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良媒 第二十二章 意料之外

第二十二章 意料之外

作家: 弹指婆婆纳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去码头的路上,年过半百的黄包车夫一边拉着车,问了句,“小姐,我说昨天码头才出了事,你今天去不怕吗?”

  “为什么要怕?既然事情是发生在昨天,那今天还能再有土匪来不成?”杜念卿也顺嘴答了他的话。

  黄包车夫头微微偏了偏,叹了口气说:“这位小姐,你有所不知,这码头啊,不是个安全的地方,危险从来都是不定时的,相反啊,有时候那土匪来码头上抢了货说不准接下来几天还会接着来闹事呢!那帮山上的土匪猖狂得很,目中无人,就连镇上的警察都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杜念卿凝眉,轻声问了句:“还有这种事?”

  “可不啊!不过说来也奇怪,那赵爷跟土匪其实是有过交易的,常年以来都不见土匪抢他的货,但昨天突袭,竟然就抢了他的货,要我说啊,这也就是报应啊!那赵爷仗着自己有些势力,在码头上称霸,经常也抢其他同行的货,有时候还强抢民女,把人姑娘给糟蹋了,这下可终于得到报应了!”黄包车夫揭露着赵飞的恶行,又义愤填膺的感慨。

  杜念卿倒是听得入迷,她突然联想到昨天躲在后头听着土匪的谈话,他们貌似不是有意来抢赵飞的货的,就那两句“大哥说过了,差不多就行了。”“先抢他一批货再撤,不然不白浪费了子弹吗?”让她觉得这其中有蹊跷。

  土匪好像起初是想着故意来骚扰赵飞的,到后来才提到要抢一批货。

  就在杜念卿整理逻辑的时候,黄包车夫停了车,转过身来,擦擦头上的汗:“小姐,码头到了,您可以下车了!”

  “好,谢谢啊!”杜念卿见他给自己说了些线索,态度又良好,便从包里拿出七块钱来,递给黄包车夫,他憨厚的笑道:“小姐,您多给了,只要五块就够了。”

  杜念卿微笑,“剩下那两块是小费。”

  黄包车夫激动地接过钱,连连道谢,“谢谢小姐!谢谢小姐!”现在很少见到坐黄包车给小费的客人了!

  杜念卿往码头走去,今日码头上少了很多人和货,想来都是怕土匪搞二次袭击就给运走了。

  她又从包里找出照片,对比着找人。

  她扫了一圈,见十点钟方向,有好些个工人在运货上船,她想人多的地方,应该是能找得到他的。

  杜念卿走过去,见到一个年迈的老人在督工,她走过去很有礼貌的问了一句,“老先生,请问你认识郭极吗?”

  老人头上围着汗巾,也遮不住他额上的皱纹,他眼神奇怪的打量着杜念卿:“你是谁啊?”

  “哦,我是受人所托来找他的。”

  “谁啊?”老人皱着眉头,杜念卿如实回答:“骆芹小姐,我是她的朋友。”

  “她找你来找郭极做什么?我昨天不是没把郭极小子受伤的事情告诉她吗?”老人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杜念卿微微错愕,“郭极受伤了?”

  老人又打量了杜念卿一眼,见她既然骆芹丫头,也就对她没了那么多防备,“昨天土匪突袭码头,抢了赵飞的货,还杀了好些人,但是也不知道郭极小子去干嘛了,就手臂被子弹擦伤了,但那小子不肯让骆芹丫头知道他受伤的事情,怕让她担心,这不就让我帮忙转告,说他平安没事嘛!”

  杜念卿蹙眉,现在郭极的心思已经很明显了,他和骆芹是两情相悦,但是现在他受伤了,骆芹还全然不知。

  杜念卿决定先去医院探望一下人,说道:“老先生,请问您知道郭极现在在哪吗?”

  老于头盯着她,杜念卿明白他的意思,“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将郭极受伤的事情告诉骆芹小姐的。”

  老于头半信半疑的看着杜念卿,但想着他现在走不开,能有个人去看看那小子的状况也好,便告诉了他:“好!我告诉你!他在人民医院,病房308。”

  “谢谢您。”杜念卿道完谢,便离开了。

  到达医院时,已经是晌午了,她买了些水果,走之前,老于头还交代给她一锅汤,说是带给郭极,他平日里吃不到什么好的,这受了伤总不能还吃点馒头干粮就算,杜念卿觉得这老先生对郭极还挺好的,从侧面也能看出来他的人品不错,看来骆芹没有喜欢错人。

  去308病房的时候,要经过一条回廊,305的房门虚掩着,她无意间瞟了一眼,就看到朱经理坐在床沿,体贴的喂人喝汤,程蝶月眸底满是忧伤,杜念卿挑眉,朱经理对程蝶月?她咂舌,可怜的明祎寒啊!要是他看到这画面得气得掐死朱经理吧!

  不过当下,她才注意到,郭极的病房和程蝶月的病房只隔了三个间。

  不带这么巧的吧!

