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太子妃 第三百六十四章 别叫

第三百六十四章 别叫

作家: 苏苏小秦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唉,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我困了。”搞了半天没有搞出来个冬瓜豆腐来,李菀茗的兴趣立刻蒸发的无影无踪,翻身爬上床,扯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杨西念甚是无奈,将那件衣服搭在屏风上晾干,这才上了床,就着李菀茗的身侧躺下,给李菀茗掖了掖被角,将她圈在怀里,二人沉沉睡去。

  第二日,杨西念上朝起身,宫女正为他穿衣洗漱,李菀茗却幽幽转醒,揉了揉涩涨的眼睛,嘴里含糊道,“西念?”

  “你醒了?”杨西念挥手让宫女退下,自己整了整衣领,踱到床边,在李菀茗的额头上落下轻柔一吻,“是我吵醒你了吗?”

  “不是,”被这温柔一吻清醒了脑袋,李菀茗扬唇一笑,“今天说跟永和去御花园玩玩呢。”

  说道永和,杨西念漆黑的眸光略微黯淡了一些,看着了李菀茗的眼神有些复杂。

  “怎么了吗?”李菀茗察觉到了杨西念的不正常,疑惑的问道。

  “菀茗,”杨西念按着李菀茗的后脑靠到自己的肩窝上,长长叹了口气,“我说这些你可能不喜欢听,但是,为了你的安全,我还是不得不说。”

  “什么事啊?”李菀茗心里有些慌,隐隐约约猜的到杨西念接下来要说什么,但是自己却不想面对,挣了挣身子,往外推了推杨西念,“你快去上朝吧,时间不早了,不然那些大臣该说我红颜祸水了。”

  杨西念将她圈的更紧,沉声道,“其实你也知道不是吗?只是不想面对而已,但是有些事必须要面对,一味的逃避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你别说了西念,别说了。”李菀茗竟是带了些哭腔的请求着。

  杨西念看着李菀茗悲伤欲绝的表情,心里像是被生生活刮一样,紧咬着牙,“永和接近你,是别有目的,你要小心。”

  “杨西念,你这个王八蛋!”李菀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在这个世界上,永和是李菀茗用心交的一个朋友,虽然刚开始闹得有些不愉快,但她最后还是改变了决定,而且一个为了寻找自己哥哥不惜让魑蛊进身的女子,着实让她佩服,她不相信,不想相信,“你为什么要说出来!”

  杨西念叹了口气,拥着李菀茗的手臂紧了紧,薄唇贴近她的鬓角发丝,轻轻一吻,“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我去上朝了,你一个人好好想想。”说完松开李菀茗,金色长袍宽袖一甩,大步迈出了承德殿,他怕他走的稍微慢一步就会停下来,转身紧紧抱住身后哭泣的人儿,但是他不能那么做,李菀茗现在跟太后的关系不太好,朝中又有太多人是太后的势力,自己只要稍微表现出来点独宠李菀茗的意思,恐怕李菀茗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自己不能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难免会有疏漏,还是先保持点距离的好。

  李菀茗看着杨西念往出走的背影,拾起自己身旁的枕头朝着杨西念砸去,没有砸到人,软枕落在地上弹了几下,回归平稳。

  永和接近她是另有目的,当了那么长时间捕快的李菀茗岂会不知道?从进了三关山以后,看见元福,永和就开始变得有些不太对劲,尤其是提到宝藏的时候更是经常晃神,不得不说北皇找的这个间谍很不靠谱,演技太差,随便一个眼神就泄露了自己的心思,李菀茗想不怀疑都难,可是这么多天的相处,她知道永和并非大奸大恶之人,一开始想要嫁给杨西念恐怕就是想近距离接触吧,不过后来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她不太清楚,但是估计跟花丙辰脱不了关系。

  “为什么,为什么要说出来?”李菀茗轻轻啜泣,眼泪从眼眶落下,打湿了床单,一手在旁边紧紧握起,床单被攥的变形发皱,“她明明不是那样的人。”

  “皇后娘娘?”莲香一直在门口守着,听见李菀茗哭泣就赶紧跑了进来,担忧的看着床上的李菀茗,“到底怎么回事?”杨西念刚出去李菀茗就开始哭了,这二人难不成又吵架了?

  “我没事,”李菀茗吸了吸鼻子,抬起衣袖将脸上的泪痕摸干,抿着嘴唇,“给我备两套男装,我要出宫。”这个该死的杨西念,都叫他别说了他还要说出来,虽然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但是被人说了出来心里还是很不好受,要给他点苦头吃吃才行。

  “啊?”莲香愕然,这回确定是吵架无疑了,上次就是因为吵架,然后李菀茗骑了一匹马就在府里狂奔了出去,“这……不太好吧。”

  “主子说话你只要服从就好了。”李菀茗沉下脸,严肃道。

  “啊,是,莲香这就去。”被李菀茗一张黑脸给吓了一跳,她可不要无缘无故成了这二人吵架的牺牲品,她还有赵程没嫁呢!

