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太子妃 第二百一十五章 胡编乱造

第二百一十五章 胡编乱造

作家: 苏苏小秦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不吃我吃完了就走了,你自己待着吧。”李菀茗送了一块肉进嘴里,又威胁着莲香。

  莲香看了一眼狼吞虎咽的李菀茗,咬了咬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筷子戳进一盘菜,加了一筷子就送进嘴里。

  李菀茗眼尾余光扫见莲香开始吃饭了,心下一松,轻摇了下头,继续吃了起来。

  主仆二人埋头苦吃了起来,吃的半饱时,李菀茗放下筷子,一把拿过放在桌角的女儿红,拍开封泥,一股甘醇清香扑鼻而来。

  顺手扯过一个碗,倒了一杯,观其色泽,明艳如琥珀,透明如镜。

  端起酒杯放在鼻尖轻嗅,陶醉的闭了眼,轻珉一口,酒入口芬芳馥郁,回味醇厚甘鲜,清香缠绕舌尖辗转千回。

  “这位姑娘,是否介意在下坐下共饮一杯?”一个轻佻的声音在李菀茗头顶响起。

  端着酒杯的手一僵,以为是哪路的花花公子前来调/戏,嘴角讽刺一笑,抬了眼,想要看看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胆,居然敢调/戏太子妃。

  眼光一撇,一双黑靴,再往上却是一片似火的红,这人是什么品味,真够低俗的,皱了皱眉,继续目光上移,瞳孔一缩,握着酒杯的手不由紧了紧,脑海里浮现两个字,妖孽。

  花丙辰眯着双眼笑嘻嘻的看着上下打量他的李菀茗,还摊开双臂,让她看的更透彻些,“这位姑娘,对在下的容貌,可还算满意?”

  居然是这个小无赖,李菀茗翻了个白眼,继续喝酒,不理会他,上次因为他,自己还跑进寺庙跟人家大打出手,还没跟他算账呢。

  见李菀茗不理会他,花丙辰却丝毫不觉尴尬,径自一掀长袍,坐了下来。

  一旁正在吃菜的莲香看见桌前忽然多了个美得妖孽众生的男子,脑子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筷子咬在嘴里,直愣愣的看着花丙辰,目光移不开。

  “咳咳……”李菀茗斜了一眼座位对面正犯花痴的莲香,轻咳几声提醒她回神,真是没出息的东西,见到美男眼珠子都直了。

  “额……咳咳,”被李菀茗一声高过一声的咳嗽声唤回了神,莲香也轻咳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头偏向窗口,吐了吐舌头。

  “你不请我喝一杯吗?”花丙辰伸出修长的手指,点了点一旁的女儿红。

  “请啊,”李菀茗眉梢高挑,“这次我请客……”心里升起个恶作剧的念头,拍了拍花丙辰的肩膀。

  不知为何李菀茗的表情让花丙辰觉得有些危机感,但也没有细想,当下爽朗一笑,媚态丛生,优雅的拿了个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仰头一饮而尽,竟也有种英雄情长的感觉。

  一杯酒下肚,刚开始还觉清冽可口,待到滑到胃里,便如火一般烧热起来,脸上也浮上了一抹红色。

  李菀茗见花丙辰如此饮酒,只道是他有心事,也不阻拦,摇了摇手里的酒杯,看着里面透明的液体在杯壁四处乱撞。

  “权利,金钱,名声,女色,”说完偏头斜眼看向花丙辰,“你为何所愁?”

  花丙辰惊讶的看了李菀茗一眼,随即神色恢复自然,脸上挂上招牌式嘻笑,“我无欲无求,何来愁?”

  李菀茗不再看向他,摇头苦笑,“人生在世,哪有无欲无求。”就如她自己,也毫不例外。

  “也许我就是个特例呢?”花丙辰嘴角噙着一抹淡笑,看着眼前这个顾尘峰爱到骨子里的女子,心里划过一丝惆怅。

  李菀茗摇头轻笑,不再多问,既然人家不想说,那就没必要再打破砂锅问到底,于己于他都尴尬。

  桌上第一次陷入了沉默……

  “你就不问问我们酒楼的事吗?”花丙辰挑起了话题,打破了沉静。

  “酒楼?”李菀茗诧异了,眼珠子转了半天一个劲的想,我们的酒楼?

