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良媒 第三十三章 眼光真差

第三十三章 眼光真差

作家: 弹指婆婆纳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入夜,程蝶月回归了梦乐乡,厅里也早就坐好了许多人。

  明祎寒一如既往坐在老位置,靠着沙发,手里悠闲的晃着酒杯,薛思雅找了进来,黎子在一旁跟着小跑着,露出尴尬的笑容。

  “你来玩,怎么也不带上我?”薛思雅一眼就找到了明祎寒,自然的在她旁边坐下,明祎寒瞥了站在一旁的黎子一眼,他也是一脸无奈,薛思雅在院子里看到了他,愣是拽着他出来找人的。

  “这种地方不适合你。”明祎寒淡淡答了句。

  薛思雅表现出一副干练的模样,找了服务员过来,一脸傲娇:“谁说不适合的?国外的酒厅和上海的舞厅我也不是没去过!”

  明祎寒晃着酒杯,也没有看他,他虽是直视着前方的舞台,但是思绪早已经飞到天外去了,薛思雅坐在旁边说了些什么他也没听进去,指纹破案是没办法的,毕竟设备还没有那么先进,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证明杜念卿的清白?

  “明祎寒!”薛思雅瞪着他,看他神游的样子有些恼气:“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明祎寒被她的吼叫唤回神来,他凝眉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很平静的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你!”薛思雅气得咬咬唇,坐正身子,别扭到:“我就知道你没听见,算了,不说了!”

  “哦,那就算了。”

  谁还不是个中二的富二代呢?

  薛思雅气得但是却不能发作,只是瞪了明祎寒好一会儿。

  舞台的灯光突然熄了,薛思雅也从气恼中转向了舞台中央,程蝶月一身旗袍,绾着发,妆容精致复古,手中一把刺绣纨扇,遮挡住了半张脸,气质典雅,举动销魂,薛思雅盯着台上,眯了眯眼睛,怎么这女生看着有些眼熟啊?

  她脑海中仔细搜索着这张熟悉的面孔,待程蝶月将纨扇移开,整张脸映入薛思雅的眼帘,她才恍然记起这人她是在医院里见过的,她偏过头去看明祎寒,他正盯着舞台中央,眼睛都不眨一下,她蹙眉,难道他真的喜欢她不成?上次在医院里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了!对她那么贴心,完全就是出于喜欢才会有的!

  薛思雅又坐正了身子,高冷的盯着台面上的人,这人看着除了长得我见犹怜了些,她却觉得看了这矫揉造作的姿态让她觉得不舒服。

  “黎子!”明祎寒在音乐未停时,手挥了挥。

  黎子弓着腰,凑近他,听他说:“你去后台等程蝶月,待会儿就说是我让她过来坐。”

  黎子瞧了他一眼,又瞄了一眼薛思雅,谁知道正与她对视,他心虚的赶紧把眼神收回,应了一声就走了。

  “你跟他说了什么?”薛思雅盯着他,她知道明祎寒这种骄傲而且有时候又不爱说话的人,她要是不主动跟他说,他恐怕还真不会说什么。

  “我让他去等程小姐,等她唱完这首歌,请她过来坐坐!”明祎寒如是说道。

  薛思雅蹙眉,本来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情又因为她这一句给激起了恼意:“你是故意的?”

  明祎寒盯着她,俊脸上带着笑:“她是我朋友,请她来一起聊聊天,没什么问题啊!”

  “也好,我倒也想见见这位头牌人物,到底是何方神圣!”薛思雅嘴角上扬,摆出端庄骄傲的姿态,“能有能耐让你为之牵肠挂肚!如此痴迷!”

  明祎寒无所谓的挑挑眉,曲毕,换了其他人上去歌舞,不久,黎子就带着还未卸下妆容的程蝶月出来了,薛思雅在她穿着旗袍一步一扭的走来时,目光一直在她身上打量着,程蝶月很自然的无视了薛思雅的眼神,见了明祎寒,轻轻一笑,“三少。”

  “这位小姐是?”程蝶月在明祎寒旁边站着,也盯了薛思雅一眼,两人眼神对上的时候,程蝶月对她莞尔一笑,薛思雅亦然颔首浅笑,在外人面前,她总是要显得端庄。

  “我是他未来女朋友!”薛思雅光明正大的宣布主权。

  明祎寒睨了她一眼,程蝶月的脸色稍稍一变,而后很快掩了过去,明祎寒没有说什么,拍了拍自己旁边的空位:“别站着了,坐下吧!”

  “哦,谢谢三少!”程蝶月对着明祎寒笑得艳丽,薛思雅终于明白自己看她哪里不顺眼了,这样的人太不识趣了!

