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嫌疑人小姐 第53章 凶手线索

第53章 凶手线索

作家: 柒玥渐染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3分钟的天网监控记录。

  许云懿已经记不得,自己是第几次看这段视频了。

  下午六点三十五分至三十八分,城中村天网监控,拍到了一辆银色面包车。车牌是异地号码。但那车,实际上是一辆套牌车,拍到的车牌号码,其实属于一辆白色桑塔纳。

  车祸的目击证人是两名缺乏基础常识拾荒老人,挑选的时机是人最少的时候。

  无人看清司机长相。

  但附近的两个路段也拍到了该面包车,监控拍到司机正脸,可司机却在那时候,恰戴上了墨镜和口罩。

  是巧合……还是精密的算计?

  “身材高大,身高一米八以上,皮肤黝黑……”刑昭有气无力的念叨着嫌疑犯的特征:“这算个屁的特征!”

  “闭嘴。”许云懿回头,看了刑昭一眼。

  刑昭啧了一声,目光落在监控上,无奈,“别看了,再看也看不出花的。”

  许云懿回头,还没说话,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许队,车!面包车找到了!”

  郊区的工厂废旧地。

  那里原本是一个化工厂,后来城市整改,工厂搬迁,原来的地方也就空了下来。现在地皮正在进行拍卖,不过,暂时还没有人拿下这块地,所以那里就理所应当成了废墟。

  许云懿接到消息,就立刻带着人过去。然而交管部门的人,比他先到。许云懿过去之后,一眼就看见那辆银色面包车。

  “嫌疑人应该是把车抛在了这里,是过来遛狗的老人发现的。那老人的邻居,是我们队的小常,我们这才找了这里。”交管三队队长介绍了一下,寻找到车辆的情况。

  许云懿虽然怀疑两件案子有关联,但证据链不足,最终还是按照交通事故,交由了交警队处理。

  “痕检的人已经过来了,我看了一下,留下的痕迹不少,应该会有发现。”刑昭也被召唤过来了,打着哈欠给许云懿回报。

  “嗯。”许云懿带着手套口套,去面包车里查看,听见刑昭说话也只是淡淡嗯了一声。

  “有证人目击到,五天前晚上,有一个一米八几的壮汉从这里逃出,现在已经有人去征集周边商铺的监控了,不出意外,应该能找到嫌疑人。”刑昭说着,又打了个哈欠。

  他也是三天没睡了,现在是游魂状态。

  许云懿这次干脆不回应了,半眯着眼睛,在车里上下一扫,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驾驶室侧边的一个泥脚印。

  脚印,在副驾驶和驾驶座中间,靠近车档的地方。

  “拿相机过来!”许云懿突然对着身后大喊了一句。

  “啊?啊!”身后的邢昭听见这话,一个激灵,立刻递了相机过去。

  许云懿将脚印拍下之后,交给了身后的交警:“脚印在油门边上,应该属于嫌疑人,这是铁证了,我看里面还有毛发,你们可以再仔细检查一下。”

  “是!”交警本来不是处理这种案件的,听许云懿说了一堆,也没有太大反应,只是把相机接了过去。

  车里痕迹实在不少,除了脚印之外,他们在车子里还检查到了带毛囊的头发,在口罩上,也检到了唾液的痕迹,各种痕迹,加上附近一家小卖铺的监控录像。

  警方的目光,最终锁定在了,一名高大粗狂的中年男子身上。

  “哎……”刑昭将从那个模糊不清的监控视频里,截出来的照片,甩在了桌子上,看着上面高高大大的男人,有些垂头丧气:“没有前科,在咱们这里也没有登记,上哪找去?”

  “问过户籍的人了吗?”许云懿揉了揉眉心,淡淡的问。

  只是他语气中,还是露出了一些疲惫。

  连轴转了三天,纵然是他,也觉得有点头昏脑胀。但是,他并没有邢昭表现的那么明显,只是比往常多了一丝憔悴而已。

  刑昭一听这话都快哭了,苦笑着说:“我都跑了三次了,你不知道,那季大姐快把我骂出神经病了,再这么下去,我可能真要住院去了。”

  许云懿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刑昭瘫在椅子上,手指点了点照片:“户籍里对不上,难道是个黑户?”

  “可能是外省非登记人口,要申请全国联网调查了。”许云懿听着,再一次揉了揉眉心。

  “不是吧,老大……就为了一个车祸?”刑昭却有点夸张的大叫。

  这操作,再这么下去,悬赏都要上了吧。这苏大小姐,不过是胸口三根肋骨骨折,现在也没有生命危险,要不要这样?

  “这不是单纯的车祸。”许云懿完全不理他的抱怨,只是摇头。

  “难道是那件案子!”刑昭眼神终于亮了起来。

  “不是,我怀疑这次车祸与儿童失踪案有关系。”许云懿这次居然跟刑昭解释了一下。

  “你之前就这么说,可问题是,许队,你也没证据吧。”刑昭听见这套说辞,瞬间也觉得有点无趣了。

  就在时候,办公室的门却再度被敲响。

  接着一个人闯了进来,是本区,负责排查儿童失踪案嫌疑人的公安。

  他手里拿着一张a4纸,敲了门也不等回答,就冲了进来,将纸拍许云懿面前的桌上,语气很严肃:“又有人报案了!”

  “什么?”许云懿听见这话,紧紧皱着眉头,心里有一点不太好的预感。

  A4纸上面写的是本市一个楼盘的名字,下面一行,楼盘所在的区域,以及报案人的手机号码和姓氏。

  许云懿看了这个,就抬头看着拿过来的警察说,“什么案子?”

  警察这时候才喘了口气:“报案人说,在她家附近一楼,经常能听见小孩的哭声,说是有很多孩子。不过,那附近都没有托儿所,也没有午休中心,所以她怀疑,可能是与近日本市内的儿童失踪案有关系。”

  “真的吗?”已经摊到在座位上的刑昭,听见这话,终于精神一震。

  “刑昭,走了!”许云懿也是刻站了起来,没有等人说明详细情况,拿了外套和刑昭招呼了一声,就自顾自先朝往外走。

  “你等等我啊,四天没睡了,走这么快小心猝死啊!”刑昭追在后面,虽然抱怨着,可语气却是掩盖不住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