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太子妃 第一百六十四章 初步调查

第一百六十四章 初步调查

作家: 苏苏小秦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啊?杨西念愣了神,手上一松,李菀茗掉了下来。

  勘勘稳住身形,李菀茗愤怒的看了一眼杨西念道,“你干嘛突然松手啊,吓死我了。”拍了拍胸口安慰了下自己扑通狂跳的小心肝。

  “为什么要让杨擎那样?”杨西念皱眉问出了声,他实在想不出给杨擎下药跟与破案有什么关联。

  “他只有中了春/药,才会露出马脚,而这个马脚,就在这个宫里。”李菀茗捂了嘴凑在杨西念耳朵边小声神秘道。

  马脚在宫里?杨西念有些想不明白,不知此话怎解,疑惑的望了李菀茗一眼,等待着回答。

  “你就没有感觉,杨擎很紧张那个云裳吗?”李菀茗一副看猪的表情看着杨西念。

  云裳?好久没有听到过得名字,这样一个女子,让花丙辰这个妖孽美男为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足以见证她到底是何等美貌。

  “只知云裳与杨擎关系不一般,但也没感觉很在乎,毕竟杨擎的女人,不在少数。”杨西念皱着眉头回答道。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李菀茗摆出一副说书人的模样,清了清嗓子,“那日在承德殿你还记得吗?就是皇后要将云裳押入天牢处斩的那天?”

  “记得,”杨西念点点头,随即更加疑惑,“可是那又如何?”

  “那你还记得杨擎维护云裳时说的一句话吗?”李菀茗急声道,就怕杨西念说一个不字出来。

  杨西念果然没有让李菀茗失望,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李菀茗仰天长叹,怎么会有这么健忘的人?

  “还是我来说吧,杨擎当日说,云裳,不能带走,只要我在这里。”李菀茗边说边学着杨擎当日说这话时的表情与动作。

  杨西念又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好像真是这么回事,点点头,“仅从这么一点你就可以这么确定杨擎的心思了?”

  “可以,我相信我那日绝对没有看错,杨擎对云裳,眼里的紧张焦急之色虽然有被掩藏,但还是被有心的李菀茗给发现了,这也就成了杨擎的一个致命弱点。”

  杨西念重重的点了点头,李菀茗说的不错,只要对一个人动了心,那么这个人就不再坚强,而是变得有了软肋,得时时刻刻保护着。

  “那么……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吗?”李菀茗小心翼翼的指了指天牢内部,对杨西念轻声道。

  “可以了,”杨西念轻微点下头,“但是,我也一起去。”

  前一句话让人飞入天堂,而后一句话则是从天堂掉落摔得粉身碎骨。

  “好吧,一起。”李菀茗半死不活的耷拉着脑袋,一步一步挪近了天牢。

  还是那般昏暗的光线,灯光在墙的两壁上明灭跳动着。

  一个獄卒迎了上来,问李菀茗要探谁的监,李菀茗答曰皇后,却被獄卒给拒绝了。

  只得拿出自己刚受封的称号出来显摆,这才被放行通过了去。

  杨西念自是不必说,皇上儿子的身份往那一摆,就是标准的通行证,二人一前一后的走了,来到了皇后关押处。

  皇后独自一人坐在牢房的干草堆上面,只有这一处相对比较松软,就算如此,也让皇后屁股酸了不少时候才渐渐适应,秋月的尸体早被獄卒清理了出去,放在了停尸房,等待案子结了以后下葬,皇后依然还是以前那般模样,只是衣服破损了些,头发乱了些,脸上消受了些……

  一听有脚步声向自己靠近,条件反射性的抬起了头,深陷的眼眸望着门槛外的二人,竟是一时间没有认出来。

  李菀茗看着皇后成了这幅模样,不禁心里涌上一股心酸,真的是爬的越高,摔得越惨啊,自古后宫空余恨呐,不由的摇了摇头,忽的想起杨西念还在自己身边,担忧的看了他一眼,发觉并没有异常,这才松了一口气。

  “念儿?”皇后良久后出声道,李菀茗又被他给自动忽略掉了,眼里只看见杨西念一人。

  杨西念点点头,上前一步,更加靠近了栏杆,皇后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步履不稳的移到栏杆前,双手伸出栏杆外,紧紧抓了杨西念的手,激动的颤抖着,“你终于来看母后了,真是太好了。”声音不禁有些哽咽。

