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太子妃 第二百二十七章 若她在我必来

第二百二十七章 若她在我必来

作家: 苏苏小秦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粉色的窗纱倾泄而下,将地上静静躺着的绣花鞋给盖住,隐在粉色纱缦之后的人儿,一双勾人桃花眼闪烁,缓缓抬起头一只手,握了那粉色纱缦,在手间划过。

  三天了,自己逃出来已经三天了,整天窝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快要透不过气了,眼前又不期然的飘过杨擎那张邪魅的笑脸,握着纱缦的手猛然收紧,翻身坐起,不觉心里烦闷无比,将纱缦松开,穿上鞋子,站起身,踱到窗前,看着楼下街道,人来人往。

  忽然一处嘈杂吸引了她的视线,一手扶在窗桕上,掂了脚尖,翘首朝远处望去。

  只见街道前方走过来一男子,身后跟着七八个家丁,气势汹汹,周围的行人见了都纷纷避让,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扶在窗桕的手猛然锁紧,瞳孔睁大,贝齿轻咬下唇,那人,不正是那日自己在街上给了一巴掌的男子吗?他来这里干什么?难不成是知道了自己在这?心里一惊,小心翼翼的将一侧窗帘拉住一半,遮住自己的身影,自己则在缝隙中查看着这一切。

  “那边那几个,是不是王家商号的伙计。”王天霸全然不觉自己要找的人近在咫尺,而且还观察着自己,指了指在前面的几个人喊了一声。

  “是是是,少爷。”那几个人见王天霸走了过来,连忙点头哈腰的走了过来,站在他身侧。

  “回商号。”手指了指身后七八个人排成的两列队伍。

  “可是,那个黄衣姑娘?”

  “黄什么黄衣姑娘!王家商号再不运转劳资就要没饭吃没妞泡了!还管她那么多?!”一股无名火从胸腔腾起,大街上照着那个说话的下人抬手就是一巴掌。

  “是是是,一切听少爷的。”那人捂着通红肿胀的脸,喉间哽咽一下,跟在了队伍最后。

  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离去,旁边围观的众人对着王天霸离去的背影指指点点,嘴里不知道念叨什么,不过看那表情,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词。

  云裳目送着王天霸离去,直到看不见他的背影,这才放下窗帘,攥着双手,目光看着半空,神色复杂。

  王天霸找一个打了自己的女子需要把整个商号的伙计给调出来吗?如果真是这样,那王天霸可真是财大气粗压死人,可若不是呢?

  想了半天也想不通,烦躁的甩了甩头,将额前的发丝别至耳后,坐在床头,在枕头底下翻出来一个荷包,这个荷包还是花丙辰当日给她的,收起乱七八糟的思绪,拆开荷包,将里面的细碎银两全都倒了出来,数了一下,除却自己买男装女装还有这几日衣食住行,还剩余七十多两。

  眉头蹙紧,一天十两,这么算下去,估计再过七天,自己就要山穷水尽了,到时候,该如何是好?得自己找个赚钱的路子才行。

  当下主意已定,快速将细碎银两收进荷包,自己站起身在柜子里翻出一套自己前些日子买女装时一同买的男装换上,将高耸的发髻落下,绾了个男士发髻,对着铜镜,将首饰尽数卸下,转身看了几遍,察觉没有异样,抓起床上的荷包,开门走了出去。

  如此坐吃山空也不是个办法,倒不如出去找个地方开一个小店,虽然赚的钱不多,但是能供自己就好。

  一身利落男装穿在云裳这个娇媚的女子身上,倒是显了几分潇洒意味,走在路上,还有几个女子冲着她抛媚眼丢手帕,忙忙避之开来,拐进另一条巷子。

  “对不起,对不起。”刚到拐角,就见一个人影冲了出来,脚下没刹住,跟那人撞了个结实,云裳揉揉自己被撞疼的肩膀,转头怒视那道人影,准备出声斥责。

  话还没有说出口,转头也是刚看到一个不太清晰人影,听的道了一声歉,眼前就空无一物了。

  回想了下刚才听到的声音,现在才觉是略微稚嫩,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个小男孩吧,低头瞅了眼身上的男袍,秀眉皱起,上面赫然多了几个脏兮兮的印子,想来,大概是跟那男孩相撞时留下的,伸出白皙凝玉般的手在那几处轻拍几下,却忽的手上一顿,随即大惊失色。

  飞快的摸了摸自己的腰间,原本放在那里的荷包此刻早已不知了去向,回想起刚才那个男孩匆忙的样子,这才幡然醒悟,那男孩是个小偷!

