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良媒 第二十九章 离开镇上(一)

第二十九章 离开镇上(一)

作家: 弹指婆婆纳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杜念卿出门之前,叮嘱福祥要照顾好骆芹,若是骆老赌鬼来了,就说人不在,要是耍赖,就让福祥先应付着。

  她去了趟医院,看到老于头和另外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子也来探望郭极。

  “姑娘,你来了!”郭极正在吃老于头给他带来的水果,见到杜念卿来,赶紧坐好了,脸上的笑也灿烂了几分。

  老于头眯着眼盯着人看了会儿,指着她,想了会儿才道:“你,是上次来码头找郭极小子的那位姑娘?”

  杜念卿微笑颔首,一个白嫩的小子看着杜念卿,先是愣住了,只听老于头说了句,“源儿,赶紧给人搬凳子!”

  顺源无动于衷,老于头转过头瞧了他一眼,发现他正痴痴地盯着人姑娘发呆,他朝着他后脑勺就拍了一掌过去,瞪着他:“我让你搬凳子!”

  “哦哦!”顺源摸摸后脑勺,这才反应过来,痴痴的笑了,搬了张凳子到杜念卿面前,“小姐,请坐!”

  杜念卿冲他温文一笑,这小子看着白白嫩嫩的,一张娃娃脸有些婴儿肥,年纪看着也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年,顺源低头傻笑,挠着后脑勺,老于头疑惑的瞪着他,这小子莫非到了思春期了?

  “今日我来是想告知你一声,事情我都办妥了,剩下的,就看你了。”杜念卿瞧着靠在床头的郭极,说道,“骆芹这十几年是怎么度过来的,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是,她是个好女孩,你必须要好好对她。”

  郭极掀开被子下了床,他扑通直接朝着郭极跪下了,房中三人俱一惊,杜念卿赶紧扶人起来,却被拒绝,郭极说:“这辈子我自幼就认定了小芹,非她不娶,所以就算你不说,我这辈子也会好好待她,但是我真的很感谢你的帮忙!谢谢!”郭极语气诚恳,杜念卿点点头,扶他起来,“我本来也就是个说媒的,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所以你不必感谢我!”

  老于头笑了笑,“看来这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啊!”他又瞧了眼杜念卿,看这姑娘模样俊俏,年纪也不大,但是竟能将这对儿给促成了,也是不一般那!要知道这二人之间还有个骆老赌鬼,一直都难成好事。

  顺源也跟着笑,但心里说着也奇怪,郭极眸底闪着泪光,杜念卿从兜里掏出一张书签和一支笔,“在上面写下你想对骆芹说的话吧!”

  郭极接过书签,疑惑的看着杜念卿,她说:“骆芹也写了,在这上面写的都是你们最初对彼此的感情,等到多年以后,不管你们是否还记得彼此之间最开始的那份爱情,它就是最好的见证。”

  郭极有些不好意思,“可我没什么文化!”

  “这跟文化有什么关系?又不是要你文绉绉的写长篇大论,只需要写下你最想写的,把自己最真的那份感情换种方式表达出来而已。”

  郭极盯着书签看了会儿,似是在思索,最后点点头,他又疑惑的抬眸看着杜念卿,“你是怎么搞定王家的事的?”

  “仙人自有仙法。”杜念卿毫不谦虚,老于头又问:“那骆老赌鬼呢?他肯同意骆芹丫头跟了郭极吗?”

  郭极也疑惑这点。

  “从王家退婚之后,他就把骆芹锁在了家里头,不让她出半步家门,昨天去她家把人给接了出来,现在在我那住着,她现在身上还有些伤,要好好养养,不过你们还是得尽快离开,不然她爹知道人在我那儿,要是耍起赖来,我那边也不好处理!”

  “小芹受伤了?怎么伤的?”郭极皱眉。

  杜念卿就将事情告诉了郭极,他听后眉心紧拧着,百般心疼她,老于头以为他要发作脾气,说道:“这种事情,能处理到这种地步已经是很难得了,她只是挨了些打,不过这丫头也确实是让人心疼啊!郭极小子,这姑娘说的没错,你啊,得赶紧把人离开这镇子!”

  杜念卿附和的点头,顺源也说,“哥,你这伤好的也差不多了,就赶紧带着小芹姐离开吧!”

  郭极皱着眉,“我马上办出院,我现在就带她离开这个鬼地方!”

  “现在恐怕不行!”杜念卿摇头,“骆老赌鬼估计今天就会发现人不在了,上次我帮了骆芹,他肯定就知道人是被我救走了,你现在去,只会撞上枪口,我先把他搞定,等今晚我再想办法带她出来跟你会合,到时候离开会更加安全。”

  老于头认可杜念卿的说法:“也好!”

  “对哦,今晚正好是我在码头值班,要运一批货出去,到时候,我可以给你们做接应!”顺源也顺口答了一句。

  “好!就这么定了,谢谢你们了!”郭极看着他们都在为了他的事情出谋划策,心中多是感激。

  “咱哥俩,说那些干嘛!”

