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直男在怀 29.【末世雷霆】

29.【末世雷霆】

作家: 漂流江东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场绿雨落的无声,很多人连躲避都来不及就被判了死刑。

  无辜的孩子茫然的擦掉脸上的雨丝, 望着雾沉沉的天空, 不知道为什么书上说的透明的雨突然有了颜色。

  荆扉眼睁睁的看着原本嬉笑怒骂的同袍们,一夜之间莫名其妙变成怪物, 喉咙里发出嘶吼扑向血肉之躯啃食。活着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就已经被这些变成怪物的人撕咬, 惨叫着被丧尸淹没。

  他们几乎是在丧尸堆里求生,好不容易活下来的人又放下不下妻儿老小, 连喘气的工夫也等不得, 哭着扑向自己家的方向。

  这一去, 再也渺渺无信。

  他孤身一人长大无牵无挂,现在唯一有牵绊的就是这些朝夕相处的同伴, 眼看着侥幸活下来的同伴们毫不犹豫的去送死,他却无能为力。

  荆扉望着那些已经分不出面目、互相撕咬的‘伙伴’, 他的心中慢慢燃起一团无法熄灭的烈火。

  不是执行任务也不是死在战场, 既没有丝毫荣耀也没有任何人铭记, 就这么悄声无息而憋屈的死去, 这是对身为士兵的人最大的耻辱。

  荆扉放不下那些同伴,抢了一辆越野车仔细搜索着记忆中的那些地址,尽量去挽救这些伙伴。但情况远比他预想的更糟, 他去救援的人要么早已放弃求生, 要么在与丧尸疯狂的厮杀中丢了性命。

  途中也有幸存的人朝他求救, 但往往等不到他过去就已经丧身丧尸口中, 最终也只救了这几个人出来。

  四个互不相识的男人挤在车厢里, 神情或恐惧或麻木,他没问这些人的家人怎么样了,只是默然带着这些幸存者继续搜索。

  林卧是他唯一救出的同袍,见到他时这个男人正挥着沾满血污的武器,在丧尸群拼命朝一栋居民楼赶去,衣服上浸透了丧尸的乌黑血液。

  荆扉想起他有一个才两三岁的女儿,一声急刹在他面前停下,毫不犹豫的下车和他并肩朝楼上赶去。

  可惜似乎已经太晚了,房门大开,几只丧尸似乎在撕咬着什么。这个男人原本坚持的信念彻底崩溃,跪在原地哭的声嘶力竭,万念俱灰下几乎放弃所有抵抗。

  闻声而来的丧尸们朝两人扑咬过来,荆扉一边击杀丧尸一边拎着林卧回车上,没有指责这个男人此刻的软弱。换成他也不见得会比林卧好到哪去,现在的冷静和坚韧,也许只是因为他没有太深的羁绊和牵挂而已。

  对于荆扉来说,现在唯一的羁绊就是这群同袍。

  在后来的数次救援中,他因为那些求救的人离车越来越远,最终被越来越多的丧尸围困在原地。荆扉携带的弹药已经彻底用完,异能耗空,体力也严重透支。

  他抛开枪,倚着墙壁随手捡起一段金属管当武器,抿着唇一言不发,汗水划过眼睫也顾不得擦,手中的武器一次又一次的将丧尸击退,却有更多丧尸闻着血腥味毫不畏惧的围过来。

  林卧一直沉浸在悲痛中,被玻璃窗外嘶吼的丧尸拉回意识才发现队长竟然孤立无援落入如此险境,立刻夺过方向盘一脚油门冲向荆扉身旁。

  他身边的丧尸太多,林卧护不住他周全,下车一把将他推向身后,咬牙用自己的身体做肉盾挡住后面的丧尸,冲身后大声喝道:“都给我清醒过来!救队长!!”

