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太子妃 第三百六十五章 担忧

第三百六十五章 担忧

作家: 苏苏小秦 类型: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这是?”永和拆开那件衣服,显然也是一件男装,跟李菀茗的有些略微不同,衣服左肩上绣着青竹,这倒停符合永和的品位的。

  “咱们今天计划有变,出宫去玩。”李菀茗啪的一声抖开扇子,装模作样的扇了一扇。

  “那你家皇上知道吗?”永和将衣服收在怀里,小心翼翼的问道,若是杨西念不同意,那她俩可就算是偷跑了,她身为北灵国公主,碍于国家颜面,杨西念自是不会把她怎么样,但是李菀茗就不一样了,她可清楚的很,杨西念对李菀茗这个皇后可是宝贝的很呐,若是出了一点什么冬瓜豆腐的,恐怕就要翻天覆地了。

  “他……呃……”李菀茗又想起了今天早上杨西念说的话,看着永和的眼神都有些不自然,略微有些烦躁的将扇子一合,“管他呢,不就是出去玩玩吗?先斩后奏还不行?”

  永和噗嗤一笑,看着李菀茗略微有些难看的脸色,心下了然,怕是小两口吵架了,要拉自己出去散散心呢。

  “哎呀,不说这个了,你赶紧回去换衣服吧。”李菀茗扳过永和因娇笑而轻轻颤抖的肩膀,往房间里推去。

  “知道啦,知道啦。”永和将李菀茗跟联想留在客厅,自己转了里间换起了衣服。

  莲香给李菀茗斟了一杯凉茶放在跟前,一杯茶下肚,永和也从里间转了出来,李菀茗抬眼看去,只觉眼前一亮,原本以为永和长相太过性感,没想到穿起来男装竟也是有模有样。

  一身白袍及至脚踝,衣摆阙阙,脚蹬一双丝质白绸靴,左肩上的青竹栩栩如生,好似散发着一股竹子的清香,桃花眼波流转,娥眉斜挑,嘴唇擦掉了朱红,只是饱满有弹性,泛着原本淡淡的粉光,看着望着自己有些呆愣的主仆二人邪魅一笑,湛蓝色的瞳仁好似有光滑掠过,摊开双手,“如何?”

  李菀茗用扇子敲了敲旁边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的莲香的脑门,看着永和,眼里带着赞赏,“甚好。”

  永和看了看李菀茗手里的折扇,转回去也拿了一把握在手里,调皮一笑,“这样,咱两就一模一样了,走吧。”

  李菀茗无奈的摇了摇头,还真是像个小孩子一般,对着在旁边有些依依不舍的莲香道,“你先回去吧,我下午就回来了,不用担心。”

  莲香瘪着嘴点点头,先一步离开回了承德殿。

  “就咱们二人吗?”永和有些意外,冲着李菀茗扬了扬眉,还真有几分花丙辰的味道。

  “不错,”李菀茗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状态,压低放粗了嗓音回答道,脸上还故意装出一副淡漠,估计是学顾尘峰的,“走吧。”

  永和哈哈一笑,也学着李菀茗进入了状态,二人肩并着肩往宫门口走去,既然是偷偷溜出去玩,那就没有坐轿子的必要。

  京城的大街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非凡,李菀茗以前在太子府的时候距离市区并不远,每天还可以时不时出来溜达一下,可是永和就不一样了,看什么都稀罕,一会跑过去摸摸这个,一会奔过来看看这个,就跟刚被从笼子里放出来的小鸟一样,急着看一看这片天地的景色。

  李菀茗想到这里不禁觉得有些心酸,看着在一旁挑选着朱钗的永和,视线落在她的右臂上,那里有一条长长的红线,永和曾经告诉过她,那是北皇给她下的,身为亲生父亲,居然对自己的女儿做了这么残忍的事情,让李菀茗不觉心里一阵愤慨,恨不得冲到北灵皇宫把那老头子从皇位上拉下来暴打一顿。

  永和肯定是不愿意受北皇控制的,若不然也不会有手臂上的那条红线,想着永和对自己有目的的接近只是身不由己,李菀茗心里就舒坦了不少,拨开人群走到永和身旁,随手拿起一个飞蝶簪子插在永和发束上。

  永和诧异的转头看着满面春风笑意的李菀茗。

  “这个很适合你。”李菀茗还记得永和穿的衣服上老是有一只蝴蝶,想来她是很喜欢蝴蝶的,从腰间摸出一块碎银正准备递给那个老板,却见对方面色青青紫紫还带着些许可惜的看着自己。

  永和拽了拽他的衣袖,指了指她们二人的周围,李菀茗茫然的看去,她们二人不知道何时被围得水泄不通,还指指点点着自己跟永和,嘴里还念叨着,“多好的两个公子,怎么偏偏是个断袖?”

