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嫌疑人小姐 第318章 死者临风

第318章 死者临风

作家: 柒玥渐染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刚才的那一段戏演的是女主在警察那里得知了自己男友的死亡,一个人坐在落地窗前,手中端着一杯红酒,像是在悼念自己的男友一样,眼泪也一滴一滴的往下流。

  这段戏虞洁诠释的很好。

  虞洁现在除了眼睛还有些微红外,已经看不出刚才哭过的痕迹了,虞洁说道:“多揣摩就行了。”

  回到酒店后,虞洁从行李箱中拿出手机来,手机上有一个未接电话,是一个陌生号码,和之前消防队打过来的号码都不一样,虞洁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点,电话回拨了回去。

  “喂,您好。”

  虞洁嗓音有些微哑,但不妨碍声音的好听。

  刑昭刚才给虞洁打了电话,铃声响了许久,没有人接,应该是在拍戏吧,就在刑昭准备再试一次的时候,电话回拨了过来,刑昭连忙接了起来。

  “您好,请问是虞洁吗?”

  “我是虞洁,您是哪位?”

  总算是联系上了,刑昭松了一口气,说道:“我是S市警察局的警察,我姓刑。”

  “刑警官。”虞洁拿着手机,另一只手从烟盒里取出一只烟,修长的手指将烟递进口中,又拿了一旁的打火机,“咔擦”一声轻响,火苗窜了起来,将烟丝点燃。

  刑昭听着话筒那边细微的响动,直到虞洁吐出一口眼圈,才听到了虞洁的声音:“刑警官有什么事?”

  虞洁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的慵懒,这样的态度让刑昭微微蹙了眉,但还是开口说道:“虞洁小姐,关于你的房子着火的事情,您都知道了吧?”

  虞洁坐在椅子上,慵懒的靠在背椅上,烧尽的烟灰被修长的手指弹落,落在烟灰缸里,虞洁说道:“我知道,消防队已经告诉我了,还有什么事吗?”

  虞洁的态度让刑昭心中始终像是憋了一口气一样,抿了抿唇说道:“关于在您家里发现的那具焦尸,我们现在还无法确定其身份,您看您什么时候有空来一趟警察局?看看是否是您认识的人?”

  “不用看了,那个人叫纪明,是我的丈夫。”虞洁淡淡的说道。

  “您的丈夫?”刑昭有些微怔,“那他……”

  “怎么了?”

  刑昭感觉自己有些噎住了,谁死了丈夫,是这样的态度?虞洁当初退出娱乐圈也是因为结了婚,但是结婚对象到底是谁,业界一直都在猜测,可都没有一个准确的消息,甚至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狗仔去跟踪,都只是拍到虞洁一个人出入各种场所,久而久之,虞洁结婚隐退的消息渐渐的被人所遗忘,更有人猜测,虞洁根本就没有结婚,还有人说虞洁出柜了,什么说法都有。

  现在看来,虞洁结婚是真的,就是这具据说是叫纪明的焦尸。

  刑昭说道:“那虞洁小姐,尸体您还是抽空来认领一下,这放在警察局里也不是事……”

  刑昭只字未提尸体身上的疑点,实在是因为这个虞洁太奇怪了,说话似乎十分的平淡,丝毫不觉得自己的丈夫死了,是一件多大的事情。

  虞洁将烟蒂在烟灰缸里熄灭,闪烁的火星化为一缕青烟,虞洁说道:“现在剧组在赶进度,明天没空,后天我请个假出来。”

  “……好的,那我们在警察局等你。”刑昭将电话挂掉,脸色有些奇怪。

  “刑哥,你怎么了?你打个电话怎么吞吞吐吐的?”周匆在旁边看着刑昭打电话,就像是吃什么噎住了似的,就连脸色都很怪异。

  刑昭说道:“这个虞洁有些奇怪……”

  刑昭嘀咕了一声,并没有说的特别清楚,周匆愣了愣:“啊?刑哥,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你来这里做什么?有什么事?”刑昭摇了摇头,看着周匆手里资料表,说道。

  “哦,头儿让我把资料给你看看。”刑昭一说,周匆总算是想起来自己来干嘛来了,连忙把手中的资料袋给刑昭,“这是焦尸的身份,已经检查出来了。”

  刑昭从资料袋里取出资料,第一眼就看到了死者的姓名,果然是纪明,和虞洁说的名字一模一样。

  刑昭只是随意看了看,就把资料装了回去,问道:“头儿现在在哪里?”

  周匆说道:“痕检科。”

  “我知道了。。”刑昭带上资料袋,去了痕检科。

  痕检科里,许云懿正坐在电脑桌前,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一旁白皓轩也在焦尸前拿着镊子。

  “头儿,如果按照这上面来说的话,死者死亡的准确时间应该为火灾前一天,这么看的话,这尸体的情况倒是符合。”白皓轩说道。

  “你们在说什么?”刑昭来的时候正好听到白皓轩的这句话。

  白皓轩说道:“头儿说想要看看凶手的作案手法。”

  “已经确定为他杀了?”刑昭问道。

  许云懿颔首,说道:“百分之九十八的可能性是他杀,死者资料你看了?”

  许云懿颔首,说道:“百分之九十八的可能性是他杀,死者资料你看了?”

  刑昭摇了摇头,说道:“没有看完,刚才我已经拨通了虞洁的电话,虞洁的态度十分的奇怪。”

  许云懿闻言,从电脑面前转过头来,看向刑昭,死者的身份刚才已经知道了,并且许云懿也挨着挨着看完了,已经知道了死者是虞洁的丈夫,所以现在听刑昭说虞洁的态度很奇怪的时候,许云懿便格外的关注了。

  许云懿说道:“怎么个奇怪法?”

  “死者是虞洁的丈夫,正常人死了丈夫,都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情绪,但是虞洁给我的感觉却是十分的平淡,仿佛刚才我跟她谈论的只是一个陌生人一样。”刑昭将自己心中的感受说了出来。

  “难道虞洁和她丈夫婚后关系不好?”白皓轩疑惑的说道。

  “这个谁能说的清楚?”刑昭说道,“不过刚才你们在说什么呢?确定了死者的准确死亡时间?”

  死者已经被烧成了焦尸,想要判断死亡时间十分的不容易,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去排除嫌疑人。

  白皓轩将镊子放下,手上戴的橡胶手套也摘下放在一旁,拿过刑昭带来的资料,这份关于死者纪明的资料,他和许云懿都看过了,所以很快便翻出一页来,交给刑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