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在八零 792遇见故人

792遇见故人

作家: 不语安然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副校长还鼓动林翠儿以诽谤罪起诉《江城早报》报社。

  作为本地有影响的媒体,怎么能够这么不负责不经核实就把不实的文章给登了出来!

  林翠儿心想,也是哦,为什么要放过这家不良报纸!

  之前让他们别刊登她公司的贫困职工的照片和名字,他们偏要刊登,现在又登出她的不实绯闻。

  林翠儿忽然怀疑,《江城早报》这么做是故意的!

  晚上睡在床上,林翠儿问岳晨风,会是谁向报社爆料,刊登她那则不实绯闻。

  岳晨风搂着她的肩膀道:“有可能是林少河那只疯狗,除了他,你也没什么别的仇家了。”

  林翠儿迷惑道:“他应该知道我和你已经拿了结婚证的事呀,不可能去爆这个料的。”

  岳晨风轻轻拍着她的背,哄她睡觉:“别猜了,你把《江城早报》告上法庭,报社自然会把爆料人给供出来的。”

  林翠儿一想也是,于是在他的怀抱里睡着了。

  林翠儿夫妻两个一起控告《江城早报》报道不实。

  报社无奈供出爆料人,居然是林翠儿的学长杨国强!

  林翠儿夫妻两个又把杨国强给告上了法庭,他们有结婚证这个铁的证据,杨国强毫无悬念的败诉。

  要赔偿林翠儿的精神损失,要登报道歉,这都是小事,严重的是学校以他品行不端,把他给开除了,对他是致命的打击。

  王玉芝觉得这段时间林翠儿夫妻两个的运气不好,全是林建莲正月里上她家哭丧招来了厄运,让林翠儿夫妻两个在结婚前去庙里拜拜,求个平安。

  岳晨风特意买了一块翡翠玉佩,夫妻两个选了一个星期天去了宝通寺。

  在路上林翠儿就把宝通寺给渲染了一番,说里面曾经出了高僧,炼出过舍利子来,所以岳晨风到了宝通寺神情还蛮肃穆的。

  林翠儿给他当起了向导,介绍起每尊大佛来由,两人边拜菩萨边游览,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中院。

  一棵郁郁葱葱的合欢树下,善无畏大师正在和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交谈。

  她每次来宝通寺都是大年初五,天气还很冷,这棵合欢树光秃秃的,她也就从来没有认出过。

  现在是晚春,合欢树枝繁叶茂,所以这次认出来了。

  但她觉得有些奇怪,寺庙里不是讲究种“五树六花”吗,怎么会突兀地种一棵合欢树?

  合欢树六七月才开花,开出的花像小绒球一样,远远看去就像一层粉色的朝霞,现在才四月底,离花期还早着呢。

  合欢树的树冠绿油油的如一把大伞。

  飘逸俊美的善无畏和那个白衬衫蓝裤子的少年与合欢树组成了一幅唯美的图画。

  林翠儿活泼的对善无畏大师打招呼:“善无畏大师,你好哇!”

  善无畏和那个少年同时扭头向她看来。

  善无畏眼里闪过一抹惊喜的光,走了过来,春风掀起了他的袍子,越发衬得他仙风道骨。

  他还是那么温润如玉,给人很强的亲和力,温和友好的打量了几眼岳晨风,从容行礼:“两位施主好。”

  又浅笑着对林翠儿道:“你怎么今天来了?”

  却发现林翠儿并没有看他,目光越过他的肩膀,定定的看向他身后。

  他身后的那个少年被林翠儿看得满脸讶异,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盯着自己看得这么直勾勾。

  岳晨风也察觉到了异样,肃着脸问:“翠儿,你怎么了?”

  林翠儿这才回过神来,用手理了理被春风吹散了的刘海,说:“我觉得那个男孩子有点面熟,所以多看了两眼。”

  岂止是面熟,那个男孩子就是她前世的父亲!

  那个少年迟疑着走了过来,对善无畏道:“大师,我先走了,有空我再来。”

  善无畏点点头:“去吧,凡事都有劫数和尘缘,有缘就能遇到,无缘哪怕面对面也会错过,施主不要太执着。”

  “是。”少年还了一礼离开。

  善无畏又问林翠儿:“怎么今年初五没来拜财神?”

  林翠儿挽住岳晨风的胳膊:“因为跑到美国结婚去了呀,所以没空来。”

  “你都已经结婚了呀。”到底是出家人四大皆空,善无畏并没有表示出多少惊讶,不过岳晨风捕捉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失落。

  善无畏得知林翠儿这次来主要是为了去霉运,问:“我不是给过你一个护身符吗?应该能够保你平安的,怎么还会有霉运缠身?”

  林翠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早就弄不见了~”

  善无畏看见她脖子上佩戴的翡翠玉佩:“把你这块玉佩给我,我给你开个光,你以后戴着这个玉佩就能逢凶化吉了。”

  林翠儿征求的看着岳晨风,岳晨风点了点头,她这才把玉佩取下来交给了善无畏。

  善无畏接过那块玉佩道:“你们随便逛逛,等过一个小时之后在这合欢树下等着我,我把开过光的玉佩给你送来。”

  林翠儿答了声“好”,挽着岳晨风去宝通寺旁的斋菜馆去吃斋,问:“那块翡翠玉坠那么值钱,你怎么放心让我交给别人?”

  岳晨风今天只穿了一件白衬衫配一条黑裤子,却帅得让人挪不开眼睛,许多女香客痴痴的看着他。

  他却像王子一样仍旧安静从容:“因为那位大师是真正的大师,眼里没有一点贪念,我们把那块翡翠玉佩交给他又有何妨?”

  岳晨风转头看向她,“虽然那位大师没有贪念,可是还有凡心。”

  林翠儿惊讶的问:“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岳晨风但笑不语。

  两人进了斋菜馆,点了罗汉斋、素红烧肉、素鸭、素红烧狮子头等一些素菜。

  林翠儿挺佩服出家人的,想吃荤腥不能吃,所以用一些素菜做成这些冒牌荤菜望梅止渴。

  这些冒牌荤菜端上桌时,乍一看和荤菜没什么区别,等吃到嘴里才知道是用豆制品之类的素菜做的,不过味道挺赞的。

  林翠儿夹起一块素鸭给岳晨风:“这个好吃,你尝尝。”

  岳晨风吃了一口,冷不丁问道:“你认识那个少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