  其他人这才如梦初醒,暂时抛开各自的情绪,接回荆扉和林卧后在聚集过来的丧尸中清出一条路,在轰鸣的引擎声中甩掉丧尸呼啸而过。

  越野车的空间足够大,有人找了干净的衣服撕成长条凑过来给林卧紧急包扎,荆扉神情郑重的朝着几人道谢。

  几人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惭愧,其中一人满含愧疚的开口:“……不,应该是我们向你道歉。”

  不管自己什么情况,别人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你是真的,结果却差点让救命恩人死在自己面前,这种情况下是个男人都没脸接下这声道谢。

  荆扉睁开眼睛扫过几人,声音低沉有力:“既然救了你们,我就有责任带领你们生存下去。”

  林卧的伤口拖不得,他的体力也消耗的差不多,只能放弃继续救援的想法。示意同伴避开丧尸密集的区域向市区边缘驶去,找些医药食物暂做安置。

  那辆越野车被荆扉带的人开进来停在一侧草坪上,车门刚打开就透出一股血腥味,隔着围墙的丧尸们有些躁动不安。

  几个衣着狼狈的男人架着一个受伤的男人下车,乔瑾示意他们将人扶到楼下一个房间里。被架着的那人脸色惨白,手臂和胸前的衣服早已被血渗透,却还勉强微笑着朝乔瑾道谢。

  乔瑾看了一眼他身上裹的布条,猜到伤口应该没来得及好好处理,微微点头转身拿医药箱准备给他重新包扎。

  林卧猜到他的意图后轻轻摇头:“没用的,当心感染到你,我是被丧尸抓伤,包不包扎都没有区别……队长带着我也只是带着一个累赘。”

  荆扉道谢后接过乔瑾手上的医药箱,打开带上手套检查他的伤情,闻言头也不抬的说道:“如果不是你救我,我早已经死了 。”

  “这话应该我说才对,”林卧苦笑,“要不是我们这些放弃挣扎的人拖累了你,你怎么会被那些怪物围住?我只不过是帮你挡了一下,怎么能算是救你。”

  几条狰狞外翻的伤口从他肩上延伸到胸口,伤口处的血肉已经有些乌黑,恐怕病毒早已感染进去。荆扉一言不发的给他清洗伤口,重新上药包扎。

  林卧没对活下去做什么期望,语气平和的劝他:“别浪费这些药了,留着做别的用处吧。”

  荆扉也知道丧尸病毒现在根本没有解药,否则整个世界也不会这么快变的混乱不堪,但他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同袍死在他面前,只能不甘心的试着做点什么尽力挽留。

  看着身边几个同伴为他担心,林卧笑着宽慰他们,眼睛里却满是伤痛:“这样也好,让我早点去见女儿,免得她一个人害怕……”

  眼看着同伴等死而无能为力,荆扉忍不住握紧了手掌,其余几人也是静默下来,沉重的情绪笼罩着整个房间。

  乔瑾已经围观很久了,见这边一副生离死别的模样,忍不住出声打破氛围:“那什么……你死了可能见不到你女儿,毕竟她还没死。”

  眼看着一群人的目光唰的一下聚集在他身上,乔瑾顿时觉得压力有点大,清咳一声:“她小名是不是嘟嘟?”

  林卧原本还以为这个少年是在安慰他,听到他这句话一下子坐了起来,完全顾不上自己的伤:“对对,是叫嘟嘟,我女儿还活着?!你救了她对不对——她在哪?”

  他激动的语无伦次,说着就要起身下床去找女儿,乔瑾担心他的伤口渗血,连忙止住他的动作。

  “不是我救了她,是别人正好救了她。那孩子没事,你别担心。”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林卧眼眶已经红了,忍不住喃喃自语,说着说着他又忍不住向乔瑾再次确认:“你没骗我?”

  “没骗你。”乔瑾明确的告诉他,让他放下心来。看了一眼荆扉接着说道:“被绿雨携带病毒吞噬的人会变成丧尸,可这不是绝对的,有少量没被绿雨病毒吞噬成功的人会觉醒异能,拥有某种特殊的能力。”

  荆扉察觉到他的视线,以为乔瑾从之前他停留在电网上的举动猜到他有异能,摊开手掌调动刚恢复一些的异能给他看:“异能的来源我不清楚,但确实是病毒爆发的那一天出现的。”

  他的掌心之中有一团若隐若现雷光,电弧在他指尖跳跃。

  乔瑾羡慕的看着那团雷光,再想想自己那个人人都想弄死他的坑爹异能,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微微一笑:“其实我也有异能,我的异能是——预知未来。”

  既然这个世界对他这么不友好,就别怪他不尊重世界进程搞事情,什么末世求生什么人类毁灭统统见鬼去吧!

