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佳人 第chapter章:287 再回王城

第chapter章:287 再回王城

作家: 杭格格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chapter章:287再回王城

  清风拂面,空气中的水气饱和得似乎要凝聚成雨,然而天气却分外的晴朗,而那雨意却在明朗的空气中渐渐开始发酵。

  云若曦回头向着容湛的望了一眼,唇角微微上扬,心中只觉无比踏实。

  她微微眯了眸子,抬眼向远远的东方眺望,远方的霞光渐渐的迷蒙了起来。

  她摊开掌心,微一运气,一丝精纯而透明的能量自指尖弥漫而出,在她掌心之中迅速凝成一团宛若星子一般的细小能量团。

  云若曦凤目微闪,眸子黑沉若墨染,若深潭,而在那一弯玄凝之色中忽地闪现出一道凌厉的眸光,戳人心间。

  只见她倏的紧紧的攥住白嫩的拳头,那团轻盈光亮的能量团砰的一下粉碎并消失在布满元素之力的空气之中。

  她神色清冷,檀口微张,“玄青商么!”

  话音刚落,云若曦整个人便消失不见,只见一道银白的流光,向京城的方向划过。

  到京城之前,云若曦细细的做了考量,虽说如今的她已经进入至尊二级的境界,破掉区区一个城市对她而言根本不在话下。然而可怕的是,骆擎苍那人睚眦必报,自己本就与他结怨,而那人如今谋朝篡位,又与玄青商沆瀣一气,父母的安危却是她不得不考量的。

  况且玄青商此次囚禁了她的父母,本就是为了引自己出现,期间必然会有无数的陷阱等着她,即便她实力再强,最好还是要隐忍谨慎行事。

  云若曦掌心一翻,一粒清白的丸药便跃然手中。

  虽然这丹丸自是出自凤鸣鼎,然而此时的云若曦因为实力的提升,调动凤鸣鼎耗费的气力几乎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故而原本每次开启凤鸣鼎时在她掌心中浮现的火红纹印此时连闪都没闪。

  化仪丹的效用很快便显现了出来,然而至尊层级的能力却能够使得云若曦略略调整自己的骨骼因着化仪丹效用而变化的程度。

  细碎的骨骼变化响声过后,一个身量娇小,面目比之前更为平淡的中年女子出现在距离京城不远的林边。

  盛罗国王城。

  云若曦缓缓地向城门行来,只见原本青灰色的王城城墙如今的色彩似乎更加的黯淡。即便并没有亲眼见到当日骆擎苍大军破城时的情状,云若曦却仿佛闻到了空气中残存的血腥之气。

  皱了皱眉,她顿了下脚步。远远的,她向城内张望,昔日热闹非凡的大街如今清冷的几乎少于人经过。

  尽管距离骆擎苍发难夺了江山,并控制整个盛罗国王城已经有两个月时间,但整个盛罗国的气氛依然十分的低沉。

  政变对于寻常人们的生活而言,并不会带来太大的改变,然而在盛罗国生活得人们几乎都觉得苦不堪言。

  原本统领京畿地区军队的云景将军因为支持旧王骆远图而被如今的新王骆擎苍囚禁,据说除了云景之外还有许多的逆贼在民间蠢蠢欲动。

  与云景不对盘的叶铎因着辅佐有功,被骆擎苍委以重任,在全国范围之内大肆搜捕云家党羽,动辄便闯入民居,不分青红皂白随意将人带走,而这被带走的人,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

  人们敢怒不敢言,而叶铎却放出话来,这些被带走的人皆是同情旧派,不拥护新政之辈,必须杀鸡儆猴。

  除此之外,叶铎那一肚子坏水的儿子叶旋又为骆擎苍出了一个馊主意,既然那些“云家党羽”隐藏颇深,那么便在将军府设立一个信箱,所有人只要有云家党羽的下落或者消息,皆可以将信息匿名投递到这信箱之中。而后叶铎手下如狼似虎的军队便会直奔被举报之人,而这人的下场可想而知。而这云家党羽,说的自然是到目前为止音信皆无的云若曦。

