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深情浅:总裁狠狠爱 第037章 白姗的计谋

第037章 白姗的计谋

作家: 若言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黎没有在意那些投注在她身上的目光,一直都挺直了背,目视着前方。不一会,电梯里便只剩下了白黎一个人,她一个人倚在电梯的墙上,看着那红色的数字在不停的变化,心突然变得十分的宁静。

  “叮”电梯的门被打开了,她迈出了步子,向办公室走了去。夏月已经到了,在白黎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夏月就已经在她的座位上整理了。

  听到声音的夏月,急忙转过身来,恭敬的低了低头,“总裁早上好!”

  见此,白黎蹙了蹙没眉,边走边说道:“你不用这么客气,若是不介意的话,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夏月急忙摆了摆手,“这怎么可以,我还是叫白总吧!你觉得怎么样?”说着,夏月便看向了白黎,询问着白黎的意见。

  “随你吧!我昨天要的东西你有整理好吗?”

  夏月拍了怕头,便急忙跑了出去,不一会便抱着一叠资料走了进来,放到了白黎的办公桌上“这就是你要的资料!”

  白黎点了点头,拿了一份便打开看了起来。

  玲玲玲,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白黎眼中有着疑惑,下一秒便伸出手接了起来,“请问是白总裁吗?我是业务部经理徐克!”

  “有什么事情吗?”白黎一边翻动纸页,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煜氏那边来人了,说要与您商讨一下合约的事宜!”

  “我知道了,叫他上来吧!”倏地,白黎合上了文件夹同时也挂掉了电话。她起身来到了落地窗户前,俯视着楼下的一切,心好像开阔了些许。

  “咚咚”敲门声很快便响起,白黎转过了身,“请进!”

  紧接着,门便被打开了。进来的是一个穿着一身职业服的女子,她有着一张鹅蛋脸,高挺的鼻梁下面是一张性感的红唇,一双丹凤眼格外的诱人,而这个女子也同样在打量着白黎。

  下一刻女子嘴角便扬起一抹笑容,走上了前,伸出了白皙的手指,“白总你好,我是煜氏的业务部经理,陈悦!”

  白黎出于礼貌,也伸出了手,仅是一秒,白黎便缩回了手。

  她走回到了座位上左下,视线放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开口道:“陈经理请坐!”

  陈悦并没有客气,直接坐到了白黎的对面,从包里取出了合同,放到了桌上,移到了白黎的面前,“这是煜总的意思,请白总过目!”

  白黎便挑了挑眉,煜正庭的意思?

  她拿起了合同,便仔细的看了起来。合同上的条款以及价格都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甚至在一些细节上也标注得十分清楚,看得出来,这份合同真的十分用心。

  白黎抬起了头,站起了身,伸出了手,“替我谢谢你们煜总,这份合同无可挑剔,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白黎拿起了桌上的笔,快速的签上了她的名字,将合同递给了陈悦。

  陈悦看了一眼手中的合同,眼中有些晦涩,她看向了巴黎,欲言又止的问道:“不知道白总和我们煜总是什么关系?”

  问她和煜正庭是什么关系?恐怕是看上了煜正庭吧!

  白黎嘴角轻微上扬,漫不经心的答道:“或许你可以去问问你们煜总!”

  陈悦的脸色不是很好,复杂的看了一眼白黎便离开了。陈悦转身的瞬间,白黎嘴角的微笑便没有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个陈悦表现得太明显了。

  下午的时候,白黎来到了白启的办公室,白启并没有在,可是却出乎意料的看到了一个不该在白氏出现的人,那就是白姗。

  白姗看到白黎,眼里闪过一抹恨意,这抹恨意来得太快太迅猛,让白黎有些摸不着头脑。很快,白姗的眼里便恢复了平静,只是那本还有些清澈的眼睛,变得格外的浑浊。

  白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白黎的身前,嘲讽道,“我是不是该恭贺姐姐得以上任白!氏!总!裁!的位置?”

  这是连演都不屑了吗?不过这样也好,能省不少的精力。

  “妹妹这话可就错了,要知道白氏总裁的位置一直都是我白黎的!”白黎回答得风轻云淡,这也让白姗心中嫉妒的怒火燃烧得更加的旺盛。同样是白家的儿女,可是白黎一出生便是含着金钥匙,而她和她的父母,无论得到什么都不要自己去争取。

  想到这里的白姗放在身侧的手不住的握紧,垂下了眸子遮掩住了眼中滔天的恨意。就在抬头的瞬间,她捕捉到了站在门外高大的身影。

  白黎,明明我什么都不比你差,为什么还是那么多男人围着你转?想到这里的白姗,眼里闪过一抹精光。

  “那妹妹在这里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姐姐能不能答应?”白姗故作可怜,小心翼翼的问道。

  白黎蹙了蹙眉,根本不知道白姗究竟在玩什么把戏,刚才不是对她还冷嘲热讽,现在怎么变成楚楚可怜的模样了?

  “妹妹这话可就错了,我可不知道我有什么能帮助你的,妹妹不是忘了吧?我已经被你们一家人赶出了白家!”白黎明明说得满不在乎,但是心却抽痛了起来。

  “小黎,你怎么?你怎么不告诉我?”一道痛苦的男声在白黎的身后响起,白黎没有转身便猜到了来人是谁。

  难怪白姗会突然有了转变,原来是因为林修凡来了。

  而此刻的白姗,因为白黎的话脸刷的一下便白了,她拼命的摇着头,轻咬着下唇,眼里全是伤痛,眼泪已经蓄满了眼眶,“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们怎么会将你赶出白家,若是你听我爸的话,那,那就不会。”

  白黎嗤笑道:“就不会怎么样?我已经受够了你们一家人的虚情假意,噢,对了,白家是我父母的地方,我就暂时借你们住一段时间。”

  此话一说出,白姗本就苍白的脸庞变得更加的惨白,眼泪已经滑落到了她脸庞的上,眼里全是失落和难过。

  见此,林修凡的眼里多了几分复杂和挣扎,他伸出手将白黎拉了过去让白黎面对着他。

  白黎也看到了林修凡眼中的痛苦和失望,可是这在白黎看来就是最大的笑话,她嘴角轻微上扬,冷问道:“不知道林先生到白氏来是有什么事?”她清冷的声音,生硬的称呼将林修凡打入到了无边的地狱,林修凡后退了几步,“林先生”这个称呼已经不是第一次从白黎口中说出来,可是却仍旧像是一柄利刃狠狠的刺中了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