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太甜,帝少宠上天 第1479章 就像风筝断了线

第1479章 就像风筝断了线

作家: 风信子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宋曲的脸一下子红了,目视前方,“哦……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森少说,他问你好。”

  车子以S形前进了数米!

  俞暖暖被吓到了,赶紧抓住安全带,“宋曲!”

  “抱歉,俞小姐。”

  “哦,没,没事。”

  俞暖暖惊奇地看着宋曲绯红的脸颊,闪烁的眼神,慌张的神情。

  难道宋曲本人得罪了慕容森?

  不然,怎么怕成这样?

  “俞小姐,您回来啦!”

  “嗯。”

  “俞小姐,现在吃晚饭吗?”

  俞暖暖揉揉肚子,看了眼神色如常的宋曲,嘿嘿地笑,“不吃晚饭了。我和宋曲在外面吃了很多甜品。”

  阿雅看了眼宋曲,勉强笑道,“行。”

  辰少居然将宋曲调了过来贴身保护俞小姐。看来,她们也要更加小心行事,千万不能令俞小姐在城堡里出事。

  “宋曲,谢谢你陪了我一天。我上楼了,明天见。”

  “明天见,俞小姐。”

  看着俞暖暖上楼,宋曲深深地看了眼向来话少的阿晓,脸色冷淡地步出大厅。

  阿晓抬起头,望着身形高瘦如少年的宋曲,轻轻地咬着贝齿。

  宋曲肯定看出来了。

  不然,为什么她和宋曲每次碰面,宋曲都对她散发不屑一顾的不善气息。

  阿晓自嘲地勾了勾唇。

  俞暖暖回房后,扑到床上,便开始来回地打滚,不时发出几声懊恼的哀嚎。

  啊啊啊,她太怂了!

  她是世界上最怂的姑娘!

  在甜品店,是多么好的氛围呀!

  她完全可以把握机会,打听打听慕容辰和心心的故事啊!

  宋曲不是李卫,即便身为下属,不能置喙老板的私生活,但是,能够说的,宋曲还是会乐意让她知道的!

  因为无论宋曲的外表多么的男孩子,内心还是温柔的女孩子。

  女孩子和女孩子容易心意相通啊!

  俞暖暖滚了半天,爬起来,给俞爸爸打电话。

  俞飞看到小女儿的来电,并没有接听,而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大女儿。

  细长的远山眉,明亮的桃花眼,红唇如丹,鼻梁秀挺,美得令世间男子窒息,也美得令他这个做父亲的陌生。

  在这张脸上,他再也找不到那个叫温婉的女人的痕迹了。

  这是一张人工精细雕琢,无可挑剔的脸。

  这是一张除了此刻的他,连小女儿都认出来的脸。

  他已经够狠了,为了保全大女儿,眼睁睁看着小女儿羊入虎穴。

  没想到呵!

  大女儿为了回报小女儿的“牺牲”,对自己更狠。

  俞温馨,也就是曾经的慕容瑶瑶,起身,轻轻地抱了下俞飞,美丽如仙的脸上,绽放一丝隐约的笑容,“你们等我回来。”

  “不必。”

  俞温馨疑惑地看着俞飞。

  “你不要再回来了。从现在起,去做一个普通人。”

  俞温馨惊愕,“爸!”

  “不要回来。你,和我,和暖暖,都再无关系。”

  “暖暖她——”

  “你照顾好自己。我会联系慕容欧,请他出面,让慕容辰放过暖暖。”

  俞温馨舔了舔唇,眼里闪过一丝复杂,“再说吧!爸,我走了!”

  俞温馨戴上墨镜和口罩,直接从阳台上跳下,离开俞飞的视线。

  俞飞舔了下唇,眼神平静地看着不停振动的手机。

  等手机停止振动,俞飞双手搓了搓脸。

  下一秒——

  砰!

  茶几被俞飞踹到墙上,碎裂成渣!

  手机掉在地上,屏幕裂出蜘蛛纹……

  嗡嗡嗡,嗡嗡嗡。

  俞飞闭了闭眼,捡起手机,只用一秒,便冷静下来,将手机贴向耳边。

  俞暖暖盘腿坐在床上,抓着自己的脚,“爸,你身体怎么样?”

  俞飞坐在藤椅上,望着天边缤纷绚烂的火烧云,淡道:“很好。我的身体很好。你不用挂念。”

  “爸爸,那个,”俞暖暖咬了咬唇,“我寒假找了一份短工,离家蛮远的,申请了员工宿舍……”

  俞飞攥紧手机,渗出的血丝往下流,在手腕处汇集。

  “挺好的。多积累点经验,以后好找工作。”

  俞暖暖眨了眨眼睛,把突然逼上眼眶的泪花忍回去,笑道,“爸,我也是这么想的。”

  “暖暖,好好照顾自己。”俞飞抬起另一只手,按揉太阳穴,“不要亏待自己。凡事,自己留个心眼。”

  俞暖暖连连点头,“嗯嗯!爸爸,我知道!我最近在期末考,等考完试,我就回家看您!”

  “好,我让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结束和俞飞的聊天,俞暖暖脸上绽放恬淡的笑容。

  不管如何,世界上最疼她的还是父母家人。

  纵使爸爸偏爱姐姐一点,对她也是很关怀的。

  不像慕容辰……

  一旦离开,就像风筝断了线。

  俞暖暖从床上下来,走到阳台上,仰望傍晚的天空。

  缤纷艳丽的火烧云拥簇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有的像奔腾的马,有的像巍峨的山脉,有的像菱角,还有的,仔细地看,像非常少女心的抹胸婚纱。

  俞暖暖撅嘴,无聊地吹着空气刘海。

  少女本来清纯无忧的脸蛋,此刻,眉染清愁,眼里的落寞,如春水,渐涨渐葳蕤。

  通常这个点,慕容辰回家的话,他们正在享用晚餐。

  吃完饭,她回房间做点自己的事情,然后,洗漱,上床,迷迷糊糊被人当成抱枕,然后……

  也或者是吃完饭后,慕容辰找她的麻烦,找着找着就找到床上了……

  俞暖暖抬起小手,不停地往脸上扇风,试图赶走脸颊的滚烫和心头的羞涩,懊恼和抽痛。

  其实,她和慕容辰真正的相处时光并不多,害羞地说,大部分时间是在床上。她根本不了解这个男人。

  可,事实似乎是,爱情不是基于了解,而是基于对一个人的不可自控的渴望?

  呼!呼!

  俞暖暖用力吹着刘海,百无聊赖地将屏幕按亮,熄灭,按亮,熄灭。

  她正准备回房——

  砰!

  俞暖暖心头发颤,低头望去。

  只见因为花卿和花季到来,草坪上临时安装的靶子上,似乎绑了一个人?

  看衣服的颜色?

  好像是宋曲!

  那么,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是……慕容森?

  俞暖暖的心脏也突突地狂跳。

  “宋曲!”

  宋曲抬起头,神色平淡地望着急急朝她跑来的女孩,垂下眼帘。

  “森少,这样很危险,请您把宋曲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