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明亮那方 42.二月且对笙歌(03)

42.二月且对笙歌(03)

作家: 陈惜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明月看到消息的瞬间, 心中咯噔一下, 急促地跳起来。

  本来今日的工作计划安排了加班,用尤加利叶、干雏菊、柏枝创作一幅标本画。

  幸好这篇教程并不是非得立刻完成,她收起植物材料,又从抽屉中取出镜子照了照,微微拧眉。

  最近手工活太多,她的时间总是不够用, 根本没空好好打扮。

  纯素颜,眉毛颜色很淡, 显得没什么精神。因为熬夜的缘故,脸上冒出几颗小红痘。

  穿着也很随便, 简单的浅色毛衣和牛仔裤, 外面套一件长羽绒, 看起来太普通不过了。

  换衣服是不可能的了,她觉得自己应该化个妆, 于是回复他:“等我十分钟。”

  明月包里就只有两只口红和一瓶小毫升女香,她旁边新来的手工老师随身携带了化妆包,明月找她借用。

  她去卫生间洗了脸回来,迅速地上妆。

  明月皮肤底子好, 也没刻意遮痘, 只画了温柔的眼妆和咬唇妆,气色红润多了。

  离开办公室之前, 往耳后和手腕上擦了香水。

  到一楼, 电梯里的另外两个年轻女生走出去, 明月按住开门键,对不远处引人瞩目的少年招手。

  何耀勾起唇角,快步走来。

  他一只手拎着个瞧起来很高级很有质感的黑色纸袋,另一只手张开,明显是要拥抱她。

  这戳中了明月的少女心,笑起来,依偎进他怀中。

  电梯门缓缓合上,也就几秒钟时间,又缓缓打开。

  明月放开他:“这是突袭吗?怎么不提前和我说一下。”

  何耀非常自然地牵她手:“今天是情人节,不惊喜吗?”

  明月点了下头:“你还有五天才开学,这么早过来,王阿姨没问你为什么?”

  “她和我爸都是大忙人,哪有空管我。”他转头仔细看她,从侧面的角度,她弯弯的睫毛根根分明:“你真的没想到我会来?刚才那十分钟,为了见我特意化妆了吧。”

  明月有些害羞,嗔道:“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何耀嘴角一扯,抬起她的手闻了闻:“刚喷的香水。”

  明月:“……”

  就你鼻子灵。

  何耀主动要求开车。

  上车后,他把那个看起来高级又有质感的黑色纸袋给她:“情人节快乐。”

  “送我的礼物?抱歉,我中午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没来得及给你准备礼物。”

  “很简单,我只要一个吻就够了。”

  说着,他停下扣安全带的手,倾身过来。

  明月犹豫了,这里毕竟在公司的地下车库,如果恰好有同事来了,见到这一幕会很尴尬。

  她迟疑,何耀却很果断地吻上她的嘴唇。

  明月拿着纸袋的十指紧了紧。

  他还算克制,只亲了一下,然后轻笑出声:“别紧张,我们又不是见不得人的关系。”

  明月不理他的揶揄,好奇问:“你送我的是什么东西?”

  “你现在就可以打开看。”何耀重新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

  “那我打开了?”

  “嗯。”

  明月从纸袋中拿出一个皮质的圆形礼盒,揭开盖子,盛放的红玫瑰与装在玻璃球里的心型巧克力错落有致地陈列,极具艺术感,也很梦幻。

  其中两个玻璃球里面不是巧克力,各装着一枚镶着钻的月亮形状耳饰,有几分Tiffany的风格。

  何耀说:“这对耳环是我去上手工体验课亲手给你做的,设计师都夸我有天赋。”

  明月吃惊:“你自己做的?”

  她忽然看到方向盘上的左手贴了两张创可贴:“手上是打磨耳环时受的伤?”

  “抛光的时候被割了两下。”何耀见她露出心疼的眼神,说,“不疼,现在已经没感觉了。”

  不得不说,何耀对明月的喜好把握得十分准确。

  明月不同于大多数女孩子,比起直接买奢侈品送给她,她更喜欢这种充分赋予了爱意和心意的礼物。

  明月感动得很,也觉得他实在是浪漫。

  她摘出一颗玻璃球,“我现在就戴上行不行?”

