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嫌疑人小姐 第26章 酒鬼

第26章 酒鬼

作家: 柒玥渐染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发现尸体的拾荒者是个年近六旬的老汉,鳏住在垃圾场附近的村子里,生活上有政府给的低保,按理说足够他一个人日常的吃穿用度,可他却还是经常会出来捡垃圾。

  苏蕉在老汉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许云懿以“助手办案能力不成熟”为理由,也跟着她进了办公室,靠在墙边,有一下没一下地吸着烟。很快,狭小的办公室内烟雾缭绕。

  “大爷,”苏蕉看老汉紧张,在脸上挂了个微笑,甜甜的叫了一声,“您不用紧张,我们只是想问您几个问题,问完了,您就可以回去了。”

  老汉忙不迭点头,像是恨不能把自己这颗斑驳的脑袋从脖子上点下来,“您问您问,我肯定说。”

  “您是在今天早上的什么时候发现尸体的?”苏蕉拿出笔记本,问道。

  这个问题显然已经被盘问过好多遍,老汉刚听苏蕉说道一半,马上开始回答,“大概早上八点左右的时候,我到垃圾场捡废品,本来只是在外围,后来我的狗一直朝着里面狂叫,我以为他们发现了什么好的东西,就跟着往里面走了走,谁知道,发现的竟然是……是这么个东西。”

  老汉似乎被吓得不轻,现在一回想当初看到的尸块,深红的酒糟鼻瞬间退了一半颜色,牙关都跟着打颤。

  苏蕉停下笔,又问道:“您说您是跟着狗去的,那您怎么就知道您的狗乱叫,就是发现了什么好东西?”

  正如苏蕉先前所想,平常家里养的土狗,如果没有经过专业训练,能表现出来的只会是贪吃的本性,可是根本无法做到在一座外巨大的垃圾山里搜寻什么财物的。这老汉哪里来的自信,敢如此断定他的狗能发现他想要的东西?

  老汉没想到苏蕉会突然问这个问题,身子一僵,脸色都白了,目光躲躲闪闪,语气也开始不连贯,“这个,其实也没什么,我家的狗啊,从小跟我在垃圾堆长大,平时闻我捡到的东西闻惯了,现在也就能帮帮我的忙,嘿嘿,没啥,没啥稀奇。”

  “说实话。”许云懿突然插了一句,语气平静,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老汉吓得一个哆嗦,叮的一声,藏在袖子里的小酒瓶掉了。劣质酒味迅速在房间里扩散开来,苏蕉神色动了动。

  “大爷您不用紧张,我们许警官只是看起来严肃,其实是个很和善的人,”她把酒杯捡起来送回到老汉手里,里面的酒早已经洒得干干净净,苏蕉眉头上抬,一脸愧疚,“哎呀,真是抱歉,您的酒都洒了……我们赔您一瓶吧。”

  说着,苏蕉真从办公室的简易书架后翻出来一瓶茅台,盖子打开,浓烈醇厚的酒香与刚刚的劣质酒精味道形成鲜明对比,那老汉看着酒的眼睛都直了。

  “这……真的给我?”他指指茅台,又指指自己的酒糟鼻,满脸不敢相信。不过这人倒也还算是清醒,先前警官问了问题没有回答,现在又用这么好的东西给他,显然就是想让他自觉一点,把知道的、隐瞒的都说出来——再简单明显不过的“利诱”了。

  可是如果那事说出去,保不准是要坐牢的!就因为一瓶酒,把自己扔进局子里?这买卖,有点亏。

  老汉搓了搓手,还在犹豫。

  苏蕉倒也不急,先斟了一杯酒,放在自己面前,任由酒香继续在空中弥漫,“大爷,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我给您一个保证,只要您回答我的问题,就算您将功折罪,而且还戴罪立功,不仅不会受牢狱之灾,这酒,您也可以随便享用。”

  “你说的算数吗?”

  苏蕉早就看出这老汉是个酒徒,现在拿出茅台一试,果然原形毕露,只是他此时一方面畏于许云懿的威慑,又对苏蕉的承诺心存怀疑,所以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苏蕉回头看了许云懿一眼,只不过前一秒还挂在脸上的甜美笑容,转头的瞬间,荡然无存,“许警官,您会答应的对吧。”又是一句命令语气的询问。

  许云懿隔着烟雾,眉头狠狠跳了一下,什么都没说,扔掉烟蒂出去了。

  “看,许警官答应了,现在您可以说了。”

  老汉在那门关上的瞬间,一把抢过苏蕉面前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脸上的血色也在酒力的作用下,渐渐恢复过来。

  “小姑娘,”老汉抱着酒瓶,半趴在桌子上压低声音对苏蕉神神秘秘地说道,“你刚才问我怎么就相信我的狗能给我找到好东西,其实我那狗以前就在垃圾山里给我翻出过金子!小手指头那么长一块,我卖了七千多呢!你说我这狗是不是神了!”

  原来是只“贪财”的小东西,怪不得老汉那么宝贝,不过这并不是苏蕉想要的答案,她又在本子上写下一行问题,继续问道:“大爷,那我再问您,您的狗平时还有跟什么人接触吗?比如您的亲戚,邻居,或者同村的人?”

  这个问题把老汉难住了,干枯的手指抓抓脑门,想了一会儿,突然一拍桌子,“哦对了,我这俩狗是从村里一个老太婆那要来的,说跟谁有接触,也就是她了!可是,这个老太婆一个礼拜前就死了啊……”

  “那她还有什么家人吗?”

  “还有一个儿子和儿媳妇,诶,你干什么去?”

  许云懿就在门口,苏蕉刚一出门,便闻到一股浓烈的烟味,对他道:“尸源找到了。”

  那老汉所在的村子叫傍山村,居民不多,根据老汉提供的线索,邢昭很快便找到了那户人家,而且邻居证实,那夫妻俩有三天左右没回来了,法医也在他家中提取到了含有主人毛囊的头发,从而进一步确定,在垃圾场被拾荒老汉发现的尸块,正是这夫妇二人。

  第二起杀人碎尸案的被害人身份确定了。

  “你怎么知道这个老汉认识死者?”回警局的路上,许云懿从后视镜里看了苏蕉一眼,她侧着脸,精致的轮廓在阳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就因为那条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