  “说那些,我看着你长大的,而且骆芹丫头自小就吃了那么多苦,看着你们俩能好,我这心里也踏实了。”

  “嗯!”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回去了。”杜念卿离开前,指着他手上的书签又说了一句,“还有,记得把这个写好!”

  “好!”

  杜念卿离开后,顺源往外头瞧了好一会儿,老于头拍拍他,“还看!你小子啊!年纪小小的,别乱打什么主意啊!那姑娘一看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跟咱们就不是同一阶层的人!赶紧打消你那念头!”

  顺源鼓起腮帮子,有些不服气,“我就是看看!再说了,谁规定喜欢人还得讲那么多规矩!”

  老于头咬牙,气得又想拍他,被他灵活的躲开了,气愤的指了指顺源,又转头发现郭极正在书签上些什么东西,也就没凑过去打扰他了。

  如杜念卿所料,她回到良缘铺的时候,果然骆老赌鬼就在门口耍赖,声音倍儿洪亮,引起了街坊邻里的注意。

  “你这死赌鬼怎么不肯信呢?俺告诉你啊!俺这人脾气也暴躁,你要再在这潵疯,我就不客气了!”福祥跟他耗着,杜念卿出门前叮嘱过的,所以他提早就让骆芹先进里面躲好了,在门口跟他也耗了好一会儿了,他福祥也不是那么有耐心的人,也不是没揍过人!

  “你不客气啊!老子就不信了!我明明把人给锁家里的,好端端的,她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肯定就是你们老板娘把人给藏起来了!今天要是不交出人来,老子就不离开!”骆老赌鬼耍赖,说着就想硬闯进去,却被福祥生生给拦住了。

  福祥皱起眉,“嘿,你这老赌鬼,输了钱就来这撒泼是吧?俺他娘的管你女儿是自己长翅膀飞了,还是怎么消失了!总之人不在这里!别等我脾气上来了,说俺欺负老人啊!”

  “怎么回事啊?”杜念卿回来的时候明知故问。

  “老板娘,你回来了,这老赌鬼非得说你绑了他女儿!”

  “就是你!上次也是你!赶紧把我女儿交出来!不然老子报警你信不信!”骆老赌鬼瞪着杜念卿。

  杜念卿一点也没在意他的话,轻笑,“你老可真是说笑了,你哪只眼睛看着骆芹在我这了?”

  “肯,肯定就是被你藏起来了!”

  “那你去报警吧!大不了让警察来评评理,自从上次你以死相逼把人给哄了回去以后我就没再见过她,你哪来的结果就是我把人给藏起来了?你亲眼见着了?”

  “我...”骆老赌鬼语塞,他当时回去门锁还好好锁着的,但是人却不见了,总不可能凭空消失了,肯定是被人给带走了,如果不是她还能有谁?他突然又想到一个人,“难道是郭极那穷小子干的?”

  越想就越气,骆老赌鬼骂了句娘就气冲冲撸起袖子离开了,杜念卿也没在意,进去了正堂,他就算猜测是郭极,但也不知道郭极受了伤去了医院里,就让白白跑一趟码头也没什么!福祥看着人离开,转身进去:“老板娘,接着你打算怎么办!”

  “福祥,你手下有多少兄弟啊?”杜念卿问了句。

  福祥不知道杜念卿怎么突然就问起这个了,他尴尬的笑笑,“自从我来了你这当伙计,就把他们都遣散了。”

  “......”

  “怎么了?你要召集人干嘛?该不会是打算揍那老赌鬼一顿吧?”福祥脱口而出,随机就觉得可能性不大,毕竟他家老板娘的身手他是亲眼见过的,要揍骆老赌鬼,也用不着找人。

  “我是那么不懂得尊老爱幼的人吗?”杜念卿睨了他一眼,他就是以防万一,怕今天晚上会出什么差错。

  “算了算了,既然散了那就我自己来吧!”杜念卿挑了挑眉头,既然帮到了这个份上,那就帮到底吧。

  “老板娘,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吩咐俺呀!俺也是可以帮忙的!”福祥毛遂自荐。

  杜念卿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别说,我还真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你今天的任务就是尽量拖着骆老赌鬼就行了。”

  “啊?为什么要拖住他?”福祥不解。

  “他家闺女在我这,你不拖着他,他又跑我这来赖着,我怎么把人送走啊?”

  “哦,我明白了!那我一定不负所望!”他一脸被委以重任似的认真。

  “哟,这是从哪儿学来的词儿啊?还会‘不负所望’了?”

  福祥一脸傲娇,“这是老四告诉我的!你别看他跟着我!但他也是上过几年学堂的!”

  杜念卿挑眉,“那你还真是得多跟人学学!”

  “嘿嘿,那是当然了!”

  杜念卿笑笑,没再打趣他,她想着得去跟骆芹说一声,今晚送他们离开的事,这边有福祥拖着骆老赌鬼,另一边郭极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而且还有老于头和顺源接应,想来事情应该会很顺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