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深情浅:总裁狠狠爱 第308章 隐疾?

第308章 隐疾?

作家: 若言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黎瞬间觉得这个世界虚幻了,再怎么说她也和煜正庭在一起生活了好久,可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

  当她平静了下来,这才再度拿起了手机,仔细的看着那些文字。

  那什么为人冷漠,手段狠戾,从不手软这些都算了,可传言他是商业帝国幕后的操纵者,可是却身患隐疾又是一个什么鬼?白黎表示她再也淡定不下来。

  她蒙着头,在被子里大骂道,“靠,谁他妈再说他有隐疾我灭了他全家!”

  就煜正庭身患隐疾?那她岂不是得了绝症?

  看来是要好好的审问一下煜正庭,想到这里的她便急忙起身拿了一件衣服换上便走了出去。

  原来之前看到这些传闻的时候,她只是呵呵一笑,可现在那个传闻中的人居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而且还是她的枕边人,无论怎么样,她都淡定不下来。

  她刚打开门,便看到了司徒泽扬起的手。

  司徒泽尴尬的收回了手,看着白黎手上拎着的包,便问道:“嫂子你这是要出去?”

  白黎点点头,在看到司徒泽背着的医药箱的时候,便知道她是走不了,她闷闷的走了回去,将包仍在了沙发上,无精打采的问道:“今天你要我做什么?”

  “今天我会先给你针灸,然后就没有什么事情了,不过我开的药可能会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这个嫂子你不要担心,一切都是为了尽快治好你的病。”司徒泽一边说着,一边将医药箱放下。

  白黎慵懒的坐在沙发上,看都司徒泽从药箱里拿出了一个布卷,视线一直都放在布卷上面,不一会便看到了里面的银针,只要一想到这些银针待会会用到她的身体上,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吞咽了一下口水,问道:“那个,司徒泽,你的手法准不准啊?”

  司徒泽一下便明白了过来,抬头看着白黎说道:“还是比较准的,不准我也不敢对嫂子你下手啊。”

  白黎松了一口气,好歹心底也有了一个底。

  司徒泽很快便将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就绪,饶身来到了白黎的跟前,说道:”“嫂子,你不要动,我要开始了, 应该会有一点痛感,但只要忍忍就好了。”

  白黎犹豫着,还是点点头,“那你可要悠着点,我怕痛。”

  司徒泽笑了笑, 其实针灸是不会痛得,之所以这么告诉白黎,是为了让她不要乱动。

  白黎坐直了身子,等待着酷刑的来临。

  “好了,其实忘了告诉你,只要你不动是不会痛的。”司徒泽一边说着一边将银针都放回到了布卷里,其实他很想搞一个羊皮的,增添一点档次,但是因为一直都没有时间,所以便一直搁浅在了那里。

  白黎心中划过一抹了然,刚才她真的有些紧张,已经做好了疼痛的准备,却不想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这也让她放松了下来,在心中也是为中国的传承文化点了一个赞,暗叹道:这五千年的历史可不是白来的。

  司徒泽根本不知道白黎心底的想法, 将医药箱你准备好的中草药拿了出来,便往厨房的方向走了去。

  白黎见司徒泽都忙好了后,便对司徒泽招了招手,说道,“ 你坐,我问你一件事。”

  司徒泽的眼里闪过一抹疑惑,但还是坐在了白黎的对面,等待着白黎的提问。

  “那个五皇的事情你是不是一早便知道?”白黎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司徒泽的眼神有些闪躲,这个问题白黎已经问了他好几遍,可是每一次他都没有正面回答过。

  “我,我还以为嫂子你知道了,毕竟上次柳岩的事情。”司徒泽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支支吾吾的说道。

  白黎倚在了沙发上,想着五年前在煜氏的办公室的情况,暗骂着自己笨,柳岩的身份一直都没有隐瞒,她也知道柳岩是煜正庭的秘书,可硬是没有仔细去想,也才会糊涂了这么久。

  “嫂子,我, 我一直都以为这件事情你问庭哥比较好,可是却想不到你还没有问。”司徒泽一脸尴尬的说道。

  白黎也不好多说什么,她之前问过煜正庭,现在想来煜正庭虽然说得比较模糊,但是也没有否认不是,怪也只怪她自己,毕竟那时是她先入为主的以为煜正庭只是认识五皇的总裁,从来也没有想过煜正庭会是五皇的总裁。

  想到这里的白黎觉得十分的泄气,连这么明显的问题都没有发现,她也被自己蠢哭了。

  司徒泽看着白黎丰富多彩的表情有些错愕,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而这则报道一发出在,整个B市都彻底轰动了起来,商业帝国的总裁居然一直都在他们的身边,而他们居然什么也没发现?

  于文急匆匆 的来到了总裁办公室前,还未待敲门,便听到饿乐煜正庭低沉的声音,“进来。”

  于文眼里闪过一抹疑惑,但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刚要张嘴说什么,却被煜正庭忽然抬起的手给制止住了。

  “今天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顾家已经和北欧家达成了联盟,今天顾家传出了丧事,若是我估料得不错的话,去世的就是北欧歌。”煜正庭的表情无比的沉重,他一直都有一种直觉北欧歌或许没死,否则顾雄根本不会在完全有摧毁煜氏的机会下而放过煜氏,这个发现估计煜昊成也发现了,所以他这才叫他不要去对于北欧家。

  上上辈的人的恩怨,到了他这一辈必须要结束,否则他对不起死去的煜昊成,而且他父母的死也和顾家有逃脱不了的关系,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必须要接下这一战。

  于文也意识到了不好,虽然不是很清楚正庭和北欧家还有顾家有什么样的恩怨,但却是知道这是煜正庭比较在乎的。

  “Boss,我们接下来怎么处理?”于文小心翼翼的问道。

  煜正庭的目光有些深沉,周身也散发出了丝丝冷意,这也让于文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一定比较精彩和棘手,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他也十分想要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