  她走到308门口,先敲了敲门,“郭先生?”

  郭极躺在病床上,手里拿着馒头啃着,见到杜念卿愣住了:“你是谁啊?怎么认识我的?”

  杜念卿看着眼前这个皮黑黝黑却挡不住清秀的五官的男声,走到床沿,将手里炖好的鸡汤放在桌上:“我是骆芹小姐的朋友!”见郭极立刻坐直了身子,有些急的模样,她又继续说:“但她不知道这件事,是我去码头找你的时候,正好碰上了以为老人家,他告诉我你在医院里的,还嘱咐我给你带了鸡汤,趁热喝吧,身体受伤还是多吃些有营养的比较好。”

  “你说是老于头告诉你的?这老头这张嘴真是不严实,让他瞒着都瞒不住!”郭极皱眉就是一通抱怨,随即皱着眉有盯着杜念卿,说道:“你不会告诉小芹吧?千万不能让她知道这件事!”

  否则她一定会担心的!

  “为什么不能让她知道?她不是你的青梅竹马吗?”杜念卿明知故问,郭极差点脱口而出,但幸好刹住了车,他觉得对于一个陌生人还是防着些好,万一要是透露了什么,牵连了他人就不好了,他以前就听过一句话,漂亮的女人最会骗人了!而且他也见识过了!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小芹比较单纯,老于头这人心思大条,你能博得他们的信任,让他们告诉你这些,但我一个大男人才不会被你迷惑!”郭极抱着饭盒,说完又喝了口汤,这既然是老于头给他带的,还是要喝的,老于头难得这么大方一次,绝对不能浪费啊!

  杜念卿轻笑,没想到这小子警惕心理还挺强!

  她觉得好笑:“你是觉得我会对你做什么?”

  郭极喝着汤思考着这个问题,他打量了杜念卿一眼,看她穿着绝对不是什么穷苦人家,但他一穷二白的,而且相貌还一般,她也不可能是看上他什么。

  “谁知道你是不是贩卖人口的!”郭极说出来自己都有些不信,这么瘦的一姑娘不被人拐卖好像就已经是幸运了。

  “......”呃,杜念卿被逗笑了:“郭先生,你可真是会开玩笑啊!”

  “那可说不准,你们漂亮女人的心如海底针,摸不准!”他既然都说出口了,只能继续坚持自己的想法。

  “那看来郭先生是经历过什么才能说出这番话?是骆芹小姐骗过你吗?”

  “怎么可能?”郭极当即否认,“小芹才不会骗我!她那么单纯善良的女孩子!”

  “那你这话就有些矛盾了!”

  郭极看着她,这女生的嘴倒是挺能说的!

  “那不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吗?我亲眼见着那梦乐乡的程小姐来码头找的赵飞,可最后赵飞还是因为想要强暴她被她亲手给一枪崩了,这漂亮女人的心思难道还不算是海底针吗?多可怕呀!”郭极想想自己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除了感叹就是感叹了。

  杜念卿蹙眉,这件事情......

  她盯着郭极,“你确定你是亲眼看到梦乐乡的程小姐去赵飞的,而不是被人绑着去的?”

  “当然了!我绝对不会看错!昨天搬货的时候,我一时肚子疼,茅房离码头又有些距离,我怕憋不住,就去赵飞仓库后头的一个隐蔽的草堆里先方便,然后没过多久,我就见着程小姐绕到后面,后面还跟着几个赵飞的手下,他们一起去了仓库后头的房子里,她在镇上那么有名的一个人,我怎么可能认不出,我当时还奇怪呢!怎么梦乐乡的头牌竟然还傍上赵飞了!”

  后来方便完就偷偷从草堆里出来,这个时候正响起了一声枪声,他一慌神,偷跑的时候被土匪误认成赵飞的人了,就给他来了一枪,幸好是擦伤了手臂!只能说命大啊!

  郭极将自己当时看到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后知后觉才觉得不对,他明明意识里是要防着这姑娘的,怎么就都说了呢?难道他也是那种肤浅的人?

  不可能不可能!他心里已经有小芹了,他不会对其他美色所动的!郭极做着心理挣扎,但此时杜念卿根本就没有看他,而是在整理整件事情的发生。

  她起身走到门口,将门打开,往外头瞧了眼,特别是多看了两眼305,杜念卿关了门又走到椅子上坐下,郭极觉得她的举动有些奇怪,杜念卿认真的看着他,语气也多了几分严肃:“这件事情你一定不能跟任何人提起!”幸亏当时他躲在草里没有被发现。

  “可我跟你说了呀?”

  “我例外!这件事不是开玩笑的,还可能关系到你的生命安全!”这件事情是程蝶月蓄谋杀害赵飞和老二的最关键证据,当日除了他谁也没见过程蝶月是走着去的还是被绑着去的,他是唯一证人,所以这件事情必须得瞒得死死的,不能走漏一点风声,要是被程蝶月知道了,她一定会想方设法杀人灭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