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佳人 第chapter章:120 离开

第chapter章:120 离开

作家: 杭格格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chapter章:120离开

  郁扶苏的心“砰”的猛跳一下,神色间竟然毫无张兆的涌现出许许多多的不舍来,这种感觉竟是自己二十年来完全没有过得。

  她这样就要走么?

  郁扶苏连忙上前一步,将黑玉瓶紧紧的握在手心,出声道:“一直都未探究过,云姑娘究竟是何事这般要紧?竟要这么急着离开。”

  云若曦听闻郁扶苏的话,感到诧异。

  这男子直言询问自己离开的原因,在他说话之时,云若曦仔细的观察着,并未发现郁扶苏想要挽留的情绪中有一丝是担心自己体内之毒无法尽数解除的担忧,瞬间便对郁扶苏又生出些好感。

  然而云若曦也有些疑问,刚想要回问郁扶苏,然而看到这个一身雪白的男子有些紧张的脸孔,便瞬间明了澹台玉漱虽然将纯阴之金给了自己,但一定是未对他言明自己要这东西的用途。

  叹了口气,云若曦只好将事情和盘托出:“因家中之事,我必须要尽快去无极岛,如今却在邱晏城停留了三日,已经是不妥,请公子见谅。”

  “姑娘到无极岛做什么?”郁扶苏沉吟着,无极岛为天下唯一成就至尊之所,寻常之人并不能如愿进入,若她真要去那里,却是有些难了。

  若无人引领,恐怕连无极岛的外部都进不去。

  郁扶苏忽的想起云若曦从琢星斋带走的纯阴之金,难道这物件也与她去无极岛有关?只是纯阴之金却是用来炼器之物,世上只有琢星斋的炼器手法最为独到,即便是无极岛也不能企及。

  这样的话,看来她并非是为了炼器而去。

  难不成她要拜进无极岛内岛,成为内岛弟子么?

  以她这般年纪,就已经成就了高级召唤师,高级炼药师,以及高级武者的等级,若以她的资质,恐怕无极岛定会张开双臂欢迎她,但若她真的成为无极岛弟子,恐怕……

  这样想着,郁扶苏的面色微变。

  “不瞒公子,家母身中奇毒,需要找到无极天尊来救治。”云若曦同样秀眉蹙紧,然而心肠却并不像郁扶苏这般百转千回。

  郁扶苏大惊,“令堂所中何毒?即便如姑娘这般医术都无法解毒么?”

  她的母亲居然中了毒?只是为何要到无极岛寻医呢?若这样的话,自己该是早早的放她而去,只可惜那边的事情还没有做完,自己无法脱身,否则便会随她一并前往,即使帮不上什么忙,却也能照应周全。

  云若曦摇了摇头,“世间奇毒千万,若曦仅仅是一个高级的炼药师,并非医圣,更不是医尊,又怎能尽数化解。”她顿了一下,看向郁扶苏,又继续道,“不知公子可听说过异域奇毒噬魂?”

  郁扶苏一听面色大变,“噬魂?难道令堂所中之毒竟然是这个?”怪不得连她都毫无办法。

  “没错。”云若曦无奈的点了点头。

  “但噬魂之毒不是已经尽数被毁去了?怎么世间竟然还会出现?”郁扶苏紧紧的皱起眉头,自己的确曾经听闻过这种诡异之毒。而澹台玉漱同样曾经告诉过自己,这种毒在千年之前被尽数毁去,怎么云姑娘的母亲会中此毒?可即便是上了无极岛,那岛中之人便能解除她母亲体内的毒么?

  郁扶苏背了双手,眉头锁得死紧,在香柏前踱步。一时半会儿,他竟是毫无办法。

  “但我听说,这毒并无可破解之法。”郁扶苏摇了摇头,转头看向云若曦。

  “若曦也是从别处听来,解此毒必须集中旷世奇药,并要天尊级的人物才能将药力催进体内,若寻常之人根本毫无办法。因此我才要上无极岛。”云若曦语气沁凉,即便是陈述这样的事实,神色依旧平静如常。

  “可无极天尊行踪不定,几百年来都没有人真正见过他,此刻也不一定会在无极岛之中,恐怕即使你到了无极岛也于事无补。”郁扶苏细想了一下,觉得找到无极天尊的希望十分渺茫。

  “即便仅仅有一丝希望,我也非去不可。”云若曦轻笑一声,狭长的幽深眸子直直对上了郁扶苏的,她的小脸上写满了坚定,如同一只冰山之上傲然盛开的雪莲。

  郁扶苏凤目微微眯了一下,声音渐渐的回归温润清淡:“既然这样,在下就不多留姑娘了,只望姑娘能尽早找到无极天尊,达成夙愿。”

  他攥紧手中的黑玉瓶,抬手抱拳道:“在下一生本活的庸庸碌碌,每每受毒发之苦便想早日了结这条残命,不想此番却能够被姑娘解去身上之毒,姑娘大恩,郁扶苏没齿难忘!”

