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太甜,帝少宠上天 第1842章 都打扰了,又何必虚伪

第1842章 都打扰了,又何必虚伪

作家: 风信子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五分钟后。

  有人敲病房门。

  她刚刚好将温澜安抚好,走去开门。

  门外站着笑意盈盈的李一皖。

  她默不作声地侧身。

  李一皖走进来,将手上的东西,递给她。

  她接过,看着她的眼睛,说,“谢谢。”

  李一皖牵了牵唇角,“是我要谢谢您,温姐。”

  她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看着李一皖的眼睛,说,“不好意思,我就是这样的人。”

  李一皖看向别处。

  而她依然望李一皖眼里的水光泛滥。

  “我不是连茶。我比连茶聪明。徐联在外面有人,我早就知道了。我只是……只是在累积足够的失望。”

  李一皖甩甩手腕,转过脸,脸上的笑容,很是灿烂,“这就是爱情。多年长跑,一个巴掌散场。”

  她嘴唇动了动,最终选择沉默。

  “哈哈哈,就算我也算是只差临门一脚,不过,温姐,你放心,我比连茶看得开。”

  “所以,要回来继续当我的副总么。”

  “副总就免了。这些年,攒了不少钱,我打算自己当老板娘,开一家花店,乐得逍遥。我这个人啊,向来没什么远大抱负。当年能去美国留学,其实……”李一皖低下头,笑着摇摇头。

  “时间不早,你早些回去休息吧。雨大,注意安全。”

  她伸出手,迟疑了一下,拍了拍李一皖孱弱的肩膀。

  李一皖走后,她坐在窗边,替温澜拉了拉被子。

  幸好李一皖进来前,温澜已经睡着了,她们说话声音清浅,这丫头才没有被吵醒,否则,她又得头疼。

  她拿出放在包包里的手机,准备看看双十一的用户评价,作为以后设计时的参考。

  看了一会儿,手机叮咚作响。

  一串有些眼熟的号码,跃然纸上。

  “温小姐,我能加下您的微信号吗?您是服装设计师,我想向您讨教穿衣心得。”

  在她身后,长眉秀眼的男人,坐在草坪上,几个小孩子,团团围着他,看着他捧着一本《安徒生童话》,一本正经地念《卖火柴的小女孩》。

  在她面前,微风吹皱了湖光,一波又一波银色的涟漪翻滚着,温柔地逝去。

  她听出女孩声音里的惬意,她也看见了女孩对她说话时,眼睛先是往上翻,然后,往左翻。

  她还是微笑着说,“好啊!还是我加你吧!”

  “我的微信号就是我的手机号。”

  此刻,这串号码的主人,在大雨滂沱的夜里,给她打电话,所为何事,她心中了然。

  她起身,走出房间,反手关上门,走到走廊尽头,推开窗,注视黑夜里的暴雨如注。

  “喂。”

  “那个,温小姐,这么晚,打扰你,不好意思啊!”

  “都打扰了,又何必虚伪。”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声音低微地说,“我今晚在公司加班。因为没有公交和地铁了,我从公司出来,就站在路口等出租车,不小心被货车撞了,对方肇事后跑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警察。”

  “我现在已经在医院了。医生刚刚给我检查完,说保险起见,我需要住院观察几天。我爸妈出门旅游了。我给他打电话。他不接,老是挂我电话。温小姐,您能帮我给他打个电话吗?”

  说话没什么条理的女孩子,的确适合宋歌充当她的英雄。

  “年小姐,距离我们上次会面,时间也才过去两个月吧!”

  “我知道。我也知道,以温小姐的各方面的条件,既然对宋歌无意,你们之间自然没什么。但是,我更知道,你说什么,宋歌都会听的。温小姐,如果你喜欢过一个人,恳求你体谅我此刻的心情。这个时候,我想要宋歌陪在我身边。”

  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种女孩,为了自己的爱情,可以如此卑微而真挚地乞求。

  她,就做不到。

  她,从来没有学会过真正的隐忍。

  她挂断了电话。

  抬起头,望着此刻漆黑的夜幕。

  《卖火柴的小女孩》里说,“一颗星星落下来,就有一个灵魂要到上帝那儿去了。”

  此刻,穿过茫茫雨雾,她竟能看见,天上似乎还有几颗星子的存在。

  一颗,两颗……大约有五颗吧!

  罢了,星星也未必愿意为一个个懦弱到想不开的人而落下来。

  手机嗡嗡振动的时候,宋歌正不知今夕是何夕。

  他的身前缠着皓月般洁白的手臂,对方正往他的耳廓里吹气。

  他已经醉了,对于女人的示好无动于衷,目光茫茫然地看着舞池里的一个身影。

  多少年前,也是在这家酒吧,他遇见了一个初初名字叫慕容瑶瑶的女人。

  那日,她也如舞池里的那个女孩,穿着一条紧身无袖的红色连衣裙,尽情地扭动着腰肢,举手投足,尽是风情,跳着跳着,自始至终,她的嘴角勾着笑,眼里的冰霜,从未消退。

  不知为何,在五光十色的灯影里,他的心却倏然一紧,有一滴来自冬日屋檐的水,顺着脖子,滴进了他的身体。

  寂寞深院锁清秋。

  这句酸掉牙的古诗词,不期然地划过他的脑海。

  “帅哥,你的手机在响哦!”

  撩了半天,对方依然稳如泰山,纹丝不动,这让搭讪的女人,丧失了继续撩拨的兴致。

  女人也是有点脾气,捡起手机,拍到宋歌胸口,潇洒而去。

  宋歌没接,手机便“咚”地一声,落到桌上。

  他回过神来,捡起手机,百无聊赖地解锁屏幕,查看短信。

  【你女朋友出车祸了,人在医院躺着。】

  他一眨不眨地盯着这条短信,看着看着,他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笑到最后,眼里有东西冒出来,干涩而辛辣,痛得他睁不开眼睛。

  他攥着手机,离开热浪冲天的酒吧。

  站在酒吧门口,这才知道,帝都又下雨了。

  他给女友打了电话,询问医院地址。

  淋着暴雨,去附近的停车场。

  驱车前往医院。

  既然她如此古道热肠,他便如她所愿。

  到了医院,找了半天,才找到停车位,这让他突然地感到前所未有的身心俱疲。

  可是,凭什么只有他如此难过!

  哪怕她不在乎他,他也要幼稚一回,能否给她添堵,无所谓,反正他就是憋屈,一定要怼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