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太子妃 第三百五十六章 陪我衣服

第三百五十六章 陪我衣服

作家: 苏苏小秦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开始了哦。”李菀茗冲着永和笑笑,手腕一抖,长长的青绿色鞭子夹杂着风声朝着树干挥出。

  啪的一声,树干猛的一摇,嫩绿的叶子像是蝴蝶一般纷纷落下,洋洋洒洒。

  永和跟李菀茗敛了脸上笑意,双目一凌,盯着那飘扬的落叶,手中鞭子毫不迟疑的挥出,一黑一绿,像是两条长蛇一般,闪电的扑向自己的猎物,空中飞扬的树叶瞬间被定格在二人的鞭子上,最后狠狠地钉在树干上。

  二人停手相视一笑,缓缓的走到树干面前,两条鞭子上面穿满了树叶,李菀茗蹲下身子数着自己鞭子上面的叶子。

  “啊……才十二片,”李菀茗小脸皱起,心里皱巴巴的难受,这下肯定要输给永和了,抬眸看着对面数完叶子停下来的永和,“你多少个啊,永和?”

  永和有些尴尬,垂下眼帘,“十一片……而已。”

  “那这么说是我赢了?”李菀茗有些意外,看着永和鞭子上的树叶,细细数了一遍,以防永和安慰她说谎,仔细过了一遍,果然是十一片,这才心花怒放了起来,虽然说是友情比赛,但是赢了谁会心里不开心呢,大方的搂住永和的肩膀,“能差我一片叶子,你的鞭法也算是不错了,不用失落啊。”

  永和听着李菀茗这番话,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算是安慰吗?怎么听怎么像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羞辱啊。

  啪啪啪,远处传来一阵掌声,紧跟着就是低婉带着磁性的男子声音,“还好我回来的早,不然可就错过了一次有趣的比赛了。”

  李菀茗顺着声音来源处望去,一尘不染的白袍在风中飘扬,俊雅的面庞带着温和的笑意,“西念?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李菀茗拽着永和一蹦一跳的朝着杨西念跑去,看着杨西念空空的两手,“你该不会是偷懒没打猎吧?”

  杨西念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怎么可能做那么低级的事情,指了指自己的身后,躺着三四只兔子,还有两只野鸡。

  “这么多啊?”李菀茗惊讶的轻呼出声,“你打了这么多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啊?”永和也凑了上来,看着地上躺着毫无生息的兔子,惋惜的叹了口气。

  李菀茗听到了这一声叹息,转眼看着跟前的永和,捏了捏她的手心,“为了不饿死,这是没有办法的。”

  永和乖巧的点了点头,这道理她不是不懂,只是让她感觉生命太过脆弱,有些感慨罢了。

  杨西念看着相处融洽的二人,松了口气,原本还害怕李菀茗因为上次的事耿耿于怀,跟永和闹个天翻地覆呢,现在看来,倒是自己担心的多余了。

  顾尘峰跟花丙辰二人也陆陆续续的回来,顾尘峰直接打了一头鹿回来,让李菀茗开心了好一阵子。

  又捡了堆枯柴回来,架起了火,烤起了顾尘峰带回来那头鹿,滋黄的肉被火舌舔着,泛出阵阵香味,闻得李菀茗食指大动,一个劲的吞咽口水。

  “你们是什么人?”破锣般的嗓音响起,把正在烤肉的众人下了一大跳,李菀茗背上爬满了鸡皮疙瘩,食欲也去的无影无踪,转身看着身后那衣衫褴褛的妇人,“元,元婶,你下次来能不能先别说话,制造点动静让我们先听见好吗?”

  元婶似乎是从向日葵花田刚回来,右手挎着一个竹篮,里面搁了几个向日葵,用蓝布盖着,正怒瞪着对面的不明侵入者。

  “是你?”元婶看见李菀茗的正脸,这才缓和了脸色。

  “元婶,好久不见,我们又来叨扰了。”杨西念站起身,冲着元婶点了点头。

  顾尘峰跟永和还有花丙辰三人并没有见过元婶,听见元婶的声音惊得眼皮一跳,好久才恢复过来,调整了下脸色,也纷纷站起身冲着元婶打了个招呼。

  元婶在顾尘峰还有花丙辰的面上扫过,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落在永和脸上时却闪过一丝错愕。

  “怎么了?”杨西念看见元婶脸上的错愕,皱了皱眉头,难不成她认识永和?不应该啊?元婶是在东越,而永和身在北灵,更何况永和是个公主,岂是平常人想见就见的?

  “没事,这位姑娘真漂亮啊,怎么以前没有见过?”元婶笑了笑,眼底的诧异又多了些疑惑,随即烟消云散。

  “这是我一个远方亲戚。”杨西念先一步开口,打断了花丙辰想要说的话,随后给他递了个眼神。

  “谢谢元婶夸奖。”永和微微颔首,不卑不亢。

  元婶这时面色早已恢复了自然,关切的看着杨西念跟李菀茗,这二人上次一起来过,跟其他第一次见的人说起来还是比较亲近的,“吃过饭了吗?”