  “不!只为琢星斋送我的纯阴之金便是医治我母亲的特殊药材之一,若曦也必须救公子。”云若曦语气清凉而淡然。

  郁扶苏点点头,直觉云若曦并不喜虚妄的客套,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心中却依然有些怅惘。不管她出于何种原因救了自己,自己都将一生感恩在心。

  郁扶苏轻笑一下,从衣间拿出块古朴的玉牌递给云若曦,“只是这回,我是对姑娘登岛寻找无极天尊之事无能为力了。所以这块牌子务必请姑娘收下。”

  云若曦挑了挑眉,并不在意郁扶苏话中的怅惘与遗憾,她看着那块牌子,直觉这东西并不普通。

  这是一块造型玲珑的玉牌,玉质莹润如酥,从玉牌表面的沁色便能看出这玉定是年代十分久远之物。玉牌内有虹光萦绕,该是一件不凡的信物。

  然而,云若曦虽觉这牌子特殊,却也并未推脱,她从郁扶苏手中拿起这块牌子,有些疑惑的看着郁扶苏。

  “今后,无论姑娘在什么地方,只要有需要,便可以拿着这块牌子到琢星斋去,他们会满足姑娘所需之物的。”郁扶苏深深的吸了口气,面色温和,微笑着看向云若曦,神色间依旧有些抱歉,“我虽不能与姑娘同去无极岛,但依旧会派郁府之人在江湖之上为姑娘打探无极天尊的消息。”

  云若曦轻笑,将牌子放在手心仔细瞧了瞧,又抬头看向郁扶苏,道了声:“好!”

  郁扶苏莞尔一笑,开心的是云若曦并没有推脱自己送出的牌子,终于心情微微平复了些。

  “等下我和少楼与小蜻蜓就离开了,走时不再来叨扰郁公子,就此别过,郁公子珍重!”云若曦的语气笃定,毫无意思拖泥带水之感。说罢,转身便要离开。

  “恩!”郁扶苏紧紧的盯着云若曦欲要转身而去的身影,嘴角扯动,苦笑开口,声音暗哑,“保重!”

  云若曦转过身,莲步飘远,自是没有回头。

  郁扶苏低首看向手中的黑玉瓶,从瓶中取出一粒太极龙凤丹,丢入口中。

  丹丸入口即化,化作阵阵芬芳的清流,似暖非暖的滑过他的喉咙,进入他的身体之内。那种沁凉之感浑然天成,若冰似雪,却又暖人肺腑,像极了她……

  郁扶苏的面上又是一丝苦笑,凤眸闪过一丝心疼,眸底却又染上一抹暗沉。

  云若曦带着云少楼与小蜻蜓驾着马车离开了郁府,一路向南。

  然而马匹的脚力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和角狼相比的。角狼若完全奔跑起来时的速度是寻常马匹的数倍。云若曦看着马车晃晃悠悠的在道路上行进,只觉心中万分憋屈,此时竟是十分的想念破妄与天诛了。

  “郁大哥的毒真的能尽数解去么?姐,在郁府多留几日再走也不迟啊。”云少楼不知深浅的道。虽然要尽快赶去无极岛,但也不急于这一时啊。还不到半天的时间,自己就已经觉得驾车是件苦的不能再苦的差事了。

  云若曦恨恨的瞪了云少楼一眼,还未等二世祖反应过来,一脚已经踹下。

  云少楼来不及反应,便被踹了个正着,直引得小蜻蜓咯咯的窝在车厢里肆意的笑着。

  云少楼摸了摸被踢的生疼的屁股,一张脸苦的泛了绿,“姐,你怎么又踢我……”

  云若曦冷冷的坐在马车车厢之内,靠着软靠,手中把玩着郁扶苏的玉牌,“以血誓的联系来看,破妄和天诛应该已经到了上玄国的都城青淄,正在青淄城之外的树林间等我们。”

  云若曦冰凉的眸子瞧着正努力奔驰着的马匹,神色间的不耐似乎越来越重。

  她蹙着眉,摇了摇头,清凉的脸上涌出些无奈,“只是这马的速度实在太慢,以这样的速度,恐怕我们还需要五天时间才能到那里。”

  想着母亲,她恨不得马上就赶到无极岛去!

  “这么久!”云少楼的嘴角抽了抽,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表情。

  “到了青淄,化仪丹也几乎要失效了,到时候少楼你与我便不需要再服用这药了。”云若曦并不理会云少楼的白痴,淡淡的说着。转而又看向倚靠在车厢里乖巧的如同一只可爱的小猫一般的小蜻蜓,素手一翻,瑰丽的深红色光华自她手中闪现,一粒丹丸便出现在小蜻蜓面前。

  一辆看起来极其普通的马车快马加鞭远远驶来。赶车的是一个样貌俊秀的年轻男子。车内两名女子正慵懒的斜斜倚靠在软座上聊着天,时不时有娇笑声从车厢内传出。马车在大路上疾驰,能清晰的听得到马蹄“嘚嘚”与车轮“咕噜噜“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