  原本那个坑爹的异能就当它没有,他要凭借自己知道剧情的优势伪造一个异能出来,从此做一个伟大而优秀的神棍。

  “预知未来……”

  被救回来的一个神情恍惚的男人怔怔的抬起头,看向面前这个少年,藏在眼底深处的恐惧忽然被愤怒取代。他冲过去想要掐住乔瑾的脖子,被站在一旁的荆扉眼疾手快的拦住,男人扯住他的领口在荆扉的手中挣扎着发出怒火:

  “你能预知未来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为什么不在病毒出现之前说出来?!!”

  乔瑾被他扯着衣领勒的难受,心中忍不住默默吐槽:绿雨之前他还没在这个世界呢。

  肥皂泡这个小垃圾弱的一逼,不到剧情开始根本混不进这个世界。

  荆扉止住那人的动作,迫使他松开手,神情沉着不变,淡淡开口道:“冷静一点,病毒出现之前他的异能还没觉醒。”

  乔瑾能感觉的到,这个男人刚才指责的话一问出口,其余三人看他的眼神就有些微妙了。幸好荆扉开口为他说话,他才没被这几人怨上,但那几人原本被收留的一点感激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乔瑾看了荆扉一眼,对他的好感倒是多了一点,他揉了揉脖颈对荆扉手中那人笑笑:“不求你有多感激我收留你,但也别把病毒的罪往我身上推,我可没能力让全球降雨。”

  那人似乎还有些不甘愿,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乔瑾继续说道:“丧尸病毒是绿雨病毒的变异种,没被绿雨病毒吞噬不代表不会被丧尸病毒感染。楼上有洗浴间,你们可以先去洗个澡洗掉身上丧尸的血迹,顺便检查下身上有没有伤口,楼上有洗浴间。”

  人对自己的安危果然是最关注的,他的话刚说完,那人就安静了下来,忍不住去看自己身上有没有伤口。

  乔瑾把这几人打发到楼上去洗澡之后,见林卧眼巴巴的看着他等着问女儿状况的模样,主动说道:“小家伙有人好吃好喝的照顾着,倒不如先担心你自己的身体。”

  林卧听到孩子好好的,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要嘟嘟好好的,这样我死也瞑目了。”

  “是么?”乔瑾见他一副死而无憾的模样,坐在床边微微一笑:“救了小家伙的那个人似乎是混迹赌场收保护费,长得五大三粗的也不知道会不会照顾才两三岁的孩子。”

  眼看着林卧一颗心提了起来,乔瑾慢悠悠的补刀:“就算安全没问题,也不知道这孩子长大会是什么样子。”

  光是想着他粉雕玉琢的小天使有可能长成一个不良少女,林卧一颗慈父心都要碎了,他撑着手臂想要坐起来,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的伤时又停下动作。

  他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陪着他的小棉袄长大,但可惜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想来想去林卧觉得他只能把女儿托付给队长照顾,面露祈求的看着荆扉:“队长,求你以后照顾一些我的女儿……”

  荆扉能感觉到面前的少年似乎在激起林卧的求生欲,忍不住问他:“他的伤还有救吗?”

  “我没这个能力,”乔瑾顿了一下开口,“不过有人能救。”

  荆扉眼看着林卧的情绪从失望又到期望,忍不住抽了下嘴角,抬眸仔细打量眼前的少年一眼。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面前这个人说话似乎有种恶趣味。

  眼看着荆扉双手抱臂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乔瑾默默反省了一下自己,一定要把以前喜欢撩猫逗狗的习惯改一改。这里可是实力为尊的末世,杀人不用偿命,惹急了真的会被别人弄死的。

  他清咳一声看向林卧,不再卖关子:“在你们之前我还收留了一个人,她是唯一一个可以净化丧尸病毒的异能者,等会她过来你可以求她救你。”

  林卧终于松了一口气,向他感激的连连道谢,这才躺回床上养伤。

  余光瞥见一旁的身形挺拔的男人正在检查装备,似乎准备出发的模样,乔瑾好奇的出声询问:“你要去哪?”

