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双生 648 九阴真经,玄铁重剑,杨过濒危

648 九阴真经,玄铁重剑,杨过濒危

作家: 寿限无 类型: 科幻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拜师啊……”武娇娘和杨绮对视一眼,神色都微妙起来。灭恶联盟盟主把女儿送到贾腾鹰的手底下,还要“随侍左右”,这可不是一般的羊入虎口,完全是把女儿往绝世天坑里推。要是郭靖识破了个中内情,说不定会捶胸顿足的在地上打滚三圈,一张老脸就别提往哪搁了。

  郭靖却没料到这些,他只觉得让郭襄拜师杨绮是个很好地选择。武争锋辈分太高,想拜也拜不上。杨绮呢,他沾点便宜厚厚脸皮,勉勉强强能算个同辈。所以让郭襄拜师杨绮,倒也算是合情合理。

  不过他一见武争锋和杨绮的眼神交流,还以为对方犹豫,心中一动,忽然发现自己的举动貌似不妥。

  武林中人拜师收徒,讲究个缘分,也讲究个双赢。

  师父需要弟子,若是有天资上佳之徒投入门下能够壮大门楣,门派也会随之更强。就好比岳不群想要中兴华山派,就要广开山门接纳四方。江湖中基层门派、武馆,为了收一个天才弟子,或许会出手争抢,甚至都会打个头破血流不可开交。

  同样,弟子也需要师父,郭靖就是个最鲜明的例子。一开始江南七怪指导之下,武功烂的无可救药。后来遇到马钰,功夫立刻大有长进。后来够受了洪七公、周伯通、一灯大师的指导,才算是真的脱胎换骨,一飞冲天。有时候郭靖自己也觉得,就算不是郭靖。换了一个李靖、马靖。若有机会接受那些超绝高手的指点,成就也必然不低。他的师尊对他的确有栽培大恩,所以他一直尊师重道。

  门派与弟子,也遵循着类似供与求的市场关系。哪一方站在优势位置,哪一方就有挑选权。

  而逍遥派,它的强悍,不论是从丐帮老辈里流传下来的传说。还是今日的亲眼所见,无一不证明了它的高大上。放在修仙小说中,就是那种连主角也要费劲千辛万苦、各种打拼各种擂台各种磨练厮杀之后,才能欢天喜地的成个外门弟子的那种超级豪门。

  自家襄儿资质虽然不差,就连金轮法王也见猎心喜,但还没有到达绝世之才的地步。就这样空口白话的去学人家的本事,而且还是那种能够让人常保青春、近乎仙法的神功绝艺,也的确不符合江湖规矩。

  这一切在郭靖脑中电转而过,心下思虑一瞬便有了计较。随即开口道:“前辈、杨姑娘,若无虚竹子前辈高义传功,就没有在下今日的降龙掌。如此大恩无以为报,在下愿将九阴真经赠与贵派。贵派神功无数,本不应班门弄斧,但在下一点心意。还望笑纳。”

  “岳父!爹爹!”耶律齐和郭襄都轻声惊呼。九阴真经关乎重大,为了这本神功曾经闹出过多大风波。今日为了让二女儿拜师,郭靖竟然不惜拿出了九阴这等重宝,让郭襄实在是感动万分。这个平日极其严苛的父亲,此时让她眼中湿润。她这才惊觉,自己的爹妈已经满头白发,不再是记忆中英明神武的模样了。

  武争锋与杨绮互相一点头,杨绮便开口答道:“都说到这份上了,那我也不妨与郭先生、黄夫人明说。我们一派上下都很喜欢小襄儿,也早有将她收入门中的意思。今日来此本便想提及此事。郭先生的意思我明白,实话说九阴真经天下闻名,我们也的确很想参详这本不世秘典,但我应允收徒之事绝不是为了九阴真经才点头的。小郭襄,可不止这点价值。”

  杨绮一谈正事,大家闺秀的假面便给忘到一边去了。但她只要正经起来,自然而然的便散发出大将之风,口中的刚正之气便浓郁起来。那一双眼睛明亮又笔直,看谁都带着一股堂堂正正的王道气势。郭靖本就是直肠子,又常在军中,杨绮这眼神、这直言,倒是让他极为舒服。

  当即大他喜拍板道:“好!那郭某次女,便拜托前辈及杨姑娘费心了!来,襄儿,磕头、端茶、拜师!”