  李菀茗松了口气,心里的感觉还是不好受,就像是吃了一记闷拳一样,胸口一股沉重感,上不来气,屈腿下床,穿好鞋子,坐到梳妆镜面前,将自己的长发束成一股马尾,戴上玉冠,正好莲香去取了衣服回来,两件白色儒袍,倒是合自己心意的紧,挑了件一点装饰都没有的白跑换上,青绿色的皮鞭环在腰间,一把山水折扇拿在手里,活脱脱一个翩翩佳公子出现在莲香面前。

  “哇,皇后娘娘,你要真是个男子的话肯定迷死一大片少女。”莲香双手握拳放在下巴处,看着李菀茗的样子一个劲的两眼冒桃心。

  “是吗?”李菀茗做作的甩了甩头发,装作一副风流的样子,冲着莲香跑了个电眼,“下辈子嫁给我好了。”

  这么做就有点过了,莲香被口水呛得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站到一边,“莲香也去换身男装。”上次让李菀茗一个人跑了,自己差点没担心死,这次说什么也要跟上。

  “你要跟去?”李菀茗微微诧异,上下看了莲香一眼,怎么看怎么弱不禁风,摇了摇头,你还是好好看家吧,我跟永和去就好。”

  “不行,上次皇后一个人出去让莲香提心吊胆了好一阵,这次说什么我也得跟上。”莲香哗的一下扑到李菀茗身上,揪着她衣服下摆怎么也不松手。

  李菀茗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想要从莲香手里解救出来,可是怎么扯也扯不动,放弃了挣扎,抖开扇子扇着风,“你去了不是添麻烦吗?你一个弱女子又不会武功,我跟永和武功虽然不高,但是足以自保,若是再加上一个你的话,还要分出心思来保护你,实力就大打折扣,本来别人抓不住我们,到最后也给抓住了。”李菀茗苦口婆心的解释道,不想别人打扰自己跟永和单独出去玩,只能让莲香留在宫里了。

  “这……”莲香听李菀茗这么一说,也觉得有几分道理,但是自己不跟上实在是心里放心不下,抬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李菀茗,希望她能改变心意把自己给一同带上。

  “好了,你起来吧,我下次出去的话带你怎么样?”李菀茗以退为进,弯下腰将巴在自己裤腿跟八爪鱼似的莲香拉起,“这次你就别去了啊,在这里等我回来。”

  “皇后娘娘,这可是你说的啊,下次一定要带上莲香。”莲香怕李菀茗说话不算话,又再一次强调了一遍。

  “恩恩,我说的,绝对不骗人,”李菀茗点点头,“现在跟我先去一趟留和宫,把那套男装带上。”

  “恩。”听到李菀茗首肯,莲香这才满心欢喜的跟在李菀茗身后,跟李菀茗出宫其一,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保护李菀茗,其二嘛,就是自己的一点小私心,这皇宫太过沉闷,好怀念外面夜晚闹市。

  留和宫内。

  永和早已洗漱完毕换上一身洁白似雪的衣裙,与以往的不同,这次左肩上绣的是一大朵牡丹花,鲜艳似火,坐在秋千上笑嘻嘻的看着门口,期待李菀茗的来临。

  这两天花丙辰出去寻找解除魑蛊的药方,一直没有回来,偌大个留和宫就她跟沙朗还有另外一个人,那两个人还是天生木头,问一句话答一句话,无趣的不能再无趣了,还好这个皇宫里还有李菀茗可以陪她,不然她真的要无聊的发霉了。

  “永和?”李菀茗朝着里面喊了一句,只觉眼前白影一闪,心里一惊,就被一个柔软的手臂抱住,吓得身后莲香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别叫,我是永和。”李菀茗抱着李菀茗冲着身后受惊了的莲香轻声安慰道,这么个小丫头,真不经吓。

  莲香难为情的道了声歉,这留和宫除了永和怕是没有别人穿白色了,这点倒是跟自己的主子李菀茗有些相似,偏爱素白,但是眼前这位北灵国的公主却稍微有些不同,白色上面还有点点缀。

  “菀茗,你怎么穿成这样?”永和松开抱着李菀茗的手臂,这才发现她今天的着装有些不妥,竟是男装,微微皱眉,不是说好去御花园的吗?

  “莲香。”李菀茗笑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手中折扇往后指了指,莲香应了声,双手托着一件白色的衣物走到永和身边,“永和公主,这是皇后为你准备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