  荆扉整理好战术背心,匕首收鞘插进靴筒,起身看他一眼:“我去附近搜索一下需要的物资。”

  林卧听到他的话有些急了,忍不住说道:“你的体力和异能都耗空了,万一碰到危险怎么办?”

  乔瑾听到林卧的话,忍不住用怀疑的眼神打量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怎么都不能从他沉着冷静的神情和屹立如松的身姿中看出一丝虚弱疲惫。

  他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外强中干?

  乔瑾的目光太过明显,荆扉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伸出手解释道:“……已经恢复一部分了。”

  跳跃的电弧缠绕在他指尖,手掌中的雷团虽小,其中隐含的破坏力却不容小觑。

  林卧却不信他的话,仍然担忧的劝说:“距离我们开车逃出来才半个多小时,即使恢复也恢复不了多少。为了安全起见,队长你暂时别出去了。”

  “随着异能的增强,异能者的身体素质也会逐渐增强,但刚觉醒几天半个小时确实恢复不了多少……”乔瑾说着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恍然道:

  “这么说你之前停在围墙上不是故意挑衅,而是因为腿软跳不过去借下力?”

  荆扉:“……”他、能、跳、过、去。

  被人怀疑成软脚虾,对于向来不苟言笑以强势示人的男人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荆扉靠近电网时,隐约感觉的到电流似乎不会对他造成伤害,反而正是他需要的,于是才停留了几秒。

  他沉默了一会,不知如何解释,只好增强手掌中雷团的输出,用事实来证明:“恢复的这部分异能,是我停留在电网上时被动吸纳的。”

  他这么一说乔瑾才想起来,荆扉的异能之 所以能凌驾于众多异能者之上,不只是因为雷系异能强到恐怖的毁灭力,更因为他能通过吸纳电流给异能源源不断的补充。

  荆扉盯着眼前的少年看,确定他没有继续误会下去,这才转身带上武器准备离开。

  他还准备和男主打好关系,怎么能让他就这么带着小情绪走了,乔瑾跟上和他搭话:“荆大哥你需要什么物资?说不定我有呢。”

  这只是乔瑾谦虚一点的说法,末世之中需要的东西,几乎能储存的他都储存了。

  “食物药品,武器装备,”荆扉停下脚步,神情认真的看着他:“这些也许你有,但在末世之中越多越好。”

  乔瑾示意他跟着自己走,从楼梯进入地下室打开停车库的门,转身微微一笑:“你看这些够吗?”

  偌大的车库几乎占据了整个地下室一半的空间,那些在末世之中足够让人打破头去争夺的东西,就这样成箱成箱的摆满在车库里,琳琅满目数不胜数。

  以荆扉的自制力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他的视线掠过这些东西落在乔瑾身上,吃惊过后眉头不自觉的拧紧:“你……这些东西你是怎么弄到的?”

  病毒爆发之后几乎不可能买到这些东西,但在病毒爆发之前,他的异能还没觉醒,又为什么要储存这么多东西?

  “那场绿雨那么怪异,稍微有点危机意识感的人都会提前储存点东西,”乔瑾眼神无辜,“可能我的危机感比较重,存的比较多。”

  荆扉看着满目的东西,忍不住抽了下嘴角,这储藏的吨位已经不是危机感有点重了……几乎是笃定末世会到来。

  他自幼从孤儿院长大,习惯独立自强,从不觉得别人应该如何对他付出。

  面前的少年才十八九岁的模样,眉眼温润俊秀,还远远称不上什么能承担沉重责任的年纪。即使有些秘密,荆扉也不准备去追根究底。

  乔瑾转头看他,大方挥手:“需要什么直接拿。”

  荆扉沉默片刻出声询问:“还有别人知道这里吗?”