  何耀笑,放缓车速:“好啊。”

  明月的耳朵也很精致,又白又小巧,什么类型的耳饰都能驾驭。

  她戴上后,何耀格外有成就感:“真好看。”

  明月满心欢喜,她情之所至,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谢谢你,我特别喜欢。”

  何耀眉眼飞扬,抗议:“我在开车,别分我心。”

  明月愉悦地笑出了声。

  盒子里还有一张花卡,她打开的时候,何耀略感紧张。

  他从英格兰诗歌《Roses Are Red》中得到的灵感,胡乱写了几句,写得有些肉麻。

  “玫瑰是热情的,

  巧克力是甜蜜的,

  这就是我想给你的爱情。

  有的月亮送给你了,

  它可以让你更美。

  有的月亮独属于我,

  将由我守护,

  至死不渝。”

  明月默读了好几遍,她还没吃巧克力呢,嘴里就已经甜到发齁了,笑意愈来愈盛。

  何耀说:“我文采不好,你别笑。”

  明月把卡片小心翼翼地收进自己包里:“我觉得写得很好,会珍藏起来。”

  何耀受到鼓舞:“你喜欢的话,我每年情人节都给你写。”

  明月问:“真的?”

  他腾出一只手伸过来:“拉钩。”

  她笑着勾上去。

  何耀订的餐厅紧邻江边,两人面对面吃着讲究的法餐,还能欣赏璀璨至极的江景,别提多有仪式感了。

  这个情人节,明月收到太多惊喜,感到幸福的同时,也对何耀十分愧疚。

  她也太不上心了。

  应该怎么补偿他呢?

  一回到家后,明月就对何耀说:“把你的手表给我一下。”

  何耀问:“要我手表做什么?”

  明月说:“我给你做一条表带吧。”

  “别辛苦了,都说了一个吻就够了。”何耀笑得不怀好意,“或者,你要再给我一个吻也行。”

  明月朝他摊开手:“手表。”

  她一脸坚定,何耀只好妥协:“你真固执。”

  家里空调开着暖气,一会儿就热了起来,明月换了件单薄的开衫。

  为了方便做手工,明月扎了个丸子头。工作桌上的台灯亮着,她坐在桌前耐心剪裁皮料。

  何耀洗完澡出来,她正在用细砂纸打磨表带的芯。

  那对月亮耳环仍戴在她耳朵上,在黄橙橙的灯下折射光芒,她耳后、颈后的肌肤也泛着细腻的光华。

  在何耀的眼中,这一刻的明月,比之以往温柔百倍,动人千倍,令他沉陷进去。

  何耀不由自主走到她身后,躬下身子,搂住了她的脖子。

  他身上带着她熟悉的沐浴露清香,她轻笑:“赶不及零点之前了,你先去睡吧,我做好了明早给你。”

  何耀嘴唇贴着她的耳廓:“不急,别熬夜了,以后有空再做吧。”

  他的呼吸如夏天的热风,明月心底狠狠一颤。

  “没事,反正我也睡不着。”

  热风渐渐染上湿润气息,扑向她的脸颊:“为什么睡不着?”

  明月感受到他的情-动,她被诱惑被催动,一颗心心亦是激荡难平。

  半分钟后,她选择放下手中的砂纸与表带芯,转过身子,迎接了他的吻。

  家里用的是薄荷味的牙膏,他的唇-舌却一点也不清凉,比热带阳光更加炽烈。

  忽然,他一只手摸到了她的丸子头,曲起手指勾到皮筋,笨拙的解了半天,柔软的卷发终于散开。

  明月慌乱却不抗拒。

  因没有经验而紧张,因足够成熟的年龄而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有较强接受能力。

  这时豆子和十五喵喵喵不停叫起来。

  快春天来了,猫和人一样充满渴望。

  今夜窗外的天空上挂了一弯月白,静静地看了一场令人脸红心跳的缠-绵,悄悄没入漆黑深邃的云层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