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良媒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三无人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三无人

作家: 弹指婆婆纳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杜念卿从孟杰手中接过资料,也答应了他一定会保护好这些秘密的。

  回去明家的途中,转而一想她又觉得还是去画室再找明祎寒回合比较妥,就地叫了一辆黄包车,上车后,只听带着破旧荷叶帽的黄包车夫问,“小姐,你要去哪儿?”

  “菏泽洋路7号,谢谢。”杜念卿随手翻了翻手里的资料夹,淡淡回答。

  “好嘞!”黄包车夫拉着车打个转后直行。

  杜念卿翻到一页时,顿住了,她蹙眉盯着纸上绘着的住宅平面图,这种设计风格看上去有点像在落景镇时明老爷子的住宅风格。

  她又往后翻了一页,是手工绘制的住宅图,是明家住宅的手绘图,她不明白孟杰为什么要收藏这个,她疑惑地来回翻了一下,对比之下,她惊了。

  这两张住宅设计图居然很相似!

  转而一想前面这张设计图很像明老爷子在落景镇居住的住宅风格,这样对比,难道这张图就是明家原来的样子?

  难道是说这是明家在被杨泽夜袭以后,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再发生而特意做了改造?

  “为什么?”杜念卿不解地问出声。

  杨泽明明都杀错了人,而且他都已经被抓了,也没有必要再做改造住宅了吧?

  “什么?”黄包车夫听到杜念卿的问题,还以为是在跟他说话,微微偏过头与她对话。

  “没有,我在自言自语呢!”杜念卿笑笑。

  黄包车夫也不多话,他头上宽大的荷叶帽始终挡住了他的半张脸,杜念卿也看不到他的脸。

  路过街边小摊贩的时候,就听到旁边清冷的摊前两位老阿婆在聊天。

  “你说前段时间明家三少爷跟薛家千金的婚事的风声那么大,怎么进来反倒没消息了?”

  “还真是,你说当年明家伙着薛家愣是把杨家给整垮了,现在这又联盟了,要是杨家还有人在的话,知道了这消息不得活活气死啊!”

  “这可真说不准啊!说不定又得提刀上门闹去了呢!”

  “啧啧,这种有钱人家也是可怜呐!要我说最可怜的还是杨家那两位老人,我原先有一位远方亲戚就是在杨家当下人,听说杨家那两位当家人对下人都很好的,谁知道最后他们好人反而还遭受了这些灾祸!”

  “可不是嘛!但谁让他们是大户人家呢!娶个二房三房的再正常不过了,但说出来也有些难听,杨家家世那么好,杨家二小姐竟然捡着去做明家的二房,也不知道这姑娘怎么想的!”

  “兴许人家喜欢那明家先生呢!”

  “喜欢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没落个好下场!”

  “这大户人家的想法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是搞不懂的......”

  “......”

  杜念卿听得入迷,但是黄包车夫却加快了的步子,杜念卿说道:“大哥,你可以慢点的,我不赶时间!”

  “哦。”黄包车夫闻言立刻又慢下了速度来,杜念卿好奇的打量了他一眼,说道:“大哥你是因为不喜欢听这些八卦吗?”

  “我又不是女生,什么都八卦!”黄包车夫声音有些沙哑,听不出情绪。

  “也是。”

  黄包车夫把她送到菏泽洋路7号的时候,杜念卿给了钱,“谢谢大哥!”

  “您客气了。”黄包车夫接过钱,冲着杜念卿点点头。

  杜念卿走到门口,明祎轩正好从里面出来,他轻咳一声,小声说道:“人在里面,你可小心了,老三早上发现你不在,气得一早上没给人好脸色!”

  “......”

  “行了,你赶紧进去吧!我先出去办事了!再见!”明祎轩摆出一个再见的姿势,走到车旁拉开车门。

  黄包车夫没有走远,他又转身看了眼轩室,那双疲惫的眼睛突然变得犀利了。

  杜念卿进门,就看到黎子一直在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同一张画,看到杜念卿来,指了指里面的画室,用口型说道:“在里面呢!”

  气氛这么不对?

  杜念卿拿着手上的资料往里走,黎子往里偷偷瞄了一眼,杰西叔拍了他一下,说道:“小心被抓。”

  “谢天谢地,老板娘回来了,我们家少爷就可以恢复正常了!”黎子小声吐槽道,怕被听到。

  杰西叔看着他,也很好奇,“三少爷变化是挺大的。”

  “三少爷跟佚小姐在落景镇的时候就认识了吗?”杰西叔问道。

  黎子点头,接着吐槽:“是,而且少爷还三天两头找借口往老板娘的良缘铺跑!”

  杰西叔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他原先还以为佚小姐跟明二少爷会是一对呢!看来还是他老了,看不准了!

  杜念卿进画室时顺带关上了门,明祎寒坐在画板前,正在画画,听到开门声,语气不悦,“出去。”

  “你不是在找我吗?”杜念卿站在门边说道。

  明祎寒握画笔的手顿了一下,他放下画笔,转过身看着她,“谁找你了?”