  她都已经宣告主权了,竟然还当着她的面故意对明祎寒含羞带笑,简直是太不清楚自己什么身份了!

  “你这刚恢复,朱全就让你工作啊?”明祎寒看着程蝶月,冷落了另一边。

  薛思雅自己给自己灌了一杯酒,程蝶月低头浅笑,“这跟朱经理没关系!其实是我自己坚持要工作的,我都已经耽误了这么多时间了,要是再不工作,我自己心里都不安!”

  明祎寒被她的话给逗笑了,他轻笑,“真没想到你还如此敬业,那日为何没有提前说一声就出院了?”

  “我本来也没有什么病,还在医院里待了几天,就闷得慌,而且还要您和朱经理轮流来照顾我。我已经心里很过不去了!而且住院的费用很贵吧?我怕我每个月的薪资都不够扣!”

  “呵呵,原来你在担心这个啊?放心!你住院的费用,我已经跟朱全说过了,由舞厅出了!”

  “啊?”程蝶月惊讶的出声,她蹙着眉瞧着明祎寒,眸光闪闪:“那,这怎么行呢?三少,这不合规矩的!”

  “没什么合不合规矩的!一切我说了算!”

  程蝶月羞涩的咬唇,垂下头去,嘴角勾起。

  薛思雅坐在一旁一句话也没搭,只是欣赏着舞台上的歌舞表演,时而有几处眼神飘过来,薛思雅也没搭理,依旧坐直了身子,姿态傲慢。

  黎子是觉得自家少爷太会撩人了!就不怕惹上一身麻烦啊?

  “哦,对了,镇上前日有人被打死了,这事你听说了吗?”明祎寒漫不经心的又提了一句。

  程蝶月眨了眨眼,一脸困惑,“我听说了,好像被打死的人是一个赌鬼!”

  “是啊!打死他的人是梦乐乡斜对面那家良缘铺子的伙计,听说是那老板娘指使人去做的!”明祎寒端起酒杯抿了口,语气平淡。

  “怎么会呢?会不会是搞错了啊?那老板娘看着也不是那样的人啊!”程蝶月吃惊,眸子盛满了诧异。

  薛思雅也有些蒙了,这么大的新闻确实有些难以消化。

  “你错了。”明祎寒长长的眸子眯成一条缝,凑近了程蝶月几分,盯着她,邪魅一笑,“有句俗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

  程蝶月一愣,脸颊微红,薛思雅只觉得刺眼,难道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他才把心思从那老板娘的身上转到这歌女的身上来了?可是不管再怎么看,那良缘铺的老板娘都不像是会去指使杀人的那种,她的气质瞧着很清绝,也让人觉得舒服,一般应该也是出自大家的。

  “那她现在岂不是被警察抓了?”程蝶月蹙眉问到,显得关切。

  “不然呢?任由她逍遥法外啊?”明祎寒往后一靠,“不过啊,现在警察那边也找不到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件事就是福祥所为,佚名所指使的!到现在为止,警察局也没有什么头绪!就一直把人关着,也不能做任何处决!”

  “哦,那就说明还有机会证明老板娘是清白的了?”

  “你认为她是清白的?”明祎寒语气轻佻。

  程蝶月点点头,“我就觉得她不像是那种人才对!”

  明祎寒若有所思的点头,转而偏头看向薛思雅,“思雅,你觉得呢?”

  “我跟她不熟,她是什么样的人我也不了解,所以到底她是不是指使别人把人打死了,我也不做任何说法。”

  这件事与她又没关系,她为什么要发表评论?

  明祎寒只笑不语,直到离开,他与薛思雅一同回明家。

  “明祎寒,你的眼光真差!”薛思雅很直接的吐槽他。

  可明祎寒的心思却不在她说的话上,只是很随意的问了句:“什么意思?”

  “这舞厅的头牌哪里好了?你看上她什么了?脸还是身材?”薛思雅也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小姑娘,国外的思想总是比较开放些,她们以前开的玩笑话总是很直接。

  “啊?”明祎寒觉得莫名好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但你得承认,她的身材确实比你好!”

  “......”薛思雅狠狠的瞪着他,“谁说我身材没她好了?那是因为我不爱穿旗袍,这种小洋裙又显不出身材!”她喜欢蓬蓬裙,所以裙身除了系腰,以下都不修身,自然看不出来什么身材好不好了!

  “那你也穿不就是了!这样当然看不出来了!”明祎寒脱口而出,纯属是无心说出口的。

  薛思雅咬牙,暗道,好!既然你喜欢身材好的!那我就穿给你看!想着她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材。

  “明祎寒,你等着!”她一定有办法让他把注意力都放在她的身上的!她还是有那个资本觉得自己比程蝶月要好很多的!

  此时,人已经进院子了,薛思雅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