  头像上了发条一般迅速转动,到处寻找着那孩子的身影,可是自己连那男孩的模样都没有看清楚,又从何找起?再加上自己如今的处境,若大张旗鼓的找一个人,恐怕她还没有将荷包找到,人就被别人抓回去了。

  一颗心慢慢下沉,无力的找了个墙角,缓缓蹲下身子,这下身上身无分文,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办?

  “滚开,你这个叫花子。”一个粗暴的声音响起,云裳抬眼看了过去。

  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老人手里拿着个破碗,把手伸向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身前,没要的一分钱,还被踹到在地。

  云裳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来的模样,不禁手攥紧了衣袖,紧咬着牙,不让眼泪掉出来。

  生活越是艰难,她就越恨杨擎,云裳此时遭受的所有一切,都是拜杨擎所赐,一定要让他也尝尝走投无路的滋味!在这之前,自己绝不能倒下!

  浑身仿佛又充满了力气,云裳站起身,仰头深吸几口气,将眼眶里打转的泪水逼回,正要抬脚离去,却发现大街上的人流发生了改变,都往同一个方向涌去,还满脸兴奋之色。

  云裳心里疑惑,便跟着走了过去。

  “各位父老乡亲,咱们揽月楼换了个新主子,想要将咱们的揽月楼换一种风格,所以呢,今日我按照主子吩咐,在此招纳人选。”一个涂的花枝招展的女子,站在一个刚搭好的高台上四下吆喝着,手中的帕子,不住的甩向底下围观的民众。

  “燕娘,招纳什么人啊?是不是新的头牌啊?”台下一个人似是识的那女子,高声打趣一句,引得周围的人轰然大笑。

  “都说了,我们揽月楼换新主子了,要改造,从今往后,揽月楼里的女子,卖艺不卖身。”手帕又是一甩,屁股一扭,娇嗔一句。

  “啊?那多没意思啊,整个京城,我还就喜欢你们揽月楼里头的姑娘,若是真成那样了,我以后就不来了嘛。”一个膀大腰圆的男子一听不乐意了,说完拨开人群就要走。

  “哎哎哎,赵老爷,话不能这么说啊,揽月楼的姑娘虽然以后不卖身,但是还卖艺啊,您还没有看过,怎么就能说没意思了呢,是不是?”燕娘连忙挥着手帕挽留着那人,看来是个老主顾,得罪不起。

  云裳这时也走到了跟前,看着台上那人一个劲的吆喝,觉得甚是无趣,转身准备离去,正在这时,身后那女子的声音又响起。

  “废话就不多说了,揽月楼招募各种琴棋书画,善歌舞的女子,有意者,可以来我这里。”

  善歌舞?云裳抬起的脚步又放回原处,若是自己在这里工作的话,以后的温饱不就解决了?可是……歌舞需要抛头露面的,自己这处境着实不适合,心下百转千回,现在一时半会也不找不到别的工作,不如先在这里将就一下,等自己找到了合适的,再换也不迟。

  主意已定,拨开人群朝台上的燕娘走了过去。

  “不知善舞剑者,可行?”

  燕娘一听有人想要加入,立刻来了精神,可是看向一身男装的云裳时,眼里的喜悦之色却迅速褪去,换成了尴尬。

  “这位公子,我们找的可是女儿家,你这……虽然一表人才,但……着实不妥。”

  一语既出,众人哄笑。

  云裳倒也不恼,知道现下自己是一身男装,眼带笑意,双手缓缓抬起头,摸上头顶玉冠。

  “我想你是误会了。”缓缓将玉冠取下,如瀑的黑发倾泄而下,周围的人都看直了眼睛,好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

  “燕娘,若是她在揽月楼,我一定天天来。”一个男子拍着胸 脯放下了豪言壮语。

  “我也来。”

  “我也来!”

  周围立刻有几个人随声附和,可见美女的魅力,是无穷的。

  云裳暗自庆幸这些人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自己为何一身男装的问题上,松了口气,挑眉看向台上的燕娘。

  “倒是燕娘眼拙,真不好意思。”燕娘弯着腰给云裳赔了一礼,随即面向众人,帕子一起一落。

  “你们说的话,我可是全都听见了啊,今天,我就收了这位天仙一般的姑娘,要是到时候看不见诸位的人影,燕娘可是不依哦。”

  “一定来,一定来。”

  燕娘满意的点点头,早已喜上眉梢,看向云裳的眼神也温和了许多。

  “这位姑娘,请随我来,你可是我们招纳的第一个女子,我们一定好处多多的。”

  “在进揽月楼之前,我有几个条件。”云裳一改刚才的低姿态,态度变得强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