  “哦,那我出去了!”杜念卿转身开门,明祎寒起身疾步走到她面前,关上她面前的门,皱眉凝着她,“你去哪儿了?”

  “死傲娇,你就说你在找我会死啊?”杜念卿抬眸凝着他,那一副恨不得啃了她的样子,让她觉得有些好笑。

  “我跟你说过吧?让你寸步不离的跟着我!”明祎寒撇开话题。

  杜念卿扬起手中的资料夹,说道:“我要是寸步不离的跟着你,可能就拿不到这些资料了!”

  明祎寒眯起眸子盯着她手里薄薄的资料夹,皱眉问道:“这是什么?”

  “看了你就知道了!”杜念卿挑挑眉,把资料递给他,她又继续说,“这里面或许有很多东西是你可以看得懂的,毕竟你也算是对这个事情了解得比较多的。”

  明祎寒皱眉翻着资料夹,杜念卿在一旁说道:“我有一个好奇的地方就是那个住宅问题,你们家的住宅风格是在什么时候换的?以前的风格跟现在好像变化挺大的。”

  明祎寒正好翻到了那一页,他皱了皱眉,说道:“这住宅是在明家的管家被杀害后,再改造的。”

  但是他特别好奇这些资料她都是从谁那里得到的!

  “我觉得这就是奇怪的地方吧?既然都已经死了人了,你父亲也又没事,而且你舅舅都被逮捕了,为什么还要再改造呢?”

  “改造的想法是明祎轩提出的。”明祎寒说道:“其实他很早就有改造明家住宅的想法了,也曾经提过一两次,但是都被老爷子否认了,直到发生了这件事之后,我爸又提了一遍,老爷子这才同意找人把住宅重新设计了一番。”

  “你还有没有发现其他你不知道的细节?”杜念卿问道。

  而明祎寒也在很认真的翻阅着每一条信息,他翻到一页时,很明显的眼神变得犀利了,杜念卿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化,走到他旁边,看着那一页的信息,主要写的是当时杨泽的夫人的采访记录:“小云的死对阿泽的刺激确实很大,那个时候阿泽真的很愤怒,他一直说着一定要杀了明胜堂报仇,而且他也去警告过明胜堂,我们也都劝过他,当时有一段时间他确实是平静下来了,我和爸妈他们都以为他放弃了这个疯狂的想法,只是后来有一天我就看到他拿回来一张图纸,自己坐在书房里观摩了好久,后来我去给他送茶水的时候才发现他看的是一张住宅图,当时我也没想到那是明家的住宅图纸,谁知道后来竟然就出了这种事,但是我是始终相信阿泽是不会随意杀人的!他如果要杀人的话,肯定是杀明胜堂,而不是其他人,他要是发现是其他人肯定不会下去手的......”

  两人看着这段采访,都皱起了眉头,明祎寒凝着杜念卿,问道:“你这是从哪弄来的资料?这段采访的可信度高吗?”

  “其实这是孟杰给我的,我觉得可信度是高的,因为听他说当时他跟一位带他的前辈一起暗中也去参与调查过这件事情,毕竟当时确实挺轰动的。”杜念卿如是说。

  明祎寒皱眉,“孟杰?你早上就是去找他了?”

  “对啊!因为我觉得他作为记者的话,肯定是对当年的事情多少有了解的,但是出乎我的意料,他居然查到过这么多。”杜念卿说道,她看着明祎寒皱眉看她的样子,接着说道:“我知道你说过让我离孟杰远点,但是怎么说为了早点查清楚你母亲的案子,肯定是需要找他帮忙的!”

  明祎寒的目光又回到资料上,皱了皱眉,他突然问道:“他就这样无条件的把这些资料交给你了?”

  “也不算是无条件吧!怎么说我也说了等事情查清楚后,会给他一个素材的!”杜念卿说道。

  “就这样?”明祎寒凝眉。

  杜念卿耸耸肩,“不然你觉得还应该怎样?”

  “呵,这些资料他要是想拿出来报道的话,随便一点都是很有爆点的,这些都是别人不知道的信息,更能吸引人,他却一直藏着不报道,现在又拿出来给你,就为了换你一个素材?”

  这说出来可信吗?那家伙绝对是有目的的!

  “那是因为他跟我说当时这案件本来就很轰动,他们报社也参与过调查采访,但是后来遭到了威胁,所以他们社长就不让他们再去参与这件事,他们都是偷偷查的,最后这些资料只能保密了!”杜念卿跟他解释道。

  明祎寒皱眉,杜念卿说道:“你别想那么多了,我作为一个“三无人”,别人都很难查得到我的背景的,所以他不可能图我什么,现在你还是趁着有这些资料可以参考的时候,多分析怎么解决这件悬案吧!”

  她在这个时代,一无家世,二无学历,三无经历,就连她的名字都是假造的,所以她从来不担心会被别人查出什么来。

  明祎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觉得这丫头有时候太单纯了,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