  李菀茗这才想起还在烤着的鹿肉,殷切的接过元婶手上的篮子,放在一边,“尘峰打了只鹿回来,你坐下跟我们一块吃吧。”

  众人又纷纷落座,翻烤着架子上的鹿肉,颜色越来越金黄,散开浓浓的肉香,顾尘峰抽出一把匕首,刀柄镶嵌着一颗宝石,刀身寒光闪闪,一看就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好刀,利落的将肉切成小块,分给众人。

  李菀茗看着顾尘峰的那把匕首口中直呼可惜,但是美味的肉放在眼前,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完全没有一点我是皇后的自觉。

  杨西念看着李菀茗这幅吃相,不由得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容,将她嘴角的油渍用食指勾掉。

  这么暧昧的动作在这么多人面前做了出来,杨西念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又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李菀茗却没有杨西念那么好的定性,偷偷看了眼众人,有的看天有的望地,心里这才舒坦了些,拿着肉又开始啃了起来。

  元婶在一旁看着这新婚小夫妻之间的暧昧,浑浊的老眼里多了丝笑意,又看见李菀茗那害羞的反应之后,不由得轻笑出声。

  李菀茗一口肉将将入口,听着这声笑立刻没了动静,滴溜的转着眼珠子瞥向身旁的元婶,见其戏谑的看着自己又看看杨西念,脸红如涂丹,讪讪的扭过身背对着大家,这才毫无顾忌的大吃特吃了起来。

  掩耳盗铃这种方法虽然是瞒不了别人,但是自己心里舒服就行,自己看不见听不着,还管他别人怎么看。

  李菀茗背对着大家,递肉的工作就落到了杨西念身上,还没吃两口,李菀茗就手拖着空盘子戳在杨西念面前,让众人忍俊不禁。

  吃饱喝足,天色就已经不早了,元婶将桌椅周围简略的打扫了一番,怕有些食肉的动物夜晚来捣乱,李菀茗跟永和想要过来帮忙,元婶却是死活不愿意,只好作罢,众人坐在椅子上大眼瞪小眼。

  元婶收拾完东西又端上来葵花茶让众人享用,自己也跟众人坐在一起闲聊,一个人呆的久了,说不寂寞是假的。

  李菀茗听着几人从家常便饭聊到五湖四海,自己见识短浅有些插不上话,索性闭了嘴,斜眼看到永和也是一脸呆相,顿时觉得有了难兄难弟,悄悄挪到她跟前,发现她一直在看元婶,好奇道,“元婶怎么了吗?”

  永和摇摇头,还是一直盯着元婶看,专注的神情让李菀茗有些不好意思打破,跟着永和一起看着元婶,看能不能找出来角来。

  两束炽热的目光一动不动的黏在元婶身上,何况距离这么近,元婶想不发现都难,转头看着永和笑了笑,“怎么了吗?这位姑娘?我身上可有什么不对?”

  永和盯着元婶凹陷的眼,沉默了许久,就当元婶尴尬的想要岔开话题的时候,永和却忽然道,“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像是一块石头没入平静的湖面,周围立刻泛起波纹,一波一波的冲击着在场所有人的心脏。

  花丙辰最先反应过来,僵硬着嘴角笑了笑,“妹子,你说笑吧,你住的地方离这里有八百万里,怎么会跟元婶见过呢?”

  永和却没有丝毫反应,被更改过眼色的黑色眼瞳看着对面脸色不断变化的元婶,像是要看出来两个洞来。

  “这位姑娘真会说笑,我这么多年来一直住在这深山老林里,怎么会与姑娘见过?再说,我先前是在京城里生活过,但是家境贫寒,看姑娘这穿着家室定然不错,更不可能与我见过了。”元婶不自然的眼角抽出一丝笑意,耐心的解释着。

  顾尘峰跟杨西念一直没有开口,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说你会不会是记错了啊,元婶的家距离你家也太远了些吧,怎么会见过,这世界上长的像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你看走眼了也说不定。”李菀茗转过身扔下自己的薄面好生安慰着永和,又看了看元婶,脸色虽然很正常,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

  “或许,真是我记错了吧。”永和抿着嘴唇点了点头,站起身,“我有点不舒服,出去走一走。”

  李菀茗慌忙放下手里的鹿肉,嘴里含糊道,“我去陪陪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油腻腻的手,觉得有些不妥,扫了眼跟前的这三个男子,舔了舔嘴唇,悄无声息的踱到花丙辰身后,闪电般的速度将手上的油渍抹在花丙辰鲜亮的红袍上,不等他回过神来就施展轻功奔逃而去。

  “李菀茗!你个天杀的!”李菀茗跳出了几丈外,花丙辰才回过神来,扯过自己身后的衣襟放在眼前看,上面非常清晰的印了五个手指印,凑近一闻,还有浓浓的烤肉味,花丙辰白皙的脸一点一点的阴沉了下去,乌云滚滚,刹那间电闪雷鸣,见抓不到李菀茗,又将火气撒到身旁的杨西念身上,“我这身衣服你说什么都得给我赔!”

  杨西念也不推搪,拥有一个国家哪里还会在乎这么一件衣服,但是花丙辰下一句话就让他肉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