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良媒 第九十一章 反着来

第九十一章 反着来

作家: 弹指婆婆纳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明祎寒抱着杜念卿回到自己的房间,将她放置在床上,看着她醺红的脸,嘴角抑制不住地扬起,这丫头为了套他的话也是够拼,明明就不会喝酒。

  又想到楼下的三个人,他给杜念卿盖好被子就离开了房间。

  下楼后,明祎寒看明胜堂和明祎轩一直在聊话题,明祎赫只是端正地坐在旁边听。

  “爸,你什么时候到的?”明祎寒走到明祎轩身边坐下。

  明胜堂抬眸看着他,眼底情绪复杂,他说道:“今天傍晚刚到的。”

  “你抱回家的那个女孩子是谁?”明胜堂往楼上看了一眼,最后目光又定在了明祎寒身上,询问的语气很平静。

  明祎赫看向他,明祎轩知道是杜念卿,所以在想要怎么帮忙解释,就听明祎寒说道:“她是我的新跟班。”

  “新跟班?”明胜堂明显不信,他怎么可能找女孩子当跟班。

  明祎轩看着他,明祎寒继续说:“嗯,她欠了我钱,但是还不上,只能用其他方式抵债。”

  “是这样。”明胜堂开始被他说得半信半疑了,但仍有疑惑:“既然她是你的跟班,为什么反倒是你抱着她回来?”

  “今天情况有点特殊,她喝多了。”

  明胜堂“哦”了一声,他知道自己的小儿子的性格,也不是那种会撒谎的人。

  “不过我看了你跟思雅的事情,我觉得你作为一个男人,应该要有担当,负起责任来!”明胜堂看着明祎寒,继续说:“再有我们明家跟薛家关系交好,你们两个人若是能在一起也是好事!”

  明胜堂当然是希望明薛两家能够联姻的,这也是明老爷子期望的。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明祎寒直截了当。

  “......”

  明胜堂凝眉盯着明祎寒,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小儿子比以前还要更加与人疏离了。

  “好,随你,我也不逼迫你。”明胜堂说道,他起身,顺手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看了三个人一眼,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也都早些回房休息吧!”

  “好!那爸你也早点休息,这几天辛苦了!”明祎赫起身目送明胜堂离开。

  “嗯。”

  等明胜堂上楼以后,明祎赫也看了眼时间,对坐着的两人说道:“你们都早点回房休息吧!”

  走之前他还瞟了明祎寒一眼。

  明祎轩本来也要走,但是被明祎寒抓住了手腕,明祎轩垂眸看着他,“怎么了?”

  “你先坐,我有话问你。”

  明祎轩眼珠一转,大概已经猜到了他要问他什么了。

  “你要问什么?”

  “你跟佚名说了什么?”明祎寒直入正题。

  明祎轩张开双臂搭在沙发背上,说道:“其实也没说什么啊!我就是觉得你们两人之间最近好像在闹别扭,想帮你们和解而已。”

  明祎寒斜睨着他,满满的不相信,明祎轩被他的眼神看得瘆得慌,气氛一度尴尬,最后明祎轩故意装困,夸张的打了个哈欠,赶紧起身,“那个,老三,我真的很困了,先上去睡了啊!你也早点睡吧!”

  “......”

  明祎寒回房后,就看到杜念卿侧躺着,整个人将被子缠了起来,他走到床沿,想要把被子给掖好,杜念卿一条腿把被褥压得死死的,他怕把人吵醒,轻轻地抽被子,但是愣是没能把被子抽出来。

  “......”

  明祎寒皱起了眉头,他盯着床上睡得死死的人,这丫头睡相怎么这么差?

  杜念卿突然翻了个身,正面对着明祎寒,他心跳突然加快了一拍,愣愣的盯着杜念卿桃红的脸蛋,小嘴一张一合,怀里还搂着被自己压着的杯子,没有一点要醒的迹象。

  “......”

  明祎寒呼出一口气,无奈地摇摇头,想要帮她把被子盖好,杜念卿却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把他给吓一跳,只听杜念卿喝了一句,“手别乱动!”

  “......”

  她这是醒了?

  接着又听到她说:“这是我的玩具......”

  “......”

  “谁都不许抢!”

  “......”

  他算是清楚了,她这极有可能是在说梦话!他也算是见识了这丫头喝醉酒以后有多奇葩了,她这醉酒反应反射弧是不是有点长啊?

  “不跟你抢,你睡好一点,别着凉了!”明祎寒说完就觉得自己可能也是不对劲了,居然跟一个说梦话的人对话?

  杜念卿抓着明祎寒的手腕,倏而将他的手臂拽进怀里,搂着,“奶奶......”