  一时间京城风声鹤唳,若没有要紧的事情,人们几乎不敢外出。若出门在外遇到相识,也只是匆匆打个照面使个眼色罢了,断断不敢多加攀谈。

  城门口的告示栏赫然张贴着几张要犯的画像,整个京城的人几乎对这几个人的相貌都了然于胸了。城门口处把守着数队士兵,但凡有进出城门的人,皆会被对照着画像反复的盘查。

  云若曦再次回到盛罗国王城,见到的便是这样一种凄凉诡谲的场景。王城昔日的繁华以及不见,四处弥漫着一种说不清的小心翼翼的甚至还有死亡的味道。

  即便还没有进入王城,但云若曦却嗅到了一种压抑与紧张的味道。不过,这种味道对于她而言却并不会造成什么特别的影响。

  云若曦坦然的自城门经过,抬首看到的便是自己与云少楼的画像在城门高高的悬着。云若曦轻蔑的掐了一眼那张贴着的有些泛黄的告示,心里自然是毫无畏惧。

  不过,让云若曦诧异的是,居然连那个靖南王东浩南也成了朝廷钦犯。

  “喂!你!过来!”一个突兀且霸道的声音在城门洞里骤然响起。

  安静排着队进城的人们似乎被这声音惊了一下,人群有些骚动。

  云若曦挑了挑眉毛向声音来处望去,只见一个青面髯须面狰狞的王城守卫向着自己这边叫唤,看样子这人是这城门守卫士兵的头目。

  云若曦正要上前,却见那守卫一甩手中的鞭子,鞭子直指自己身边一个怯怯发抖的女子。

  只见这女子正与一年老妇人相携,虽然粗布青衫,但皮肤白皙,面容十分清秀,正是好的年华。

  那女子见守卫叫唤自己,顿时有些惊吓,她瑟缩着向前迈了一小步。陪在她旁边的白发老妇人则吓得紧紧拽着女子的衣袖,随着女子一起往前走了一步。

  “说你呢!”守卫蛮横的又吼了一句。

  女子分明被这守卫吓得怔忪了一下,脚下步子一顿。

  狰狞的守卫见女子动作迟缓,顿时勃然大怒,他手中鞭子一甩,“啪”的一声脆响在城门洞内炸开。人们皆是瑟缩了一下,但同时也都为这个女子捏一把汗。

  “磨磨蹭蹭!快点!”守卫挥舞着鞭子向那女子怒目而视。

  女子身子一个趔趄,赶紧稳了稳,回过神来又搀扶了下她身边的老妇人,随后紧跑两步来在守卫面前,“军爷,您,您在叫奴家么……”

  守卫喘了口粗气,执着手中的鞭子挑起女子的脸,一声狞笑,“呀,生的不错!”

  女子目中充满了惊惧,“军……军爷……你……”

  “来人,给我搜!”

  守卫头目示意一下,顿时有两个魁梧士兵从一旁走了出来,不由分说便对那女子上下其手,完全没有一丝顾忌。

  老妇人见状,直觉的上前拦阻。士兵一挥手便将那老妇人推到在地,又再撕扯起那年轻女子的衣服。女子欲俯身去扶,但却被随后而来的守卫头目一把拽住了头发。

  “嘶拉!”

  衣物破损的声音刺人耳膜,而周围的人们皆是纷纷低下了头,根本不敢抬头细瞧。

  女子挣扎着,想要拽住自己被撕烂的衣服,然而越是挣扎,她的肌肤在空气中裸露的面积便越是扩大。女子羞愤的红了眼睛,口中不断的喊着“娘……娘!”。

  两个士兵以及他们的头目见女子挣扎,更是肆无忌惮的拉扯起来。

  老妇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欲上前说理,但却被两个士兵再次推到在地,而那守卫头目则上前狠狠的冲老妇人蜷缩的身上补了两脚,只听得“咔嚓嚓”几声骨头断裂的闷响。

  调笑得声音不绝于耳,伴着女子无力的挣扎与无望的嘶喊,以及扑到在地夫人的痛哭。

  “此女形容鬼祟,怀疑与云家余孽有关,暂且收押。”守卫头目挥动两下手中的鞭子,形容张狂。

  他狠狠的揉弄两下女子身前的柔软,见人们皆是低头不敢吭声,嗤笑一声,一挥手,便示意另外两个士兵拖拽着女子向城内行去。

  “女儿啊……天啊!造孽啊!”老妇满口是血,眼见着女儿被带走却无能为力,几乎要疼碎了心肠。

  人们见士兵头目带着两个士兵走远,这才纷纷抬起了头,有的好心人上前去搀扶起伏在地上的妇人,但那妇人白白被抢了女儿,却又无能为力,只一个劲的大哭。

  云若曦柳眉微微竖起,胸中火焰噌噌的冒起,想当年自己的父亲长官京畿护卫的时候,治军严谨,爱民如子,怎会允许手下之人对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施以毒手,更不要说会出这种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夺女子这种天理不容的恶事!

  城门口的守卫头目虽然离开,但却依旧有不少的士兵在这里把守。士兵冷笑着看着将要进城的人们,仿似之前发生的事情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一样,完全不放在心上。

  人们渐渐的散去,只留下还有半条命的痛哭不已的老妇蜷缩在城墙一角。

  云若曦缓缓来在老妇面前,却见那老妇眼神空洞,一口一口的吐着血,此时的她浑身颤抖着,双手无力的垂下,显然她胸腔以及肩胛的骨头已经尽数破碎,然而她却像是丝毫不觉一般,只悲伤的喊着她女儿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