  “哎呀,你有所不知,你看那两个公子的穿着打扮,肯定是个有钱人,现在有钱人家都兴这个。”

  随后那人恍然大悟的拉长了一声哦。

  永和与李菀茗会武,离得这么近的地方那些人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二人均是面上一红,李菀茗扔下碎银拉着永和就往出跑,永和头上插着的那个簪子还一颠一颠的险些掉下去。

  二人脸上像是着了火一般飞快的往前跑去,见到岔路口就往里拐,跑了一会累的气喘的呼哧呼哧的,永和实在坚持不住了,甩开李菀茗的手一手伏在墙壁上回着气。

  “哎呀,不行了,我跑不动了。”

  “我……我也是。”李菀茗悔的肠子都快青了,怎么就没有给忘了自己还是男装,还抬手给永和带了簪子,这么暧昧的动作别说是别人了,就算是自己看到了也会觉得这二人有特殊癖好。

  “刚才那个地方不能去了,你说去哪吧。”永和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好不容易可以到民间玩一玩,就这么被李菀茗给毁了。

  李菀茗也很烦心,就这么大点地,又不能走太远了,刚才那个地方是最热闹的地方了,可惜去不了了,眼珠子一转,又有了想法,坏笑着靠近永和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永和先是脸色大变,最后变得跃跃欲试,湛蓝色的眼珠子冒着精光,双手握拳放在腰间两侧,“好啊好啊,我们走吧。”

  二女一前一后的七拐八拐走出了小巷子,朝着某一方向走去。

  揽月楼,京城第一大青楼,如同往日一样客人爆满,门口出现两个一身雪白的俊美男子,看得在门口拉客的姑娘们眼睛一亮,像是饥饿许久的狮子忽然发现了猎物一般,上上下下的扫描着,要把这二人给活生生剥成裸 体。

  “二位小哥里面请啊,我们揽月楼里可是有趣的紧呢,包你这次来了以后还想来。”手中香帕一挥,浓浓的脂粉气让李菀茗跟永和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拉客的那姑娘见了,讪讪一笑,缩回了拿着帕子的手。

  “我们自己进去就好,不用你们陪着。”李菀茗拽着永和的袖子就往里面走,刻意绕开了那几个女子身旁,那么重的脂粉味闻得多了头脑发昏。

  “啧啧啧,原来他们男人喜欢来这样的地方啊。”永和扫着这楼上楼下两层,到处是吃喝玩乐搂搂抱抱的男女,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别光看那些,一会有歌舞表演呢,我来带你是看这个来的,可不是看这些个人在这干这些龌龊事。”李菀茗蒙住永和的双眼,这湛蓝色的眼睛太过显眼,都有点后悔没让她上点药水再出来,青楼人龙混杂,这双眼睛一会说不定会惹出什么事来,不禁心下有些担忧。

  “两位小哥,可有预定包间?”一位店小二似的男子跑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李菀茗与永和,上等的料子,立刻态度变得恭敬了起来。

  “没有,给我们一个清净点的上等包间。”李菀茗沉声道,冷着一张脸。

  “是是是,您二位楼上请。”打了个楼上请的手势,店小二前头带路上了二楼。

  这小厮果然是个有眼色的,给李菀茗二人找的地方相当僻静,坐到里面他们看得到别人,别人看不到她们,这正是李菀茗想要的。

  “一壶上等的茶,再拿点瓜果点心来就好,下去吧。”李菀茗摆摆手,让小厮退下,看着一旁的永和,漫不经心的手指在桌子上敲着。

  “我说菀茗,这歌舞啥时候上演啊?”永和等的有些不耐烦,到处都是那些人的大笑嘈杂声,呆惯了皇宫那样安静的地方,忽然这么嘈杂心里有些浮躁与不耐。

  “一会就来了,你不要着急,除了这里我真就想不到还有哪里可以去了。”李菀茗摇了摇头,这地方她已经来过一次,是跟杨西念,还碰到了出逃的云裳,云裳,想起这个可怜的女人李菀茗又叹了一口气,还真是红颜薄命啊。

  二人各自叹了口气,外面响起了那个小厮的声音,“二位公子,您要的东西来了。”

  “进来吧,”李菀茗放粗着嗓子说道,手里扇子敲了敲桌面,“搁在桌子上就好。”

  在小厮转到门口之际,永和开口唤住,“喂,我说你们这歌舞啥时候开始啊?”

  “回这位公子的话,”小厮转过身看了眼永和,居然是湛蓝色的眼睛,看得他一阵目眩,久久没有回神。

  李菀茗见这小厮的模样,瞟了眼永和,脸色微微不悦,放重咳嗽了一声那小厮才如梦初醒般动了起来,“歌舞表演的话,马上就要开始了,最多一盏茶的时间。”