  “对不起,母后,”杨西念略微歉意道,“对了,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一听是好消息,皇后立刻来了性质,用袖子抹了抹眼角,细听着。

  “父皇同意菀茗为你翻案。”杨西念语气里透露出一丝骄傲,随即快速消失,“但是,只有三日期限,时候一到,若是还没有结果的话,那就……”杨西念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一脸悲戚,想起自己亲爱的人要离自己远去,心里就一阵难受泛着苦涩的泡沫。

  皇后此时脸上的表情变换极其丰富,一会红一会白的,心里也是复杂无比,皇上这到底是卖什么关子?还有那个李菀茗,怎么自己的警告全然没有效果呢?她把自己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了?

  “皇后娘娘不要多想,我一定会帮助您的。”李菀茗上前一步,并肩站到杨西念身边,安慰到。

  “你?怎么又是你?”皇后故意装作一脸的闲恶,“你都没有听过我说的话吗?你都没有记性吗?”

  略微尖锐的话像是玻璃渣子一般,深深地扎进了李菀茗的心里,但是她脸上却毫不动声色,怕被杨西念察觉。

  “你走,你走啊,谁要你惺惺作态?”皇后看着李菀茗莫不出声,更加嚣张了起来,怒声斥道。

  “母后?”杨西念终于看不下去了,皱了眉喊了一声,一手捏住皇后的手。

  “怎么了念儿?”转头看向杨西念时,却又换成了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菀茗是我的太子妃,是您的儿媳,请你不要这样对她说话,”英眉紧蹙成一个川,“而且你不知道,菀茗她为你做了……”

  即将说完的话被李菀茗打断,李菀茗在他腰上掐了一把示意他别再说了。

  “为我?我让她为我做了吗?我从一开始就告诉他说不用了,可是她的耳朵中看不中用,本宫说的话,她权当了耳边风了”皇后收回双手,将之拢于宽大的袖子中。

  李菀茗闻言低头咬了咬下唇,贝齿深陷软唇却毫然不知所疼,秋水眸续了泪水,似是要滴下来了,深呼吸了口气,将眼泪硬生生逼回去。

  “皇后娘娘,不论你怎么说我,接下来我要做的事,还请你配合。”李菀茗调整好状态,一脸认真的看着皇后!

  “什么事?”皇后漫不经心的达道。

  对于李菀茗,她真的是喜欢不起来,感觉她总是傻乎乎的,一副天真的模样,看了让人生厌,在这个皇宫也没有办法生存下去,更没有办法辅佐杨西念登上皇位,柔弱的小白/兔,皇宫最不需要,因为那些奔走的下人个个都是小白鼠小白/兔。

  “关于秋月之死一件事。”李菀茗强调到。

  “问吧。”皇后又转身坐回了干草堆,一脸无意淡然的模样,“不过你要是说,那凶手就是我的话,那么,你还是请回吧。”

  “不是的,皇后娘娘,我来此,是为了给你翻案的,为了你的清白,也为了不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李菀茗坚定了神色。

  死去的秋月就像是她以前的丫鬟皖碧,我不杀伯仲,伯仲却因我而死,不管怎么样,心里还是感觉负债累累,所以看了秋月的事情后,她更是心里怒气难平,一定要抓到真凶!真凶是谁已经有了眉目,站在缺乏的是证据,而证据,恐怕只能以皇后这里为切入点。

  “好了,不要废话,说吧,要问些什么。”皇后娘娘不屑的看了李菀茗一眼,随即有道,“我现在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我的念儿,与你并无半点关系,你记清楚了,免得以后误会。”

  杨西念皱了眉,自己母后说的话真是越来越尖酸刻薄,自己都有些听不下去了,转头看了看旁边的李菀茗,眼里有些失落,但也不至于伤心难过,心下稍微放平了一点,缓缓靠近李菀茗,一手将之小手包裹了起来。

  感受到来自另一个掌心的温暖,李菀茗心下一暖,抬头对视上杨西念温柔的眸子,灿烂一笑。

  “那么请问皇后娘娘,秋月活着的最后一天,去见了谁?”李菀茗目光转向一旁的皇后,沉声道,此时,俨然就是一个捕头的模样,英姿飒爽。

  “杨擎……”

  李菀茗杨西念二人对视一眼,露出个了然的眼神,微微一笑,突破口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