  明祎寒额上刷下三条黑线:“......”

  奶奶?

  “奶奶,我想你了...”杜念卿的嗓音沙哑却糯糯的。

  明祎寒微愣,盯着她,看着杜念卿憋屈的小表情,他觉得好笑又心疼,他想起了上次杜念卿跟他说过的关于她自己的童年故事,她肯定很依赖她的奶奶吧?毕竟是她小时候最亲近的人。

  明祎寒弯下腰,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拨开,他这才发现她的额头发际线往上一点,在一撮黑发中有一道隐藏着的伤疤,他皱眉,摸索着她头上一条指节长的伤疤,杜念卿明显的皱了皱眉,她放开了明祎寒的手,去拍掉摸索她伤疤的手。

  明祎寒只是盯着她,她头上的伤疤是怎么来的?

  他开始觉得杜念卿好像经历过许多事。

  翌日,杜念卿在头疼中醒过来,她觉得自己整个脑袋都胀胀的,她睁开眼,面对着天花板,觉得这个环境很陌生,她坐起来,就看到自己所在的房间很大,布置简约,只有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书架跟衣柜。

  窗外的阳光已经照射进房间,细细碎碎的打在了书桌上,她抬手摸抚上自己的额头,摸到了自己的伤疤,愣了一下,她好像梦到有人按她的伤疤。

  正当她开始回忆昨晚的事情的时候,房门已经被推开了,明祎寒颀长的身材从门口走到床边来,手里还端着一杯茶,他与她疑惑的目光对上,而后又摆出冷漠的表情,“你可终于醒了,我以为你喝多了醒不过来了呢!”

  “真是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明祎寒将手里的醒酒茶递给她,一边吐槽着,“酒量差成那样,还跟我玩真心话大冒险。”

  “......”杜念卿两只手端着茶杯,有些尴尬的抿了一小口,明祎寒随手拉了一张椅子,在床边坐下,看着她,“我说,你昨天跑过来跟我说了一大堆要帮我的话,还说什么执行协议要伺候我,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反着来的?你就是想让我伺候你吧?”

  “......”

  “不不不,我也不敢,我怕您伺候我,我容易折寿。”

  明祎寒睨着她,她吐舌,笑了笑,“其实,这只是个意外!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了。”

  明祎寒傲娇的冷哼一声,“你还想有下次?”

  “没有了!没有了!”杜念卿赶紧下床,明祎寒从她手里接过茶杯,交代道:“对了,我爸现在回来了,你最近最好少跟他来往,我已经跟他说了你是我跟班的事情,我肯定不会让你跟他接触,但如果避免不了的话,他要是问什么,你就装傻。”

  杜念卿看着他,明胜堂回来了?

  “哦。”杜念卿乖乖的点点头。

  “你头不疼了吧?”

  杜念卿笑着摇头,明祎寒颔首,起身:“那就好,赶紧起床,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

  “问那么多干什么?跟着不就行了?”明祎寒没有告诉她,说完就又离开了房间。

  杜念卿努努嘴,这怪脾气!

  等她整清楚下楼,明祎寒跟明祎轩都坐在沙发上,看到她下来,明祎轩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调侃她,“阿名,你昨晚什么情况?是太兴奋还是情场失意啊?喝了那么多酒,都要老三抱着回来!”

  杜念卿偷偷瞄了明祎寒一眼,他一脸冷漠的看着手中的报纸,她尴尬的笑了笑,“昨晚那是意外!”

  “意外?”明祎轩听到这个,赶紧走到她身边,凑近点问了一句,“什么意外?”

  杜念卿又瞄了眼明祎寒,用手肘顶了顶他,“反正就是意外!”

  说完她就走向了沙发,站在明祎寒面前,“好了,我们走吧!你今天要去哪儿?”

  明祎寒放下报纸,拿起桌上的纸袋递给她,她接过纸袋,还在好奇是什么,摸到纸袋的时候,热乎乎的,她低头一看,发现里面装着几个热腾腾的包子,她又看着他,明祎轩立刻走过来接了一句话,“阿名,这可是我们家老三特地让黎子去给你买来的小笼包,这家包子铺可是上海很有名的百年包子铺,味道超好!”

  明祎寒抬头睨了他一眼,这货嘴巴怎么那么大?

  然后很不自然的说了一句:“你既然是我的跟班,那我当然不会亏待你。”

  杜念卿眨眨眼,愣愣的看着手里的包子,明祎寒抬眸看了她一眼,起身背对着她,往门口的方向走去,“走吧!”

  明祎轩拍了拍杜念卿的肩,“阿名,靠你了!”

  杜念卿与他对视一眼,点点头,她一定会想办法打开明祎寒的心房,让他信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