什么关系,他不知道。

  毕竟,那时候他因为母亲的关系,而没有跟随在秦云天的身边。

  送走那侍卫后,秦齐便说起,容先生说,秦云天还有个双胞胎弟弟之事。

  不过,他已经不在乎了,也不想去追查。

  是谁的儿子,跟他都没关系。

  他目前,只想着要准备哪些东西,要跟着她去往星城。

  去看看,她一手规划出来的地方。

  然后,他要送她到京城附近,看她安全的和郡主仪仗汇合。

  再然后,便是他的战场。

  不能让秦齐受伤,不能让漠北城承担起太大的责难。

  那么。

  他就必须要将柔然人给打得全部动起来。

  将所有的攻击,都引到自己身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