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霍少大人 第292章 无法割舍(第二更求月票)

第292章 无法割舍(第二更求月票)

作家: 寒武记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念之狐疑看着他,完全不肯走过去。

  何之初等了一会儿,见顾念之还不过来,偏头看了看她,然后从自己腰间摸出一把左轮手枪,放到茶几上。

  顾念之脸都吓白了,战战兢兢地问:“何……何教授,你到底要干嘛?!”

  何之初看着那支左轮手枪,冷冷地道:“你不用害怕,刚才的事我说了不会再发生,就是不会再发生。如果你不信,这把枪里上足了子弹,你拿在手里,指着我,我知道你的枪法很好,我力气再大,也大不过枪。——你放心了吧?”

  顾念之嘴角抽搐了两下,对何之初的喜怒无常有了更加深刻直观的认识。

  她仰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凹槽顶灯,第一次后悔自己为何一定要考何之初的研究生……

  可是那个时候,她并不知道何之初是这样的人啊!

  当然,何之初的口碑一向很好,从来没有听说过他骚扰女学生,学校里传得很多的都是女学生如何绞尽脑汁要撩他,却被他鄙视的段子……

  为什么何之初会对自己这个样子呢?

  顾念之反省自己,是不是自己哪方面给了何之初不对的信号?让他觉得自己对他有意思?

  自己明明表示得很清楚了啊……

  “何教授,今天的事,让我很害怕,我真的不想再说了,我想回家。”顾念之非常坚定,不肯走过去。

  何之初没有再强求,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的左轮手枪,漠然地说:“我来华夏帝国,是来找一个人。你……跟她很像……”

  “很像?”顾念之摸了摸自己的脸,“真的很像?你有照片吗?”

  何之初摇摇头,又点点头,道:“照片在老家……我没有把照片带过来。”

  “没有带过来啊?”顾念之还是一副不信的口气。

  口口声声找人却不带照片,谁信?

  她在心里腹诽。

  何之初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惨淡地笑了笑,自言自语地道:“其实带不带都一样,我找不到她了……”

  他捂着头,身子前倾,胳膊肘搁在膝盖上,身子在沙发上弯成一张弓。

  没有他一贯的清冷矜贵,也没有经常性的冷漠寂寥,只显得无助而仓惶。

  这是顾念之第一次看见强大的何教授露出这种示弱的姿态。

  她抿了抿唇,默默低下头,心里觉得怪怪的,又问:“她是你什么人呢?是亲戚吗?”

  “……算是吧。”

  明白了,原来自己这半年来在何之初这里受到的优待,是做了别人的替身。

  难怪何之初对她这么好……

  顾念之抱着背包,一边在里面找东西,一边小声地说:“何教授别气馁,说不定以后会峰回路转呢?”

  何之初扭头看了她一眼:“会吗?”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顾念之从背包里拿出湿纸巾擦脸,将脸上的泪痕擦得干干净净,幸亏她没有化妆,不然可就更难看了。

  何之初轻吁一口气,“念之,你真的不用对我那么戒备。刚才我是太难过了。自欺欺人那么久,到今天才明白过来……我不会再强求了。真的,以后一定不会再发生了。”

  “……难说……”顾念之嘀咕,不是很相信何之初的话。

  “你说什么?”

  “我说……难说……”顾念之鼓起勇气,“您一天不找到您要找的人,我一天不会放心……”

  “呵呵,你想多了。”何之初仰起头,眼底的酸涩快要化作泪水了,“其实今天看见你哭得那么伤心,我才真正接受这个事实。虽然残酷,但我还是要说,我已经找不回她了。”

  何之初偏头看着顾念之,潋滟的桃花眼里有水光闪动。

  顾念之一怔,冷漠的何教授居然要哭了。

  等她仔细看过去的时候,何之初已经移开视线。

  顾念之试探问他:“何教授,要不要我帮你想办法?霍少他们认得人多,路子广,说不定能帮你找到你要找的人。”

  何之初扭头望着落地窗的方向,摇了摇头,“不用了。念之,谢谢你,请你不要跟霍少他们说,这是我和她之间的私事,我不想别人知道。”

  “为什么?”

  “因为她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割舍的人。”何之初低垂下头,声音像是从心底深处发出,充满了悔恨和自责:“她从会走路就跟着我,我从来没想过她会离开我。可是有一天,我外出回家,发现她已经……消失了。我开始找她,到处找她,找了这么多年,以为找到她的踪迹。可是当我来到这里,才发现一切都不一样了。”

  “啊?是吗?那你……找到她了?”看见何之初这么痛苦的样子,顾念之心里更加不安,她一向是很好奇的,但这一次却不想再问了。

  “呵呵,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应该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何之初惨然一笑,再次向顾念之道歉:“对不起,念之,我不该一看见你的照片,就把你当成她的替身。我是真的太想太想她了……”

  顾念之尴尬地笑了笑,“何教授想清楚了就好。我现在才知道我那些好运,都是托了您家那位姑娘的福。您不要放弃,如果有一天,您找到了她,代我向她问好道谢。”

  “你是个好女孩。”何之初吁了一口气,“虽然我不抱任何希望能够找到她,但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会把你的话代到。”

  顾念之连连点头,“好的,多谢何教授。”

  何之初站了起来,“今天让你受惊了,对不起。”语气顿了顿,“你确定不把你的准备笔记给我看看,跟我一起讨论案情吗?”

  顾念之摇了摇头,“不了,何教授,我想回家。”顿了顿,她小声说:“……今天的事,我不会……不会跟别人说的。”

  这是表示她不会向校方告状。

  教授骚扰学生,在美国是非常严重的指控,教授因此丢掉教职甚至入狱的事都有。

  在华夏帝国的惩罚可能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对教授名声的打击是致命的。

  何之初对这些规则非常清楚,所以当他听见顾念之主动说不会告发他的时候,心里还是震动了一下。

  他走到顾念之面前,在离她一米远的地方停住。

  顾念之立刻露出一幅警醒的神态。

  何之初苦笑,背着手说:“你看,你还是非常警惕我。”

  “……过一阵子就好了,但今天,我没办法和以前一样。”顾念之说得很坦诚,“何教授,您刚才真是吓到我了。”

  “真是对不起。”何之初两手插到裤兜里,目不转睛看着顾念之皎洁的面容,像是要把她的模样深深镌刻在脑海里……

  “我不想现在说没关系。”顾念之讪讪笑道,避开何之初灼热的视线,“请问我可以走了吗?”

  “我送你下去。”何之初伸手去摁门锁上的密码,打开了反锁的门。

  顾念之连忙大步走了出去,一边往后摆手:“何教授您忙,不用送我了。”

  “没事,走吧。”何之初默默走在她身边,跟她一起出了套房的房门,结果对面温守忆的房门也正好这个时候打开。

  温守忆穿着一身乳白色绒线衫家居服在门口送窦爱言和她的两个朋友出门。

  看见何之初和顾念之也出来了,温守忆愣了一下,赶紧漾起笑容:“何教授要出去?”

  “我送念之下去。”何之初也没看她,带着顾念之进了电梯。

  窦爱言惊喜万分,跟着冲进电梯,在何之初身边站定:“何教授,我是爱言,您还记得吗?”

  何之初淡然点头:“窦二小姐。”

  那天在首相府的晚宴,窦爱言一直陪在何之初身边,怎么可能不记得?

  ※※※※※※※※※※※※※※※※※※※※※※※※

  这是第二更。提醒一下月票和推荐票哦!

  亲们晚安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