  在这混乱无序的末世中,生存成为最重要的目标,拥有这些东西却没有足够实力,总会遭人觊觎引来灾祸。

  乔瑾眼尾唇角微微带笑:“只有你知道。”

  荆扉稍稍放心,总算他还没傻到告诉所有人。随即又觉得头痛,带初次见面的人带看小仓库,就算不傻也不见得多聪明。

  “这些东西别拿出来,”荆扉轻轻摇头,随即又问:“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吗?”

  “我知道怀璧其罪,可是你不一样啊。”他靠近荆扉半步,目光一派柔和:“我们之间还分什么彼此。”

  荆扉慢了半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少年的异能是预知,顿时了然的点点头:“我们以后是好兄弟吗?”

  乔瑾:“……”

  兄弟个卵!末世求生剧本中凡是敢跟男主称兄道弟的人最后都死了,他可不想成为其中一个倒霉鬼。

  他带着几分腼腆羞赫的神情,欲言又止:“比好兄弟还要更亲密一些……”

  身形修长穿着迷彩的男人听的有些迷惑,在他的认知里比同袍更亲密的关系就是好兄弟,比好兄弟更亲密的关系似乎就没有了。

  荆扉苦苦思索了半天,最后只得出一个结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乔瑾:“……”这人是单细胞吧。

  乔瑾放弃继续暗示下去,选择简单粗暴的告诉他:“我是你男人。”

  荆扉忽然有不妙的预感:“……什么意思?”

  仗着未来的事没人知道,乔瑾开始满嘴跑火车:“意思就是你以后会爱我爱的无可救药,为了我去消灭丧尸拯救世界成为末世最强,而我因为被你救过很多次碍于情面最终只好答应你的追求。

  无奈好景不长,随着你被全世界的粉丝疯狂的崇拜与追求,渐渐被外面的小妖精们勾走了魂,脚踏N条船使我伤透了心,我只好选择一个人浪迹天涯漂泊无定……”

  说着说着乔瑾都要被自己感动了,不枉他看了那么多投影剧本,才想的出这么荡气回肠凄美伟大的爱情故事。

  荆扉向来觉得自己心理素质不错,却硬生生被他的话震在原地,愣了足足有半分钟还没反应过来。

  “不可能,”他张了张口,一时不知道先反驳哪一句:“……我不喜欢男人。”

  “你大腿内侧有片淡红色的胎记,”乔瑾幽幽望着他:“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吗?”

  “你——”荆扉的理智瞬间全部跳线,大脑一片空白,没办法控制自己不乱想。

  那片胎记的位置太隐蔽,只有孤儿院的院长奶奶知道,但院长奶奶已经过世很久了,孤儿院也因为无人问津而倒闭,不该会有人知道才对。

  荆扉隐约记得孤儿院曾收留过一个脸上有黑色胎记的小孩,性格孤僻古怪没人愿意找他玩耍,后来听说是他是因为胎记不祥克死了亲生父母,周围亲戚没人愿意收养才被扔掉。

  但院长奶奶从来都不嫌弃他,总是慈祥的摸着他的脸颊,笑眯眯的说胎记是神给每个孩子独一无二的礼物,神一定很喜欢他,所以才会给他更多。

  那时候的他还是一个才几岁的小鬼,好奇的问院长奶奶他的礼物在哪,还跑出去准备指给小伙伴看,被院长奶奶无奈的笑着拉住,要他拉勾保密不许随便给别人看。

  长大以后,这件事已经成了荆扉心中最大的黑历史了,没想到现在还会碰上更尴尬的局面。

  荆扉视线干巴巴的看着眼前的少年,面上一派镇定背脊却不自觉的绷紧,手心几乎紧张到出汗——他已经相信了乔瑾的话,但还不知道怎么面对。

  乔瑾等了一会也没见他有什么反应,眼眸黯淡的移开视线,似乎有些失望的开口:“是我想多了,其实将来的事还没发生,一切都不一定。”

  荆扉还没做好突然多了一个……男朋友的准备,听到他让步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有些愧疚:对方不仅好心收留了他,还把珍贵的物资分享给他,一心以为他是将来的良人。相比之下,他的反应就有些伤人心了。