  “你居然忘了?”花丙辰感觉到一丝不可思议,那时候她跟自己可是讨价还价了不少呢。

  “我想起来了!”李菀茗把酒杯放在桌上一顿,神色一正,“酒楼现在做的怎么样了?”

  “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慵懒的捋了捋额前的发丝,勾唇一笑,露出几颗白牙,看的一旁的莲香又是一阵双眼发直,“怎么会经营不好?”

  李菀茗切了一声,翻了个白眼,还真是臭屁的不行,随即又转眸过去,“日收入多少?”

  手指竖起一只,在空中转悠了一下,笑容神秘的看着李菀茗。

  “一千两?”李菀茗抓了花丙辰的手指,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失声道,“日收入才一千两你还好意思跟我说?你要是不行的话,那就放了我来!”

  感受到手指传来的温热柔软,花丙辰目光一凝,看着那根白玉手指,移不开目光,心里竟想着就这样多握一会。

  “额……不好意思。”李菀茗看着花丙辰的目光盯了某处不放,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落在了二人紧握的双手,神色一僵,连忙放了手,缩在身后在衣服上蹭了蹭,心里低咒一声,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没事,”手指传来的温热感觉忽然消失,心里略微失落,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即又挂上戏谑的笑容,“是一万两好吗?一千两,就如你所说,我怎么好意思开口。”

  “一万两!”桌上同时响起两道声音,一个来自李菀茗,另一个,当然是一直没有存在感的莲香发出的。

  没想到那酒楼居然能日收入上万,李菀茗也是暗暗心惊,又重新审视了下眼前嬉皮笑脸的男子,看来,土匪二把手,还真不是盖的。

  “怎么样,是不是爱上我了?”花丙辰似笑非笑的抛出这么一句话,“我可以勉为其难的收下你哦,至于你那夫君吗?我也不怕他。”摊摊手,表示无所谓。

  李菀茗白了一眼眼前这个狂妄自大的男子,真想掐着他的脖子让他不要再发出任何声音。

  “谢谢花公子厚爱,小女子还是更爱自己的夫君。”李菀茗凑近了花丙辰那张俊美妖邪的脸,双眼眯起,笑里藏刀。

  “如果你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我这里也随时接纳。”花丙辰盯着李菀茗的脸,眼里似真非真的笑意。

  李菀茗心里一惊,再像他眼里看去,却只见满满的戏谑与不正经,再无其他,好似刚才那一瞬认真,只是南柯一梦。

  “怎么样,被本公子的天人之姿迷倒了?”花丙辰嘴角一勾,邪魅一笑,头靠近了李菀茗,热气吐在她脸上,一股似梅清香扑鼻而来,让他流连忘返。

  李菀茗感觉到脸侧传来的温热气息,感觉有些瘙痒,不自然的后退一点,一把拨开花丙辰的脑袋。

  “不好意思,小女子感觉自家夫君比你好看一百倍!”

  花丙辰不再言语,一手拿了酒壶又给自己斟满一杯,放在手里晃了晃,又是仰头饮尽。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李菀茗见花丙辰如此饮酒,不觉心里豪气丛生,念了将进酒里的诗,“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花丙辰难以置信的看着李菀茗,手里的酒杯在半空中停下,整个人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大气不敢出一个,怕打断这旷世绝作。

  “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念到高/潮处,李菀茗拿了两只筷子在酒杯上敲了起来,引来了全酒楼的客人侧目,一时间,全场寂静无比,听着眼前这个紫衣女子的创作。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父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日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语毕,深吸了口气,收了筷子放在一边,忽然感觉四下安静无比,奇怪的抬眼四处看了下。

  只见莲香跟花丙辰甚至整个酒楼的人都好似看神仙一样的看着自己,神色有些尴尬,缩了缩手,干咳一声,偏头看向窗外,怎么自己就忘了,这种旷世奇作在这个时代是没有的,自己竟然一时忘情给念了出来,这可如何是好?

  正当李菀茗纠结下场如何的时候,本来平静的酒楼忽然像是炸了锅一样,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连花丙辰也眼带赞赏的看着李菀茗,双手抬起,缓缓拍了起来。

  “真是好诗,没想到,你竟然还有如此才华,真是深藏不漏啊。”

  “额……过奖过奖,”李菀茗拍了拍额头,不知该怎么解释,“胡编乱造,胡编乱造……”

  “那你这胡编乱造的本领,可是相当了得。”花丙辰哈哈一笑,显然不相信李菀茗说的话,看向李菀茗的目光多了丝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