  “是!”郭襄激动的站起来,能够拜入逍遥派,她是一万个愿意。

  黄蓉当即便着人收拾场地,在众人见证之下,郭襄恭敬肃容,一头拜下。咚,头扣在地上,她就算正式入了门墙了。天地君亲师,拜师需要三叩九拜,但郭襄只扣了一个便被杨绮拉了起来:“行了,这一个算是个仪式,以后都不用再跪了。我这里,不兴这套。”

  顿了顿,杨绮又背着众人,只对郭襄狡猾一笑接了下一句:“当然,要是你哪天惹我不爽了,那就哼哼哼……”

  “这”郭襄被笑得汗毛倒立,话说拜这家伙为师真的对吗,不会被恶作剧捉弄死吧?为了小命着想,郭襄立刻一本正经的表忠心:“师父放心,襄儿绝不会忤逆师父……”

  “别别别,师父师父的太难听,一听就特别显老。”杨绮再次拍了拍郭襄的脑袋,偷手抓了抓,不过这次动作就温柔多了:“以后还是叫姐姐,你就安安心心给我当侍女吧,小桃。”

  郭襄像一只被摸了头的猫咪一样,俏脸微红的微微低下头,羞答答嘤嘤应道:“嗯,杨姐姐!”

  正式定了师徒名分,两边便是亲上加亲,真正的热络起来。郭靖直说要送上拜师礼,杨绮表示根本无所谓,你非要送礼的话我也不拦着,不过回头随便弄点什么意思意思就行了。

  黄蓉直称杨绮为妹子,杨绮便也以大哥、大嫂回称,闺秀假面全开,真叫个礼仪周全、毫无瑕疵。耶律齐等小辈上前重新见礼,郭芙再不爽也只能忍了,捏着鼻子叫了一声前辈。郭破奴在拜见前辈时一脸怅然,似乎不想成为晚辈。郭芙见状又大觉有趣。终于在调-戏弟弟的过程中找回了一点好心情。

  一场欢宴。热热闹闹的结束。席间杨绮努力维持着闺秀假面的耐久度,多次悬崖勒马,总算是维护了下来。宴会结束后,小辈们去外边交流。武人见面少不了比武,互相嚷嚷着要比划两下。寒冰自然早过了出头争胜的年龄,婉言谢绝。但凤初心性烈如火,决定拽上一群姐妹教那些小犊子怎么做人。

  而主席众人。便移动到后院清净处叙话。众人在一处凉亭落座,月色蓉蓉,倒是好景致。

  实话说杨绮真的不想再继续唠嗑了,她觉得自己的紫装假面的耐久度唰啦啦的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碎裂。但没办法,有一个问题必须要问,只能接着忍了。

  “老郭……咳咳,那个郭大哥,黄大嫂……”大哥什么的好恶心。根本不是我的风格,肉麻死我了,我快受不了了!但是不行,必须忍住。为了革命事业,杨闺秀,一定要挺住啊:“早先我们造访了终南山活死人墓。未曾寻到神雕大侠夫妇。却偶遇了小淫……遇到了周伯通前……呃……”

  周伯通算前辈?平辈?后辈?妈蛋,敬语什么的真是麻烦透顶,连话都没法好好说了!

  杨闺秀卡克了一下,放弃一般的忽略了过去:“他说,一灯大师如今身在襄阳。实不相瞒,我们到襄阳来,其中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寻访一灯大师。大理段氏与我逍遥派祖辈有旧,更保存了我派两门武功。我等想找段氏寻回本门武功,所以必须要与一灯一见。不知一灯如今身在何处?”

  说到后来,杨闺秀实在懒得说敬语了。连“大师”两个字有省了。

  不过提到这个话题之后,郭靖黄蓉两人却没有注意到这点细枝末节,他们两人的表情却都奇怪的双双黯淡下来。那两张微显沉痛的脸,怎么看都不大对劲。

  杨绮一愣,我说,你们黯然个什么劲儿啊?呃,等等,该不会是一灯那老和尚不行了吧!不对啊,一灯修为不差,如果与郭靖差之不远的话,怎么着也能再活个十来年,不至于现在就投奔佛祖吧?

  “妹妹既然问到,我们也不妨直说了。”黄蓉回答道:“一灯大师数日之前的确来到襄阳,但因突发急事,三日前又马不停蹄的离去了。”

  又走了?找个老和尚怎么这么难?武争锋一皱眉:“急事?”

