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太甜,帝少宠上天 第634章 先救谁

第634章 先救谁

作家: 风信子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她们所处的位置较偏,季小清等不及别人来救,只能喊几声之后先跳下来救木木。

  季小清在跳下来之前慌乱中还保持着理智,她清楚地分析,自己的力气太小,救木木的希望会更大一些。所以她立刻就游到了木木的身边。

  可是她不曾预料的是,木木因为第一次溺水,挣扎得实在太过厉害,她自己水性再好也难以控制住怀中的小人。

  在几次都无法让木木顺从的依照自己的力度浮出水面之后,季小清也被木木宛如抓住最后一丝浮木的小手禁锢住,整个身体也跟着往下沉。

  眼前简直越来越黑,她不会就这么跟心心和木木一起沉到水底喂鱼了吧?

  季小清这么想着,嘴边还露着淡淡的笑,无奈又不甘。

  她这辈子还没和花错吵够呢,花错还没治好她的性-冷淡呢,就这么死了吗?

  慕容欧冲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池塘中央三个人不断挣扎的画面,他眼皮突突地跳,想也来不及想他就跳了下去。

  在跳进池塘之后,他才意识到了现实为他准备的一道难题。

  在自己的老婆和儿子同时落水的时候,到底该先救谁?更何况还有一个晕晕乎乎的堪比妹妹一样被他护着长大的季小清!

  慕容欧的第一反应就是游向唐心,可是远远触及到唐心挣扎中带着恳求的视线,慕容欧心脏就想被人狠狠地揪紧一般,极致的疼痛。

  咬紧牙关又向着唐心的方向游了几米,当他看到唐心眼中的迅速升起恨意的时候,他就再不敢前进了。

  她要他救儿子!她要他先救木木和小清!如果他违逆她的意思先救了她,她就一辈子不会原谅自己。

  心心,你是想告诉我你的决定吗?

  慕容欧眼中闪烁着焦急和心疼,可在唐心的逼视下,他也只能快速地向着季小清和木木靠近。

  也在这个时候,他的视线里,另一道身影也跳进了水中,他从没有这一刻这般庆幸过林逸的出现。

  慕容欧快速地游到季小清的身边,此时季小清和木木已经抱做一团渐渐向下沉了,他将季小清和木木的身体一起拖出了水面,带着他们向着岸边游去。

  与此同时,林逸也捞起了唐心,正向着岸边靠近。

  等到慕容欧和林逸分别将水里的唐心、木木和季小清放在岸边干爽的空地上,两个人立刻检查起了她们的呼吸。

  唐心和木木还好说,唐心因为自己也试图努力的浮在水面上,身边又没有牵扯,所以只是呛了几口水,而木木因为被季小清努力将口鼻拖出水面,虽然现在咳个不停,但是也没有生命危险。

  只有水性最好的季小清,此时陷入了昏迷,怎么呼喊也醒不过来,连呼吸都微弱了许多。

  “小清!快醒醒!小清!小清!”

  慕容欧难得的惊慌让林逸也紧张起季小清的情况,季小清不仅仅是心心的好姐妹,更是花错最最珍视的人,要是出了事,简直就是天大的麻烦。

  林逸想到五年前花错的狠绝,也放下吐出嘴里的脏水后不断轻喘的唐心,来到了季小清的身边。

  “小清,快醒醒!小清!你得活着,你必须活着!”慕容欧急红了眼。

  纵然平日里再表现对小清不理不睬,但是他对小清的关注却是这么些年都不曾减少的,她就是自己妹妹,早就是自己的妹妹!他更不能让小清为了救他的女人和儿子而死去!

  手掌不断地按压着季小清的胸肺,眼看着季小清的巴掌大的小脸已经憋的青紫,慕容欧的手都在颤抖。

  林逸能清晰感觉到慕容欧的紧张,虽然不明白慕容欧为何紧张至此,但是现在也的确需要分秒必争。

  视线里,季小清的呼吸一直难以恢复,林逸一把将慕容欧不断按压季小清的手挥开,然后在男人近乎暴虐的目光下,直接将季小清倒着扛在肩上。

  林逸快速地奔跑,围绕在慕容欧的眼前绕着圈,他跑得并不沉稳,身体颤动的频率也极为明显,但是慕容欧明白林逸的意图。

  慕容欧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连平复下来呼吸爬到儿子身边的唐心都紧张地盯着林逸,木木的嘴唇发紫,依偎在妈妈的怀里不敢出声,也一直一直盯着林逸的方向,他明白那是舅舅在救人。

  终于,一直没有任何反应的季小清给了他们回应。

  “哇——呕——”

  在林逸小跑到第二圈的时候,季小清就一口接一口地吐出了积压在胸肺里的脏水,脸上的青紫之色也终于因为空气的进入而慢慢退却。

  慕容欧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了下来,不论如何,季小清的人是活过来了。

  林逸等到季小清将压在胸肺里的水吐尽才又将她放了下来,慕容欧冲到了季小清的面前,唐心和木木也凑到了季小清的身边。

  季小清的脸色一片惨白,仍然紧紧闭着眼睛,只有胸口在剧烈的起伏。

  即使她不开口,也能从她本能反应下紧皱的小脸中看出她胸肺间的疼痛,那种窒息之后的疼痛除了年幼的木木,在场的人谁都体验过。

  慕容欧和林逸常年应对各种刺杀早已经司空见惯,而唐心之前在申屠拓的基地里因为白白的疯魔也体验过,更不用说在周家村的那次刺杀,当时要不是慕容欧的出现,她也就被杀手掐死了。

  想到小清是为了救自己和木木才会受这样的罪,唐心的心里就别提有多自责了。

  季小清的呼吸慢慢平复下来,胸肺间的疼痛变得麻木,大脑有一瞬间的清醒,但又像更眩晕,季小清眼睛微微睁开一丝缝隙,被盈盈灼灼的灯光晃的眼花缭乱。

  耳朵里能听见有人在呼喊她,像是她的总裁大人慕容大哥的声音,像是唐心的轻唤,甚至是林逸的温润的呼喊,可是最后又变成了花错愤怒的吼声。

  恍恍惚惚见,季小清的眼前闪过好多错乱的画面,然后花错的声音就变得撕心裂肺起来,还有落魄的自己,还有好多好多淫笑着的男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