  乔瑾还真没伤心,他的目的不是和男主谈情说爱——什么世界谈恋爱不好,非要选这种血肉横飞到需要打马赛克的世界。

  只怪他一时糊涂听信肥皂泡的鬼话,来到这里之后又有一个恶意满满的坑爹异能,如果别人知道他非但杀不了丧尸还坑的一手好队友,恐怕有异能的人分分钟都想弄死他。

  作为一个皮薄血脆的柔弱少年,在这种遍地丧尸的世界里,只好尽量和男主扯上关系。

  好兄弟不敢当,好闺蜜当不了,那就只能当好基友了。

  从地下室出来的时候,乔瑾忍不住问他:“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之前在通风良好的地方还不觉得,地下室这种空气流通缓慢的地方,荆扉身上的血腥味就很明显了。

  丧尸的血液和活人不同,带着一些腐臭的味道,荆扉低头嗅了嗅衣服:“……洗漱间在哪?”

  “一楼二楼都可以,里面有换洗衣服。”乔瑾想着女主应该出来了,随口给他指了位置,然后过去查看林卧的情况。

  荆扉过去后发现洗漱间有人,以为是那四个人中有人在这里,并没有多想,直接站在门口等待。

  池偌水之前被丧尸吓的冒了一身冷汗,又被大水球浇了一个透心凉,干脆连头发也一起重新洗了一遍。

  等她舒舒服服的洗完澡换好衣服,擦着半干的头发开门出来时,差点撞在站着门外身形修长的男人身上。

  “你——”她惊讶的抬头,正对上男人棱角分明的轮廓和乌黑深邃的眼眸,语气莫名多了三分羞恼:“你怎么站这么近!”

  荆扉在看到开门出来的是一个沐浴完的漂亮女人时,就发现自己站的位置有些不妥,他没有选择辩解而是直接道歉:“对不起。”

  池偌水的脸颊忍不住红了下:“没、没关系……你要用浴室吗?”

  荆扉微微点头,女人朝旁边侧一侧身给他让路。

  乔瑾从林卧房间出来时,正好撞见男主和女主初相遇的场面,看着女主望着男主脸颊薄红,不得不感慨剧情的强大。

  即使原本男主英雄救美的情节因为他的出现被蝴蝶没了,救下女主的人是他,女主的心动目标依然是男主。

  他倒是想继续围观,可惜林卧的伤等不了,只好唤她过来:“池偌水,过来帮忙救一个人。”

  池偌水应声过去,心中却有些迷惑,之前她好像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名字,他是怎么知道的?

  荆扉听到乔瑾的话,猜她应该就是那个治愈异能的拥有者,忍不住看了她一眼。想不到对抗丧尸病毒唯一的希望,居然就在看起来这么柔弱的女人身上。

  乔瑾正要推门进去,又想起来什么,转身冲荆扉招手:“荆大哥你也过来,帮忙把他抬到洗浴室。”

  女主的异能虽然有净化丧尸病毒的作用,只是她刚觉醒没几天,乔瑾不确定她的异能净化能力有多大。为了稳妥起见,还是直接把林卧放在浴缸里泡着吧。

  原剧中女主是被荆扉救下帮他照顾同伴时,偶然发现自己的异能对丧尸病毒有净化作用。那时候的林卧不知道自己女儿还活着,并没有什么求生欲望,被女主治愈了很久才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池偌水的温柔与细心照顾渐渐抚平了林卧的心理创伤,在以后漫长的朝夕相处中,林卧情不自禁的喜欢上她。但他也知道池偌水喜欢的人是荆扉,所以从不将自己的心思说出口,只是默默的守护着她。

  后来女主遇到危险时,林卧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她,直到这时池偌水才终于明白他的心意,她既感激又愧疚自己无法回应。

  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池偌水救了林卧的孩子,和荆扉一起抚养了那个小女孩,一家三口幸福美满的生活在一起。

  没错……林卧就是传说中的男二,乔瑾忍不住默默为他点了一根蜡表示同情。

  喜欢的人喜欢自己的好兄弟什么的,简直不要太虐心。

  不过现在的林卧对求生充满期望,还等着尽快好起来去找他女儿,不知道还会不会对女主痴心不悔的全心全意默默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