  “嗯……”黄蓉隐蔽的看了一眼郭襄,微微迟疑一下,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有一故人身受重伤,命在旦夕。那人对家国天下都有功劳,一灯大师不能任其早夭,便带其离了襄阳,四处寻法医治。实话说,今日听闻逍遥派高人驾到,我夫妇两人喜不自胜,也是因为久闻逍遥派医术通神,想求贵派施救。所以……”

  “等等,等等啊娘亲!”郭襄忽然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缓缓站起来,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黄蓉,仔细搜寻着对方脸上的每一个细节,似在想方设法的否认自己的某个猜想。但是她失望了,因为这两人的表情里全是恶兆。郭襄声音颤抖、表情无助:“爹爹,娘亲,你们所说的那个身受重伤、命在旦夕之人,到底是……”

  黄蓉没有说话,郭靖却长长叹了一声。最近他心力交瘁,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此。他忽然挥出一掌,龙吟阵阵,赫然是降龙掌。掌风激荡之间,小亭子外花木被掌风所激,哗啦啦的倒伏摇晃。而这些花木倒下之后,却自其中露出了一把剑来。

  那剑又大又厚,既宽且长,连上剑柄估摸长度不下一米七。黑漆漆的剑身没有锋芒,却极是厚重。它静静的插在地上,一动不动,但却像一个沉默的绝世高手。又是威严,又是孤独。

  黄蓉轻声叹道:“这是你杨大哥送你的礼物。”

  郭襄已经彻底呆了,她怔怔看着那黑色重剑,眼中飞速蓄满了泪水。数年前遇到杨过时,神雕侠武功有成,便不再到处背着重剑了,是以她也没见过这把剑。但玄铁重剑的传说已经与神雕大侠的形象融为一体,一提神雕大侠,必有玄铁重剑。

  但凡剑客,剑在人在。

  如今剑在,人却不在。

  如此临别赠剑,到底是交代、是补偿、是愧疚、是诀别?已经难以说清了。之前的一幕幕涌上心头,空无一人的古墓、被毒虫啮咬的襁褓、忽然招老顽童拜访的异常举动,以及父母那一只隐隐不散的愁绪,终于与这把孤独的重剑一起组合成完整的图景。

  神雕大侠杨过,重伤濒危,命在旦夕。

  宝剑空在,却没有了用剑的人。

  郭襄只觉无尽酸楚涌上心头,一时间甚至有些天旋地转、脚下发软,连眼前视野都发黑了。黄蓉一声惊呼连忙扶住,却见女儿双目无神,表情呆滞,哭都哭不出,似哀莫大于心死。

  但只听呼啦一声,一个高挑的身影穿空而出,正是杨绮。什么大家闺秀的假面,全都被扔到一边去了。杨绮一伸手,抓住了那玄铁剑的剑柄。

  嗡,宝剑似有灵一般,呼的开始鸣动。与普通剑鸣不同,这玄铁剑的鸣音深沉、浩大、粗犷,好似重金属的摇滚乐。

  “哈哈哈哈,好剑,好声音!”咔嚓,碎石崩飞,狂风大作,杨绮一把便将玄铁剑拔了起来。这一拔,连大地都轻微的震了震。

  嚯,真重,杨绮目露奇光,过手一掂便心中有数。这剑,根本就不是什么八九十斤,而是整整九百九十九斤。至尊功奔流涌入剑身,随着真气的灌注,这神奇的重剑剑身上放出微微的深红色光芒来,而且竟然还能变得更重。

  杨绮单手抓剑用力一挥,一个庞大的打击弧刮过虚空。轰隆,半空中如同掀起了一片暴躁的风暴,大风吹得四周花草全部无力的断折抛飞。典雅的发式啪的一下便披散开,杨绮长发飞舞,和着那重金属乐一般的剑鸣,剑气澎湃、狂气冲天。

  郭靖黄蓉相顾骇然,单手抓剑并不出奇,出奇的是那一瞬挥剑绝浮云的气概。不似方外隐者,倒像盖世霸王。而郭襄只是愣愣看着她,重剑的鸣音唤回了她的神智。

  咚,沉重的声响中,杨绮右手抓剑往肩上一扛,左手对郭襄一招手,目光锐利气势迫人:“蠢丫头,哭什么哭,真没出息,他人还没死呢!况且,有姐姐我罩着你,怕什么?不论天南海北,咱一起找过去,敢叫日月换新天!”

  “杨、杨姐姐”郭襄咬了咬嘴唇,终于带着哭腔呼唤一声扑了过去,被杨绮一把搂在怀里。拍拍郭襄的脑袋,杨绮转头看向郭靖,一切伪装都抛诸脑后:“老郭,他们人去哪了?”

  郭靖被一句老郭叫的一愣,然后立刻反应过来,干脆利落答道:“一灯大师带着过儿和龙姑娘一路去向西南,乃是回大理寻药去了。”

  “哼,那倒是刚好顺路。”

  事不宜迟,第二日,逍遥派便动身离了襄阳城。怀里揣着九阴真经,杨绮领着一群人马,直直杀向了云南、大理。

  一灯、杨过、小龙女,北冥神功、凌波微步、六脉神剑,所有想要的想找的,都指向了那里。(未完待续。)

  ps:本来以为上午能处理完,没想到琐事繁杂,一天才搞定。章节数少了一章,所以这一章多写一点,字数上倒是不差多少。缺的部分,明天多写一点补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